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體育天地 > 文章正文

中國故事NBA球員中國行


三井獸

  誰都知道,NBA大牌球星一干人等千里迢迢、飄揚過海,去年為名而來,今年看重的就是利益。保羅帶來的簽名鞋上居然繡上了趙云的圖像,而詹姆斯最新的戰靴LeBron第七代上面也有中國特色的圖騰標志,抓住對方的喜好來賺錢,這些都是各大品牌慣用的招數——你注重的是他的影響力,他注重的是你的購買力;你看的是他的肌肉,他看的是你的錢包——各取所需。
  勒布朗·詹姆斯前一天來到了北京,阿迪達斯旗下主打的兩位球星“雙D”德懷特·霍華德和德里克·羅斯就登陸上海灘,兩家排名世界前兩位的體育品牌各不相讓,誰都想搶占中國這塊大蛋糕,沒辦法,這塊熱土孕育的商機實在是讓人眼紅。在經濟危機的背景下,美國本土的購買力已經不可避免地下滑,而商家在中國青少年炙熱的崇拜目光里看到了戰略轉移的可行性。據去年NBA聯盟的一項調查統計顯示:中國打籃球的人數約有3億,在接受調查的中國11個城市中有80%的15—24歲的年輕人是NBA的球迷,NBA的收視率已經突破了10億觀眾,轉播NBA賽事及節目的電視臺,平均每周收視超過3400萬人次。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NBA每年至少能從中國卷走5000萬美金,這還不包括球衣和球鞋的部分,而誰都知道,后者才是大頭。看看NBA的全明星賽,耐克和阿迪幾乎成為了贊助商,其旗下的球星也不得不成為這兩大品牌的“傀儡”,滿世界圈錢。籃球變成話筒,賽場上的殺氣換成喜氣,就算再累也得裝出個相見恨晚的表情,這可比比賽和訓練還難熬,他們畢竟干的不是拿手活,但沒辦法,終究還是“分內”的事,要知道他們從耐克和阿迪得到的代言報酬并不比球隊的工資少。
  不過,在今年這些來中國的NBA球星中,我最佩服的還是詹姆斯,無論是在北京推廣自己的新球鞋和紀錄片《MORE THAN A GAME》,還是在沈陽與球迷近距離接觸(他甚至把身上T恤拋向球迷),詹姆斯在工作的同時都沒有忘記自己還是一名職業球員,
  他見縫插針,爭分奪秒地抓緊訓練——這是詹姆斯自己提出來的。于是,耐克公司就為他安排籃球館,讓他進行單練,當然,他的私人訓練師克里斯·簡特也一直從旁協助。在北京體育總局籃球館,詹姆斯不但進行了一個多小時的投籃練習,還跟簡特打起了羽毛球。這對他來說可是個全新的挑戰,因為他從來沒有打過羽毛球,但你不得不佩服詹姆斯的運動天賦,雖然是新手,可玩了幾局便也有了點架勢。就算是參加為耐克“全天候”訓練營選拔球員的活動,詹姆斯也沒有像之前的科比和保羅那樣教授小球員什么拿手的動作,或是下場比賽,而是搬出了一套類似全明星技巧挑戰賽的器材——運球越過障礙物,用擊地傳球把球扔進一個圈,然后投三分,再繞過障礙物上籃。他選出了五名球員,看誰耗時最短,在看到一名來自北京的孩子,用了36秒完成了所有規定動作后,詹姆斯也要試試身手,可到擊地傳球那一環卻受挫了,詹姆斯共扔了5次才把球送進圈里,這也讓他的三分球失了手感,屢投不中,幸好最后用一個單手大風車扣籃,來個華麗的結束,這才引得全場千名球迷的大聲叫好。
  詹姆斯的這趟商業之旅歷時一個半月,跨越三個洲,如果不讓他碰籃球,那簡直就像要他的命一樣,而霍華德和羅斯可沒有詹姆斯如此“敬業”,他們在上海的三天活動就是純玩兒。霍華德已經來過中國很多回了,輕車熟路,但羅斯卻是第一次踏上中國的土地,再加上性格內斂,雙D行動,霍華德一人就占盡了所有風頭。霍華德在NBA就是有名的活寶,到了上海依舊是個能吃能睡能折騰的家伙。因為時差的緣故,羅斯每天晚上只能睡四個小時,因此白天怎么都打不起精神。而霍華德過得可比他舒坦多了,晚上能睡超過八個小時,起來之后還能玩會兒游戲機,然后再開始一天的行程。“把我弄累了,就睡得好了。從早上一睜眼,我就這么鬧騰,一直到睡覺前。”霍華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透露自己睡得好的原因。
  霍華德在上海這三天可沒少跟美女搭訕,在花車游行和夜游黃浦江的過程中,不少美女都被霍華德的幽默所吸引。那天正好是中國的七夕情人節,坐在游船上,霍華德看著迷人的外灘夜景說:“我上回坐船,還是在我家后院的小湖,當然,比這小得多。這很美,我要在這里過情人節,這可是個浪漫的地方,兩邊的風景,太讓人陶醉了。”
  在上海,霍華德時時刻刻都像打了雞血一樣活在興奮之中,聽到音樂就跳舞,看到攝像機就露齒大笑,話多,動作多,樂子也多。參加每一個活動,霍華德都是張開懷抱、伸出雙臂走著出場,羅斯呢?就像個鄰家大男孩跟在霍華德旁邊,無論什么情況發生總是淡然處之。這一動一靜的兩人搭檔在一起,好像是相聲里逗哏的遇到捧哏的一樣,產生了無厘頭vs冷幽默的效果,上海灘也因此平添了無窮趣味。
  
