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傳奇 > 文章正文

狼嚎


許 仙



本來說好在百丈崖村呆上三天的,但生態村考核小組的專家們,一路考察了蜜市地區一市五縣的十三個村子,江南春色大同小異,很容易造成視覺和感覺疲勞,所以第三天的壓軸戲——游覽本村的招牌景點百丈崖被取消了。一個多月的考察活動,讓專家們一個個歸心似箭,恨不得插上翅膀,立馬飛回到老婆孩子身邊。但提前一天返城的決定多少讓村長狼精垂頭喪氣,他只得強顏歡笑,讓村里該殺羊殺羊,該野山菇燉土雞燉土雞……晚宴還搞得特別隆重,村委會那幾號人又是輪番敬酒,又是請專家領導多提寶貴意見。
酒過三巡,考核小組組長也就是市林業局陳副局長說話了。他說百丈崖村的硬件不錯,有原生態的山、森林和溪水,山上還有一座知青湖,水質相當好;而且風景也很美,百丈崖、羊跳峽和野鶴湫等景致都很有特色;另外,還有七百多種的野生植物和一百多種的野生動物。但軟件就相對欠缺了,叫不響。來自“市安環辦”的黃小姐卻不這么看,她說,其實百丈崖村的軟件相當好,有昭明太子在野鶴湫結廬讀書的典故,有羊跳峽母羊救子的傳說,還有知青湖畔青澀而又浪漫的愛情故事……這些都很有人文氣息和原生態文化的韻味,只是目前還待字閨中無人識而已。《蜜市晚報》楊副總編說,我看關鍵還是在炒作,航縣的梅家塢大家都知道吧,生態環境等各方面都比這兒差,去年也就因為有只野豬撞死在盤山公路上,這屁大的一點事,他們硬是在媒體上連續炒作了半個月,尤其是利用網絡資源,其威力不可限量,你們猜結果怎么著?居然拉動了去年秋冬的一項旅游熱——到梅家塢打野豬去。很多人跑去了,也沒有見到什么野豬,但他們無所謂,他們只需要神氣活現地扛一扛獵槍,往山里累一累自己,再胡亂地放上幾槍,吃上幾頓野味,那感覺就跟楊子榮打虎上山似的,不要太好呵。楊副總編最后強調道,現代人要的就是這個東西,我有個朋友自己去過后,硬要拉我們幾個朋友再去玩,那兒的生意好得不得了,梅家塢的名聲也就出來了。這看似一場鬧劇,最后就成了一場喜劇;完全靠這么一頭自殺式斃命的野豬,盤活了一片荒蕪了數千年的山林資源,拯救了一個貧窮而又落后的村莊。陳副局長就對狼精說,黃村長,你聽懂人家大文豪的意思了嗎?百丈崖村目前最需要的是轟動效應。你們再合計合計,看這兒有什么能夠刺激大眾神經的。
不就是一頭野豬嗎?山林看護員老賈是個粗人,他說,我們這兒還有野狼呢!
野狼?在場的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是的,老賈說,七十年代初我們這兒還有野狼,而且還在奶子山上咬死過林家的大閨女,那閨女長得可水靈了,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像打雷一樣,大家都說這閨女太漂亮了,是仙,不是人,林家是留不住的,果真玉皇大帝早早地就把她收去了。后來山林都承包到戶了,一夜之間山都禿了,上陽村還炸山取石,轟!轟!成天山崩地裂的,山上哪里還敢呆東西啊;好在后來強制封山育林,十多年下來,它們又回來了,像山雞、野兔、黃麂……還有野狼。
楊副總編說,有野狼就好辦了,要炒作也不難。
老賈說話像敲鑼,大聲地問坐在他身邊的陳副局長,野狼就這么重要嗎?
陳副局長說那當然,野狼的出現說明你們這兒的生態已經相當原始了,環境保護得相當好了,而且還能帶來無限的商機,因為村里可以在野狼身上大做文章嘛;你沒聽楊總編說嗎,有野狼就能炒作,讓大文豪給你們出個金點子嗎,保證財源滾滾而來。
狼精邊向楊副總編敬酒,邊接過陳副局長的話頭說,那就有勞楊副總編了。
狼精一口悶了。楊副總編也一口悶了,好說好說。
狼精說,那就說定了,楊總編的金點子,我們第一個認購呵。
或許因為山里人太熱情,人情難卻;或許因為考察任務到此結束,明天大家各奔東西了,有些傷感;或許因為馬上就要回家了,有些激動……總之,考核小組的專家們,一個個都喝高了。要喝就要喝個盡心,村里那幾號人也都喝趴下了。只有老賈(人稱酒缽頭,喝多少都不會倒),他背起獵槍,走了。白天的粉紅嫩綠,現在都已經一抹黑了,老賈一腳高一腳低地上山了。他沿著野鶴湫而行,嘴里洋洋得意地哼著小調:
姐兒生來像花開,
花心未動等春來;
只消一滴清香露,
日里含羞夜里開。
等到老賈發現自己走過頭了,他已經來到知青湖畔,眼前的山路分兩邊:一邊去百丈崖,一邊去羊跳峽時,他興奮地罵了句“個小娘生!”
午夜時分,百丈崖上突然響起了狼嚎聲,而且一陣緊似一陣,好像在跟人賭氣似的,嚎得整個村子都驚呆了。狼精一骨碌地滾下床去,抓了件衣裳都來不及穿上,就咚咚咚地直奔樓上,拍遍了專家們的房門:陳局長,楊總編,黃小姐,你們快聽哪,是狼嚎!真的是狼嚎!
村里的燈一盞盞地亮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