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電腦網絡 > 文章正文

寂寞網民何時“回家吃飯”?


李 敬

  在賈君鵬、虐女奴和黑幫游戲迅速躥紅的背后,是中國互聯網的集體空虛。
  
  
  近日來,“賈君鵬”一名已成為了新一輪人肉搜索的風暴中心,而“你媽喊你回家吃飯”也以近乎爆炸的方式,像病毒一樣瘋狂傳播。
  這一切都源自國內某知名論壇里的一條只有標題“賈君鵬你媽喊你回家吃飯!”的帖子(以下簡稱“賈氏吃飯帖”)。“跟風者”以“賈君鵬他媽”、“賈君鵬的女兒”、“賈君鵬老婆”、“賈君鵬的爸爸”等身份跟帖,津津有味地“咀嚼”著“賈君鵬”,“賈氏吃飯帖”6小時內吸引了超過40萬名網友點擊,跟帖人數接近兩萬。
  此后,關心“賈君鵬是否回家吃飯”的人愈來愈多,“賈氏吃飯帖”被無數論壇轉帖后,頂帖者數以百萬計。而且,自認文學功底深厚且好事者還為此事件編成了《史記•賈君鵬列傳》。甚至有人看到“賈君鵬”事件中蘊含的商機,大張旗鼓地在自己的網店里兜售印有“賈君鵬,你媽喊你回家吃飯”的個性T恤,售價49元。
  對于迅速躥紅的“賈君鵬現象”,不少網友認為,這是“中文網絡”的又一奇跡,甚至有人稱“賈君鵬吃飯的故事”是中國網民集體完成的網絡文學史上最短、最賣座的小說。
  
  無聊的一夜成名
  
  “雖然我自己覺得會很有意思,但沒想到這么火爆。賈君鵬就算我創造的一個人物吧!這就是無中生有、娛樂大眾!但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這么火。”“賈君鵬”被捧紅后,一位自稱是“賈君鵬”制造者的網友在其博客中承認,炮制“賈君鵬”純粹出于無聊和娛樂大眾。
  “賈君鵬”制造者的自我曝光,并沒有讓人肉“賈君鵬”的網民感到滿意。據記者調查,目前被網民人肉出來的“賈君鵬”,比較接近的有兩個,一個目前在北京海淀賣書,而另一個則在江蘇鎮江某建工集團,但都無法確定哪個是“真身”。
  雖然找不到“賈君鵬”本人,也無法體味發起人內心的無聊與空寂,但并不妨礙社會各界的對這樣一個“很無聊,但很流行”的社會現象進行“嚴肅”剖析。
  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教授胡翼青認為,“賈氏吃飯帖”火爆現象的原因在于,“媽媽喊你回家吃飯”這樣富有溫情的字句引起了大家的共鳴和解讀,沉溺于網絡游戲的玩家其實內心中對家庭是有愧疚感的,“我想這是在最初階段,帖子迅速被人關注的重要原因。”
  “也許這是一個很多人永遠無法理解的悖論,一群以‘極度無聊’形式在一個虛擬空間生存著的人士,卻對另一個社會空間產生了最具現實意義的挑戰。”心理學者林國慶分析道。
  “因無聊而發起的一個空洞的網絡話題已經被全社會共同推生為一個文化現象。”某社會學專家感慨道。
  “很無聊,但很流行”的不僅是“賈君鵬”,連日來,帶有暴力和變態情節的“虐女奴”、“教父”、“古惑仔”等低俗網絡游戲也在網間廣為傳播。
  舉例來說,“黑幫網游”以黑幫、江湖、教父、古惑仔等為主要題材,突出表現“黑社會”打、殺、搶、奸、騙等反社會行為,渲染血腥暴力,鼓動、教唆游戲用戶在游戲中扮演“黑社會”成員,贊美“黑社會”生活,嚴重威脅、扭曲社會的法制和道德規范。對于不良游戲大行其道,文化部已經發文叫停充斥“黑幫”情節和不良內容的網絡游戲。
  “聯系以前的惡搞名人、‘芙蓉教’、‘春哥’以及頻繁爆料的‘人肉搜索’,因空虛無聊而滋生的‘網絡鬧劇’已經成為中國互聯網一個很重要的文化符號。” 社會學專家分析指出。
  
  寂寞黨為何流行?
  
  “我跟的不是帖,是寂寞。”這一跟帖被“賈君鵬”的粉絲們視為跟帖中最酷的一條。而這條跟帖也清晰地描繪出捧紅“賈君鵬”的網民的心理——寂寞。目前,網絡上甚至出現了“寂寞黨”——哥發的不是帖,是寂寞; 你看的也不是帖,是寂寞; 哥灌的不是水,是寂寞; 姐裝的不是酷,而是寂寞……賈君鵬事件之后,熱衷“無聊”的網友又從“寂寞”中獲得了快感,他們所經之處都留下了“寂寞”的身影。
  有深諳網絡推廣法則的業內人士曾認為,“賈君鵬事件”是一次有組織、有紀律、有預謀的網絡眼球經濟的集中體現,是網絡推手機構幕后操弄的又一次“經典戰例”。但這似乎有些牽強。至少目前,除了有人兜售“賈君鵬”主題T恤以外,我們尚未看到更多的“賈君鵬”或者其家人的相關“衍生產品”面市,也沒有“賈君鵬吃飯吧”之類的網站上線。
  而至于“虐待”、“黑社會”等品位低俗的網絡游戲的流行,則更直白地應和著部分網民獵奇、解悶的心理需求。
  “這類游戲與我們所處的現實生活完全不同,對于我們來說,這類游戲刺激、新鮮,很具吸引力。”一位80后玩家告訴記者,如今熱衷于“黑幫游戲”的人群以白領居多,而隨著黑幫游戲的逐漸盛行,一些青少年也開始參與其中。在他看來,白領鐘情于“黑幫游戲”,與其多數依附在社交網站有關,而玩家參與的原因,很可能是出于他們的求異心理。
  “中國的互聯網無聊文化流行,在目前看來是必然現象。”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近日發布報告顯示,截至今年6月,中國網民數達3.16億,繼續保持世界第一的位置。但其中,青少年網民已達到1.75億,在總網民中占比51.8%。此外,目前網民中心仍在逐漸向低學歷傾斜,學歷程度在小學以下和高中的網民占比有所上升,網民的最大群體仍是學生,占比31.7%。“快速發展的中國互聯網依然顯現三低(低年齡、低學歷、低收入)用戶特征,而商家為了迎合占主流的三低用戶人群,炮制出的文化產品品位也不會太高。”
  千橡總裁陳一舟甚至曾不加修飾地表示,他的開心社區就是給空虛人群服務的。
  難道中國的精英人群就沒有自己的需求嗎?采訪中很多企業老白領告訴記者,他們上過一段開心網后就退出了,原因是開心的游戲太無聊,而和低年齡的網民談無聊的話題更沒有意思。
  中國的互聯網在無聊的道路上已經越走越遠。我們不禁要問,玩瘋了的中國互聯網何時“回家吃飯”?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