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評論 > 文章正文

以莫逆之懷,宏兼忘之慧


喻靜

  喻 靜

  《百年孤獨》最后,馬爾克斯寫道:“奧雷良諾一生中再也沒有比此刻更大徹大悟了。……因為在這時他明白了,在墨爾基阿德斯的羊皮書上寫著他的歸宿。”這本他探索了一生的天書,如今他在黑暗中就能毫不費力地讀出。他急于知道自己的結局,就跳過幾頁,又跳過幾頁——颶風漸漸生起,房子搖搖欲墜。當羊皮書的最后一句話清晰呈現,當奧雷良諾譯出了文字指引的最后結局,他的真實結局也就同步發生,那就是——颶風卷走一切:過去、現在、將來;瓦礫、灰塵、記憶;時間、空間、碎片。馬孔多鎮的一百年不過海市蜃樓,“命中注定要一百年處于孤獨的世家決不會有出現在世上的第二次機會。”

  每次我都是屏住呼吸讀完這個結尾,好像只有屏住呼吸才能收攝六根,才能把自己從對時空的抓取中解脫開來,才能不被這些有魔力的文字勾牽,不被那掃蕩一切的颶風連根拔走。在這部作品最后一個句號落下之前,馬爾克斯編織了一張一百年的因緣之網,每個人物像掛在網結上的鏡子,羅網的中心,就是那卷羊皮天書。而最后的句號落下的那一瞬間,羊皮書的真意豁然呈現,猶如一束光刺破黑暗,我們便看到網結上的鏡子彼此關聯、彼此印照,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重重疊疊、綿延無盡。這就是宇宙的真相、人生的真相。然而,與此同時,颶風驟然摧毀羅網,那些時空的經緯化作鵬鳥展翅飛去,那些網結上的眾生,失去了倚待和支撐,也失去了牽扯和滯礙。真正的自由,在不期而至的剎那,隨風飄逝,瞬間永恒。這也是宇宙的真相、人生的真相。

  如此美妙的閱讀體驗,在我讀八十卷《大方廣佛華嚴經》、讀一百卷《大智度論》和讀臨濟義玄語錄《臨濟錄》時,又一次降臨。馬爾克斯的因緣之網,就是《華嚴經》里的“因陀羅網”。華嚴宗三祖法藏法師為了讓武則天對因陀羅網境界有切實感受,用鏡子、珠絡和燭光制造了實景模型。而馬爾克斯假墨爾基阿德斯之手,用無人能懂的天書把因緣之網寫在羊皮紙上,最后時刻,馬爾克斯說,那“天書”其實是梵文,是吉普賽人墨爾基阿德斯的“母語”——若不深究,這貌似一個小玩笑。奧雷良諾,正是穿過梵語語詞的密林而徹悟了。在中國,梵語總會和佛經相關聯,而馬爾克斯和法藏法師,他們之間的關聯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們自己證悟并竭力昭示的不可思議的因緣之網。他們各自是掛在網結上的鏡子,彼此的融攝輝映,想必彼此也都心知肚明吧。

  《大智度論》卷第一即《緣起論》,佛開門見山,細陳以何因緣故而說《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佛洋洋灑灑,密密縫綴,在虛空中灑下無數文字。我一定要強調“虛空”,在佛經里,“虛空”意味著“無量”,超出任何數量的規定,溢出語言和邏輯的邊界,躍然時間和空間之外,我們即便窮盡想象亦不能抵其萬一。而作為凡夫,我們都是掛在因緣之網結上的鏡子,這面鏡子因不夠廣大圓滿,真實世界映照在鏡中的鏡像是被切割的;這面鏡子因不夠深遠清亮,真實世界映照在鏡中的鏡像是被蒙蔽的。因緣之網的編織材料,少不了時間和空間,時間和空間既確定了我們在網中的存在,又是我們獲得自由的最后滯礙。我們只有把佛說(佛經)搬進因緣之網來閱讀、來領會,把佛灑落在虛空的智慧種子,造作成時空因緣中的詞語的密林。如何不在密林中迷失?如何遭遇那陣颶風,把寄托在語詞中的心念的大廈、知見的大廈連根拔走,把一切愛恨情仇、憂悲苦惱的往返流轉盡數卷走?《阿含經》中,證果的阿羅漢常常如是吟誦:“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后有……”

  用語言文字安立教法,其實是佛以大慈悲隨順我們這個娑婆世界。《維摩詰所說經》之“香積佛品”中的“香積世界”,不以文字而以香為交流媒介,香積佛順水推舟,以香為載體建立了佛教。佛以大智慧故而解脫,佛以大慈悲故而垂教。大智慧即般若智慧。如果說,何為虛空,以凡夫心尚不可揣測,那我們至少可以肯定,虛空中既不會有文字也不會有香,文字也好,香也好,只能算建造舟筏和津梁的材料。佛之所說歸為三藏十二部,如此浩繁無涯、密意疊出,佛無非要傳授我們他的獨門秘笈,使我們也能憑借自力得度到彼岸的虛空界,獲得絕對的自由。而佛之教學,亦可謂“慈悲”和“智慧”相等齊:如果說修橋補路、積福累德、建舟造筏、救拔濟度這些菩薩廣行可歸入“慈悲”一科,我們可以用自造的舟筏和津梁抵達彼岸,那么,“智慧”一科無非要教會我們——如何在抵達彼岸的剎那,過河拆橋,上岸棄船。

  我一直覺得莊子和馬爾克斯一樣,目光如炬,內心溫暖,洞徹與詼諧并存。他這樣說:“善騎者墜于馬、善水者溺于水、善飲者醉于酒,善戰者歿于殺。”此刻我們不妨加一句:“善文者惑于文,善造句者死于句下”。僧睿序《大智度論》時用八個字賅括佛之教導:“理超文表,趣絕思境”,我們這些以讀書寫作為業的人,既沉湎于“文”,又纏縛于“思”,不知“死”多少回了。向死而生之道,馬爾克斯已經設計好了,那就是——在紙上畫上最后一個句號的同時,讓颶風把前面所有文字都卷走;或者,像文殊師利那樣,慧劍斬佛,不留余地;或者,像龍樹菩薩那樣,般若中道,隨舒隨卷;或者,像臨濟禪師那樣,一聲大喝,驚斷卜度;或者,像明海法師那樣,只拿老婆心懇切叮嚀:一切文字葛藤,皆當以“如云出岫、如珠走盤”視之也……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以莫逆之懷,宏兼忘之慧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