  霍華德會的中文不少,像“你好、謝謝、我愛你”這些簡單的詞匯自不必說,就連“好久不見、兄弟、不知道、我好餓、我餓死了……”這些常用的短語也不在話下。除了手機里專門裝了一個學習中文的軟件,能夠將英語單詞翻譯成普通話發音,霍華德一遇到不懂的地方就會向身邊的人請教。在和小球迷PK投籃游戲機時,霍華德因為從來也沒玩過這種游戲機,心里有點沒譜兒。旁邊的主持人追問了一句:“你怕嗎?”他就非得拉著別人教他怎么說“我很怕”,學會之后,就一遍一遍地吆喝起來,還配上語氣、表情和姿態,甚至到最后夸張到一邊抹著眼淚,一邊用哭腔喊出“我很怕”。羅斯則在旁邊一邊看霍華德搞笑,一邊自己在那兒傻笑,三天幾乎都是一樣。在參加最后一個活動時,主持人對羅斯說:“跟球迷們問聲好吧,看看這些天,你的中文進步得如何。”羅斯說了句“你好”之后立刻把話筒從嘴邊移開。主持人又問:“三天啊,你就學會這一句嗎?”羅斯想了想,又從嘴里擠出“兄弟”兩個字,之后再沒有多余的話了。
  羅斯就是這樣一個安靜的人,做的永遠比說的多,也正是這樣,他才能以新秀的身份承擔起芝加哥公牛領袖的重擔。在阿迪達斯夏季聯賽的現場,羅斯不但與霍華德擔任了扣籃比賽的評委,而且在活動結束后,拉著霍華德當起了義工——他們幫助現場的工作人員一起收拾場地上的紅地毯。假如不是羅斯叫上霍華德,這家伙還自顧自地跟啦啦隊飆舞呢。霍華德在上海這三天可沒少跟美女搭訕,在花車游行和夜游黃浦江的過程中,不少美女都被霍華德的幽默所吸引。那天正好是中國的七夕情人節,坐在游船上,瞿華德看著迷人的外灘夜景說:“我上回坐船,還是在我家后院的小湖,當然,比這小得多。這很美、我要在這里過情人節,這可是個浪漫的地方,兩邊的風景,太讓人陶醉了。”享受著上海的夜色,把搞笑進行到底的霍華德繼續耍起了寶,他轉頭問身邊的一位女記者:“你愿意跟我一起過情人節嗎?七夕。”都知道他愛開玩笑,對方也跟他逗:“等七夕的時候,你都走了。”霍華德搖搖頭:“不,為了你我會留下的。”
  興趣正高的霍華德突然又想起了夜游黃浦江之前說過的“要在黃浦江游泳”的話,于是問到:“跳嗎?我們一起跳。”這時有人提起了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