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摘類 > 文章正文

葉向真講述葉帥中央工作會議講話稿起草內幕


程冠軍

  

  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之前,葉劍英向中央建議提前召開一個預備會議,這就是歷時36天的中央工作會議。在會議的閉幕會上,華**、鄧小平、葉劍英先后講話。這次講話有一個特殊情況,就是鄧和葉的講話在起草過程中都更換了起草人,鄧講話稿的起草人由胡喬木換成了于光遠,葉講話稿的起草人由中央黨校人員換為了葉劍英女兒凌孜(原名葉向真)_。日前,凌孜接受了文化學者程冠軍的專訪,講述了葉劍英講話稿起草內幕。講述內容摘登如下……

  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前的中央工作會議,最受歡迎和討論最熱烈的有兩個講話,一個是鄧小平的,一個是葉帥的。其實葉帥的講話等于是對“文化大革命”的總結和定性,這也是他的講話的意義所在。那時,“文革”剛剛結束,由于處于一個思想轉彎過程,一直沒有對“文革”進行最終的定性。按照當時的社會和政治環境,人們對“文革”的徹底否定還有個轉彎的過程,也就是說一下子徹底否定“文革”不可能。另外,如何正確看待毛澤東的歷史貢獻,如何正視他晚年所犯的嚴重錯誤,這需要高超的政治智慧。如果我們對“文革”不敢碰,改革開放就無從談起。

  胡**大贊“超乎預料”

  當時,父親身邊沒有專門的文字秘書,那個時期,他的講話稿都是胡**組織黨校的同志來處理,有時候也找胡喬木和鄧力群,但相對比較少。那是1978年秋,我正在301醫院實習,正好陪父親住在西山2號院的家里。當時,聽父親講,鄧小平的講話稿最初是胡喬木起草的,鄧小平對胡起草的講話稿不滿意,最后與胡**商定讓于光遠負責起草。父親的稿子最初是胡**安排中央黨校的人負責起草,初稿拿來一看,內容空洞,父親不滿意,就對我說:“向真,黨校給我寫的講話稿不行,全是空話、報紙上的話,你幫我重新寫一稿。”爸爸把原稿交給我,我看了也是直搖頭。這篇稿子恨不得把當時報紙上的一些東西全拿過來,言之無物,太一般了。

  我接下這個艱巨任務后,父親就像老師布置作文那樣對我講述了寫作要點。那幾天我就沒去醫院上班,在家里專門給爸爸寫講稿,沒白沒黑地寫,大概一周時間出了兩稿。這時,父親又叫我的前夫劉詩昆來幫忙,快定稿的時候他也一起參加了討論。修改的程序是這樣的:我不會打字,就先用筆寫出來,再讓打字員打,那時的打字機是老式的,不是專業的人根本不會使用。打印稿出來后,拿給父親審閱,有的地方,父親告訴我怎么改,我來動手,有的他干脆自己直接在打印紙上用紅筆修改。初稿被父親勾來畫去,改得密密麻麻。修改后再打印,打印后再修改,這樣前后大約改了三四稿。那段時間,我等于給父親當了文字秘書。初步定稿之后,胡繩也來西山2號院參加了討論。之后,父親讓我先拿給鄧力群看,鄧力群在個別地方作了微小的改動,稿子回來以后,爸爸給我看了一遍。最后一稿完成后,父親又讓我拿著稿子去找鄧小平,鄧小平也略作了些修改,基本上沒有大的改動。

  葉帥的講話稿共分三個部分,一是領導班子問題;二是發揚民主與法制,重點是法制問題;三是勤奮學習、解放思想,這是對領導干部的要求。解放思想的實質問題首先是解決“文革”問題,“文革”發生的根源就是脫離民主集中制,不解決“文革”問題,不恢復黨的民主集中制,解放思想就是一句空話。父親給我講了講話稿要表述的意思,他說:“向真,你對前面要有一個總結,不能光提口號。”我聽得出來,爸爸所說的“對前面要有一個總結”就是要總結“文革”,否定“文革”,恢復黨的民主集中制原則。同時,葉帥還特別提出了法制,我跟他討論后,支持他這個說法。粉碎“四人幫”后,要實現撥亂反正,沒有民主法制不行。這是我為父親起草的唯一一篇講話稿。我過去也沒有寫過政治類的文章,我之所以能寫這類的文章,還得益于在“文革”期間寫大字報的鍛煉。“文革”中我雖然也坐過牢,但后來看也是因禍得福,不然我還不會寫政治類的文章。在父親的講話稿最后定稿的時候,他把胡**也請來了,大概是1 2月13日的上午,葉帥、胡**、劉詩昆和我都在。當時,胡**對這個講話稿大加贊賞,連連說“寫得好”“超乎預料”。

  西山2號院的電影廳

  粉碎“四人幫”之后,撥亂反正時期,來我們家最多的就是胡**。西山2號院有一個電影廳,表面上是看電影的,實際上是葉帥的會客廳。這個電影廳其實彰顯了父親的政治智慧。“四人幫”橫行時期,父親為了避開耳目,遠離中南海,避居西山2號院,很多軍國大事都是在這里商定的。為了不引起“四人幫”的懷疑,凡有大事商談,來找葉帥的人總是借著看電影的名義而來。其實葉帥自己不怎么看電影,會客之所以放在電影廳,目的是邊休息、邊談事。沒有人談事的時候,父親就放著電影閉目養神,其實根本就沒看。

  當時葉帥住在西山2號院還有一個方便,就是離玉泉山很近。1 97 6年10月6日晚上抓了“四人幫”之后,華**和葉帥召集政治局常委和委員到玉泉山9號樓開政治局緊急會議的時候,大部分人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當晚李先念接到通知,到了玉泉山還不知道“四人幫”被抓了,還沒進會議室,他就在外面喊:“葉帥身體怎么了?”當時,葉辦主任王守江就說:“葉帥身體很好,沒事。”


更多關于“葉向真講述葉帥中央工作會議講話稿起草內幕”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