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大學學報 > 文章正文

“麻那里”考辨


許永璋

  摘要:元代汪大淵《島夷志略》中記載的“麻那里”,不是澳洲北部達爾文港以東一帶,也不是肯尼亞的馬林迪,而是坦桑尼亞的松戈·姆納拉島。
  關鍵詞:麻那里;松戈·姆納拉島
  中圖分類號:K425.1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1-8204(2009)01-0156-03
  
  元代航海家汪大淵所著《島夷志略》中,記載了一個名叫“麻那里”的地方。其文曰:“界迷黎之東南,居垣角之絕島。石有楠樹萬枝,周圍皆水。有壕如山立。人少主之。土薄田瘠,氣候不齊。俗侈。男女辮發以帶捎,臂用金鈿。穿五色絹短衫,以朋加刺布為獨幅裙繋之。地產駱駝,高九尺,土人以之負重。有仙鶴,高六尺許,以石為食。聞人拍掌,則聾冀而舞,其容儀可觀,亦異物也。”這個“麻那里”,究竟在何處?學者們意見不一,分歧甚大。
  早年,日本學者藤田豐八在其所著《島夷志略校注》中說:“麻那里大約不出阿剌伯南岸、阿非利加東岸,而其名則殆有謂誤。”美國學者柔克義則認為麻那里可能在“東非洲”。但是,他們并沒有提出理由進行闡釋。后來,蘇繼廎著《島夷志略校釋》一書,不僅肯定地說“麻那里當在東非,其名亦無誤寫”,而且具體地指出麻那里就是今天肯尼亞的馬林迪。他還從對音、地名等方面作了簡要的考證。不久,韓振華提出了新說。他認為,“麻那里”意即女王國,其地在澳洲北部,“尤其是今日的達爾文港以東一帶”。韓振華從地名對音、地理方位、自然環境以及人民生活狀況等方面,論述了麻那里在澳洲北部的理由。接著,沈福偉仍將麻那里斷定在非洲東部沿海。他認為麻那里是坦桑尼亞的松戈·姆納拉島。沈福偉對麻那里的地理位置以及與它有關的地名進行了一些考證。
  將以上意見歸納起來,關于麻那里的具體位置,存在著三種說法:(1)澳洲北部達爾文以東一帶;(2)非洲東部肯尼亞的馬林迪;(3)非洲東部坦桑尼亞的松戈·姆納拉島。這三種說法各有一定的道理。究竟孰是孰非,需要進行深入研究。
  筆者認為,麻那里不是澳洲北部達爾文港以東一帶。首先,汪大淵兩次“附舶東西洋”,是否到過澳洲,值得懷疑。從古代中國船舶傳統的南海航線(即通常所說的“南海絲綢之路”)發展情況來看,汪大淵游歷的地理范圍,應該是東南亞、南亞、西亞和非洲。如果說汪大淵到了澳洲,那么這條到達澳洲的航線是何時開辟的呢?缺乏史籍記載,沒有根據。當然,也可以解釋為汪大淵關于麻那里的介紹,是中國船舶首次到達澳洲的記錄。但是,這只能是一種推測。人們不禁要問:元代中國船舶為什么要遠離傳統航線,到一個從未去過的地方?它又是怎樣到達澳洲的呢?這些都無法作出具有說服力的解釋。其次,14世紀上半期澳洲的情況如何?它的北部是否存在著一個女人國或女王國?雖然“麻那里”的確可以說是馬來語或印尼語Marani(女皇或女王)的對音,但是這個女王國是否就在澳洲北部達爾文港以東一帶呢?如果沒有確鑿史料證明這里曾是女王國或者有過一個女王國,那么這一對音就不能成為麻那里即“達爾文港以東一帶”的理由了。中國古籍中有很多關于女國、女人國、女王國的記載,有東方、西方、東南方之說。由于沒有確切記載表明澳洲北部有個女人國或女王國,因此,說麻那里就是Marani,對音雖合,但并不能證明指的就是澳洲北部。再次,《島夷志略》明明記載,麻那里“周圍皆水”,可見它是一個島嶼。然而。澳洲北部達爾文港以東一帶卻不是島嶼,只是如韓振華所說的“被水淹沒的沼澤地”。將“周圍皆水”解釋為被水淹沒的沼澤地,似較勉強,畢竟沒有“島嶼”確切。最后,這一說法把《島夷志略》中所載的“麻那里”與“羅婆斯”聯系起來,用以證明它確在澳洲。韓振華先生說:“羅娑·斯,即印度尼西亞語nusa-su或lusa-su的對音,意曰‘最末后的島’,亦即‘絕島’。”韓先生認為這個“絕島”就是澳大利亞。姑且不說將原文中的“羅婆斯”改為“羅娑·斯”是否妥當,即使“羅娑·斯”是印尼語nusa-su的對音,也不能斷定它指的就是澳洲。因為,這又出現了不少問題:汪大淵既然在“麻那里”條中用漢語將澳洲意譯為“絕島”,為何在同一書的“羅婆斯”條中又用印尼語將澳洲音譯為“羅娑·斯”(最末后的島)呢?尤為費解的是,《島夷志略》“麻那里”條明明說麻那里是“居垣角之絕島”,意為麻那里是位于垣角的一個絕島。這個“絕島”顯然是指麻那里,而不是指別的地方。可是,韓先生將原文中的“垣角”改為“坤角”即西南角,又說“汪大淵所謂麻那里‘居坤角之絕島’,意即麻那里位于(居)絕島之西南角(坤角)”。這種解釋似不合語法。即使是將“垣角”改為“坤角”,也應解釋為麻那里是“位于西南角的絕島”,而不應是“位于絕島的西南角”。而且,如果說“絕島”即“羅娑·斯”,也就是澳洲,那么按照韓先生所說“麻那里”指達爾文港以東一帶,那就應該是在澳洲的北部,怎么會在澳洲的“西南角”呢?據《島夷志略》記載,麻那里的情況與羅婆斯的情況完全不一樣。麻那里“俗侈。男女辮發以帶梢,臂用金鈿。穿五色絹短衫,以朋加刺布為獨裙繋之”。而羅婆斯“風俗野樸”,“不織不衣,以鳥羽掩身。食無煙火,惟有茹毛飲血,巢居穴處而已”。既然都在澳洲,為什么羅婆斯居民與麻那里居民的生活狀況差別有如此之大呢?可見,麻那里與羅婆斯這兩個地名并沒有什么必然的聯系。這兩個地方居民的生活狀況,并不能證明麻那里就是澳洲的一個地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