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戲劇 > 文章正文

女人不是他者


樓育萍

  摘要 朱麗亞·羅伯茨主演的電影《蒙娜麗莎的微笑》描寫了20世紀50年代的美國,在女性意識還沒完全覺醒的時候,婦女反抗父權制壓迫,反對把男性標準內化,追求自我人生價值的故事。影片強調了婦女不應處于他者的地位,婦女也是主體。
  關鍵詞 女性主義 父權制 內化
  
  《蒙娜麗莎的微笑》是美國哥倫比亞公司2003年底出品的一部影片。很多人說它是《死亡詩社》女性版,講述了一位滿腦新觀念的老師如何挑戰迂腐守舊的教學傳統,鼓勵學生獨立思考,實現自我的故事。與其說它是校園題材的影片,我更傾向于把它當成是一部女性主義電影。這當然不是因為片中人物基本是女性的緣故,而是它反映了20世紀50年代美國婦女的社會地位、受壓迫的狀況,以及在傳統父權制下,婦女內化男性標準的過程,揭示了女人不是他者,也是主體。
  故事發生在1953,美國社會正處于轉變之中,婦女解放運動進行得如火如荼,可婦女的地位并無什么改變。剛剛畢業于加州伯克利大學的凱瑟琳·沃森前往著名的衛斯理女子學校教授藝術史。凱瑟琳是一個滿懷自由改革理想的女子,在授課中她發現學校的陳規陋習簡直到了令人無法忍受的地步。學生聰明活潑,卻毫無自己的思想。她們熟悉教學大綱,能把課本倒背如流,可是從沒想過應有自己的看法,而是一味地接受別人的觀點。學生之間還流行這樣一種觀點:女子在校學習只是為了嫁個好郎君,而不是為了進入大學將來謀求一份好工作。婚姻是她們人生的唯一目標,找到一個如意郎君后,女子可以隨時輟學。凱瑟琳對此深感震驚,她大膽地向陳腐的教學制度和保守的觀念發動了進攻。并且義無返顧地鼓勵學生沖破傳統價值的牢籠,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標。但是,她的做法引起學校領導和保守學生的反對,雙方展開了激戰。
  長期以來我們都生活在父權制下。女性主義者認為自語言誕生后我們就進入了父權社會。我們的社會、法律、道德、行為規范都是建立在父權制的基礎上并為之服務的,因而婦女一出生就受到男性社會的壓迫。法國著名女性主義先驅者西蒙·波伏娃大膽地揭示了女人不是天生而是后天形成的道理。在其力作《第二性》里她非常詳細地闡述了女人自出生、成長一步一步被構造以及淪為第二性的過程。她說:“女人并不是生就的,而寧可說是逐漸形成的。在生理、心理或經濟上,沒有任何命運能決定人類女性在社會的表現形象。決定這種介于男性與閹人之間的、所謂具有女性氣質的人的,是整個文明。只有另一個人的干預,才能把一個人樹為他者”。在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到衛斯理女校。這個名義上是傳授知識給女子提供受教育機會的殿堂,其實是父權制下構建女人,統治女人,壓迫女人的工具。在衛斯理,有將近一半的學生已經定了婚,剩下的一半正等待出嫁。學校設立的教學目標就是為上流社會的男人培養模范太太,而不是幫助學生掌握知識,培養她們獨立思考的能力。所有的課程設置都以此為中心,在影片里我們可以看到學校為學生開設了專門課程,教導學生如何整理家務,如何保持女性儀態,如何協助丈夫社交等等。她們的學識和修養其實是為了男人的臉面和歡愉。與其說她們是人。不如說是擺設。學校還有一個傳統游戲:玩滾球,誰獲勝,預示誰就會在今年第一個出嫁。影片中全校女生為了得到這個球在草地上拼命奔跑,獲得第一名的人歡呼雀躍。其他人望球興嘆,可見要嫁一個好丈夫的觀念深植于學生的內心。老師和家長都以此為目標希望能幫助她們早日出嫁,而一切與此教學理念相背的人和事都是不相容的。電影里的同性戀護士阿曼達,因給學生派發避孕套而被校方開除。凱瑟琳也因其獨立現代的教學方法以及開放思想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校方威脅警告,最后被迫離開。父權制的威力是巨大的,它想把女人都培養成“房間里的天使”。
  早期的女性主義批評家著力挖掘以男性意識為核心的文學作品中對于女性形象的歪曲,如桑德拉·吉爾伯特和蘇珊·格巴在閱讀19世紀歐洲小說文本中發現,作者與作者背后的男權社會的主導意識形態通常將女性形象簡化成兩種原型:天使與魔鬼。妓女與蕩婦。圣母與妖姬。父權制下的男人總對女人做出一些要求。如果歸依于社會規范就是前者,如果背離社會規范就是后者,完全不考慮女性自身的欲望、要求和自主性。在影片中大部分女人都是前者,她們為成為房間里的天使而努力著。可也有少數所謂的“魔鬼”存在。凱瑟琳就是其中之一,在篤信和維護父權制的學校董事會看來,她不僅是一位革新教學傳統的老師那么簡單,她還是一個傳統婚姻的異端人物。她不顧男友的反對,離開加州,獨自來到位于新英格蘭的衛斯理當老師,她來此的目的就是想實現自我的人生理想,挑戰衛斯理古老的傳統。她選的男友也不符合一般世俗的擇偶標準,一個比她老得多的男人。來校之后她受年輕的意大利語老師吸引,愛上了他,發現自己的心意后,她毅然拒絕了男友的求婚,并且不顧同事的警告,與他同居。但是好景不長。意大利語老師在和她交往的過程中對她撒了謊。凱瑟琳知道真相后,感覺受到欺騙。為了自尊忍痛和他分手。凱瑟琳完全不受男人和婚姻的控制,她在乎和重視的是自己的內心。所以不顧世俗的眼光。她的存在對學校及整個父權制而言都是威脅,她在他們心中儼然是一個魔鬼的形象。吉賽爾也是一個反傳統的人物,她是衛斯理的學生,家世良好。但父母離異,不喜歡受束縛。她喜歡上了意大利語老師,明知不能嫁給他,人家也不是真心愛她,卻還是義無返顧地去愛,亳不掩飾自己對他的欲望和愛意。她的行為受到了好朋友——傳統衛道士貝蒂的鄙視和侮辱。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