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摘類 > 文章正文

楊奎松重新審視這段歷史


劉若南

  

  隨著相關檔案的陸續公開,學界對“西安事變”的研究也有了很多新的進展。大陸近代史學者楊奎松教授接受了媒體采訪。他寫作的《西安事變新探》被國內外學界認為是該領域的扛鼎之作。(編者注:以下黑色粗體部分為記者提問)

  張學良想聯合蘇聯

  蘇聯在西安事變中是一個什么樣的角色?發動之前蘇聯介入了嗎?

  沒有。蘇聯對張學良不信任,因為1927年在北京查抄蘇聯大使館,殺害李大釗,是張學良的父親干的。1929年在東北查抄蘇聯領事館,收回中東鐵路,是張學良干的。而且,在中國當時的情況下,蘇聯重視的是誰能夠領導中國抗日,這只能是蔣介石,靠張學良釣部隊是絕對不行的。因此他們堅持共產黨要跟蔣介石去談判。

  張學良想加入共產黨未獲批準,主要也是蘇聯的一個決定?

  那當然了。

  張學良為什么發起西安事變?除了不想內戰,想抗日外,有沒有其他原因?

  主要是跟中共中央的關系問題。在他發動事變前的1936年11月,中共接受蘇聯援助的武器裝備的寧夏戰役剛剛失利,損失很大,處在非常危險的狀態。當時紅軍三個方面軍已會合在甘肅北部,但國民黨中央軍也圍追堵截過來,把紅軍逼到很小的一塊地方,已無法繼續生存了,中共中央只好決定重新再來一次長征,突破包圍圈后想辦法進山西、河南、陜西,經過一年左右再轉回來。張學良跟中共中央已經密謀合作了很長時間,想要通過中共聯合蘇聯。如果中共走了,張學良的這個計劃也就徹底泡湯了。

  張學良要聯合蘇聯的目的是什么呢?

  當然是要抗日,東北軍拖家帶口,離鄉背井,跑到西北來能呆多久,整個東北人都想回東北啊。但靠蔣介石能打回東北嗎?這一點張學良非常明白,蔣介石自己也講得很明白,東北問題不是靠中國自己能解決的。張學良當時要回東北唯一可以指望的,只有蘇聯。因此,發動西安事變不是張學良單純地想要逼蔣抗日的問題,最直接刺激他的原因是紅軍要走,他必須要把中共中央和紅軍留下來。因為張學良抗日必須要聯蘇,而聯蘇他除了找中共,別無他途。如果紅軍走了,回不來,或者蔣介石把共產黨消滅了,他也就沒有聯蘇的希望了。另外,張學良這些人真的會天真到以為只要把蔣扣押起來,用槍指著蔣介石的腦袋,蔣介石就會答應他的條件嗎?不可能的。張學良扣押蔣實際上就已經做好了和蔣徹底翻臉的準備了。他事變當天在給中共中央的第一封電報里第一句話講的就是:“蔣介石反革命面目已畢現。”以后他在給毛澤東去電要求知道蘇聯政府的態度時,問的也是蘇聯對他的“一二一二革命”(“一二一二革命”即“西安事變”。一編者注)有何意見。由此可知,張學良發動事變時其實就表明了準備站到中共和蘇聯一邊,參加“革命”了。這已經超出打回東北老家去的目標了。

  中共對和平解決沒爭議

  張、楊發動西安事變之前,確實沒有通知中共嗎?說中共中央沒有參與策劃,這方面資料充分嗎?

  當然沒參與,資料很充分。從當年留下來的電報資料看,張學良事先是試圖通知中共的,但是他不敢通過電報通知中共,他曾經在事變前幾天打電報給中共中央,急召中共中央負責和他聯絡的代表葉劍英馬上到西安來。中共中央只看到1 2月7日張學良讓葉劍英趕快過去,說是有重要事情相商,但并不知道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所以就沒有讓葉劍英馬上去,而是讓他等了幾天,等因病準備去蘇聯的王稼祥一起動身。結果,12日就事變發動了,葉劍英動身時已經晚了。

  西安事變發生后中共中央內部最初就是否和平解決有爭議?

  我一直講,這個說法不太準確。和平解決是中央從一開始就主張的,它并不希望因為西安事變造成全國內戰。在這一點上中共中央內部沒有什么爭議。有爭議的是,用什么方法來實現和平解決?是否把蔣除掉,張聞天等人對此有保留。

  問題是,把蔣除掉后,西安事變能夠和平解決嗎?

  對,這恰恰是最大的一個問題。當初中共中央領導人都認為,蔣介石是不可能同意和紅軍達成妥協的。既然把蔣提起來,當然就要把他除掉,至少也要搞個公審什么的,把蔣從南京政府中排除掉。當時有人就認為,這樣南京軍隊就會群龍無首,全國反蔣派一響應,事情就和平解決了。實際上無論是中共中央,還是張學良、楊虎城,他們當時對蔣介石在國內民眾心目中的威信和蔣作為中國中央政府最高權力形象的作用的估計,都有些脫離了實際。他沒有想到西安事變會引起全國各界那樣強烈的反彈。

  蔣介石的承諾沒全部兌現

  后來決定放蔣時有沒有擔心蔣可能不會遵守諾言?


更多關于“楊奎松重新審視這段歷史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