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攝影 > 文章正文

淺談繪畫中的精神性表達


裔子君

■裔子君

一幅優秀的繪畫作品,應該是真誠的,生動感人的,而打動人的是作品內在或熱烈,或沉靜,或跋扈,或優雅。散出獨特氣質的精神。無論是中國畫還是西方繪畫,透發精神性的優秀作品本身充滿著“氣”的境像,畫面整體的氣韻透出畫的品格。中國畫的“氣韻”一直被認為是中國繪畫的精髓,畫家強調主觀的意向表現,通過作品抒發自我和感受,表達一種觀念和精神狀態。例如,中國清初八大山人的藝術比之常人帶有更強烈的感情色彩和復雜的精神內涵,其內心深處的難言之痛與憤懣抑郁,均借畫筆曲折的反映出來。他以山水寄恨,“因心造境”,作品意境蒼涼凄楚,筆墨沉郁含蓄;他的花鳥畫更具中國文人花鳥寫意的畫風,以極具個性的奇簡冷逸風格,抒發了遺民之情。在法國畫家巴斯金作品中,畫面中的物象被置于一種飄渺虛幻的空間中,人物與環境或實或虛相融合,線條或強或弱斷續結合,使得作品有種中國畫的韻味。中國畫的“寫意”依靠筆墨表現的“形”來呈現內在精神,但又是超越了形,畫家將自己的情感寄托于所描繪的內容之中,得物象之氣韻。從我們所了解的西方近、當代的繪畫大師中,如巴比松畫家柯羅,印象派的梵高、高更,抽象繪畫的畫家德庫寧等,他們除了考慮畫面的內容,更重視畫面的形式感。其中抽象畫家布萊斯·馬爾頓就這樣描述:“它就像‘氣’穿透身體,形成于畫面之上……”只有這樣的作品才蘊含著一種巨大的能量和長久的吸引力。在這里也可以理解成是畫面的氣韻形成了牢牢吸引住觀者的強大氣場。這氣的形成實質上是畫家內在精神的外相。

我們通常欣賞一幅作品除了從畫面的內容、顏色、表現技法等方面去認識、了解作品,更重要的是通過畫面所傳達的精神內涵獲得高層次的心靈愉悅。一幅繪畫作品的精神性除了具備了一定的歷史背景下藝術家所受到的社會影響和哲學思想影響外,作為繪畫作品本身,藝術家更多是要找到適合作品精神表達的形式感。由此看到,繪畫中的精神性需要通過具體的形式語言表達出來。形式的作用和力量最初也是最重要的便是構圖,構圖是繪畫表現的基礎,是畫家進入下一步藝術創作最為關鍵的開門鑰匙。從構圖中就能看到畫家的個性及其與眾不同處。一位成熟的畫家將構圖規律與自身意識和經驗完美融合,進而就能創作出帶有個人風格、具有“新鮮感”的優秀作品。例如,西方當代畫家盧卡·托馬斯對畫面的構圖,初始概括簡練,繼而理性縝密,最終畫面構圖在整體把握的同時,人物與環境關系恰到好處。中國畫家毛焰的肖像作品中,在構圖上常采用俯視、仰視一些特殊角度,使畫面有強烈的透視感,形成了他繪畫風格的語言因素之一。如何使畫面的構圖新穎獨特具有吸引力呢?美國畫家賈斯帕·約翰斯的“女人頭像”這幅畫中,運用圖式的原則,找到自己認為最理想合適的構成關系,使畫面中的形象鮮明突出而有力度。由此我們看到,構圖的獨特與成功,可以使畫家在表達內在精神時先行找到一扇明亮的窗口。

在現代和當代繪畫作品中,畫家更多注重繪畫本身的語言,很多藝術家為此做了很多探索,呈現出不同的藝術創作方法和觀念,展現出“各盡所能”的藝術形態。從他們的作品中看到的是藝術家豐富的精神。例如從現代主義出現后,西方繪畫中出現的“野獸派”代表馬蒂斯的作品中,畫家通過對色彩純色的運用,粗狂的線條勾勒,構建畫面的平衡感幾個方面,傳達一種純凈和諧的情感感受;隨著印象派繪畫流派出現,高更以原始的粗重輪廓加強畫面的平面感和稚拙感,意在表達自己充滿激情的繪畫純粹性;畫家勞特雷特則以變形扭曲的形象表達內心的苦痛;蒙克用強烈、悲傷、壓抑的畫面情緒給我們帶來的是動蕩不安;梵高用神經質的筆觸燃燒了自己的生命。當作品中的精神得以準確的表達,作者與觀者通過作品達到某種精神契合時,這幅繪畫作品就充滿魅力。我們知道,藝術家在進行創作時需要收集、積累某一特定精神意識范圍內的各種信息,這里面有對聲音,圖像,色彩等的感知經驗,還有情感上的喜悅、悲傷、頹敗等情緒經驗和對生命的理解與認識,綜合所有,沉淀、剔除,再確立一種符合自己思想意識的藝術表現手段,在一切手段中,不僅需要有好的構圖,適合的形式,嫻熟的技巧,敏銳的觀察,豐富的情感,深厚的人生積累,更重要的還要有繪畫的純粹和天才的感知。由此最大限度地使所塑造的形象具有更寬廣的精神容量。

(南京藝術學院美術學院)


更多關于“淺談繪畫中的精神性表達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