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一個英國爵士的西藏故事


張永攀

  柏斯爾·古德(Basil John Gould)。1883年出生于英格蘭,畢業于溫徹斯特學院和牛津大學。1907年只身離開倫敦,來到殖民地印度外交部工作。在默默無聞奮斗近20年后,1935年就任印度政府內的重要職位——錫金政治長官。古德是英屬印度對西藏政策的主要執行者,其個人活動與英國干涉西藏活動有密不可分的關系。
  1912年,古德從印度外交部來到西藏的江孜,成為商務代辦專員,開始涉足西藏事務。他與施行新政的13世達賴喇嘛建立了良好的關系,并將一些西藏的中小貴族子弟送往牛津大學。1921年,古德從印度回到英國結婚、生子。1926年,他重返亞洲,被印度政府派往阿富汗的喀布爾任職,隨后到俾路支省任職。1935年,他接任英國錫金政治長官,負責丈量土地、管理礦產、征收賦稅等。實際上,干涉西藏事務也成為其主要任務之一。1936年,古德率領英國代表團到拉薩,聲稱為了調解九世班禪返回西藏,乘機在西藏噶廈和拉薩貴族中拉攏和培植親英勢力。
  從拉薩返回后,古德的主要工作便是挑起“麥克馬洪線”問題。實際上,“麥克馬洪線”在1936年以前一直未引起印度政府的關注。1938年4月26日,當英國軍官萊特福特率領第一批官兵進入達旺地區,古德趁機抬出了1914年埋沒在塵土中的《西姆拉條約》,認為根據該條約精神,達旺地區已經割讓給印度政府。為了促使印度政府早日占領“麥克馬洪線”以南地區,1940年8月1日,英印政府在阿薩姆省的政治中心西隆召開會議。古德在會上指出印度政府在“麥克馬洪線”問題上的弱勢因素,提出在“麥線”附近建立一個由英印外交部直接領導、獨立于阿薩姆政府的管理性機構,而這個機構應該由他以錫金政治長官的身份兼管,后來這個機構發展為東北邊境事務部委員會(NEFA)。
  古德個性“耿直”,對印度政府懦弱的西藏政策時有不滿。他認為英印遭拒的主要原因是沒有統一的行動機構,各行其政。不過,他很贊賞西藏人的精神,曾多次在給朋友的信函中強調,由于佛教的影響,西藏人并不看重利益,但對民族與精神卻相當地忠誠。
  1940年,國民政府派遣吳忠信主持14世達賴喇嘛坐床典禮,古德希望乘機破壞吳忠信在西藏的活動,離間西藏地方與中央的關系。1939年12月9日,在吳忠信還未到達拉薩時,英國政府就指示古德出席14世達賴喇嘛的坐床典禮。同時,噶廈也通知英國:拉薩不久將舉行達賴喇嘛的坐床典禮。然而,古德竟把此話理解為對英國的正式邀請。1940年1月底,在斯丹頓上尉的護送下,古德不惜冒著暴風雪前往拉薩,這兩位英國人也從此被稱為惟一見證14世達賴喇嘛坐床前后情形的西方人。到達西藏后,他暗中威脅西藏噶廈,要求吳忠信不得在拉薩久留。他還在攝政熱振活佛面前挑撥是非,聲稱吳忠信等人為“黨人”,“一切主張皆于貴族不利”。
  古德等人得意洋洋地準備出席2月22日達賴喇嘛坐床典禮儀式。然而,西藏噶廈卻通知他們:“此典禮系中央對藏宗教主權關系,外國人不便參預。英國代表等定于次日謁祝。”古德失望之際,多次要求噶廈改變主意,但最終無果。英印政府毫不客氣地指責古德:“你把這種排斥歸咎于宗教偏見,或者歸咎于攝政期望通過這種強調中國對西藏之特殊地位的方式,來撫慰中國人嗎?”至此,英國人期望在典禮中實現英國代表與中國代表平等地位的夢想最終化為泡影。
  但是,古德等人滯留在拉薩繼續尋求機會,希望在與吳忠信的交涉中尋找西藏問題的突破口。因為吳忠信在國民政府中威信頗高,加之官高權重,全盤掌管西藏事務。所以,早在吳忠信途經印度入藏時,印度政府便有意邀請其談判西藏問題。吳忠信到達拉薩后,古德等人積極送禮拜訪吳忠信及其行轅,并且在印度政府面前不斷說吳忠信的好話。他還捏造是非稱:“據說吳忠信強調西藏人是劣等民族,所以必須由漢人來統治和剝削西藏。”
  古德在拉薩的積極工作得到英國政府的認可,1941年,英國政府賞賜他爵士頭銜。1945年6月,古德接到印度政府的通知,其職務被霍普金森接任,后來返回英國安度晚年。
  古德的一生幾乎與西藏有著無法分割的關系,可以說為英國苦心經營西藏立下了汗馬功勞。然而隨著1947年印度的獨立,他們這些工作大多被掃進了歷史的灰塵中。其主要著作有《荷花寶石:回憶印度的政治》、《藏語紀事》、《藏文》、《14世達賴喇嘛的尋訪、認定與坐床》、《14世達賴喇嘛的發現之旅》等。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