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管理 > 文章正文

2C的分享經濟只是開始,高潮還在2B


  時間:2015-07-23 來源:作者:托馬斯·史班達

  不久前,《福布斯》雜志報道了一家總部位于美國舊金山的新創公司,名叫“庭院俱樂部”(YardClub)。這家在2013年末才成立的公司提供一種新型服務:將建筑公司和承建商那里閑置的推土機、挖掘機、反鏟機等重型機械設備出租,幫助前者獲得額外收入的同時,也省卻了需不經常使用這些設備的小公司一筆不小的投入。

  聽上去很熟悉——這不就是“分享經濟”嗎?

  關鍵詞在于,不同于我們早已耳熟能詳的租車、租房、美甲、洗衣等一系列2C(針對個人消費者)的分享經濟形態與模式,更值得我們關注的是方興未艾、想象空間大于2C模式的B2B分享經濟。

  “我們看到分享經濟在許多面向消費者的行業已蔚然成風,但(相比于2C分享模式的‘錦上添花’)我相信,在B2B領域它更有望帶來‘雪中送炭’的效應,”庭院俱樂部創始人兼CEO科林·艾福林表示,“我們只要想想建筑業、農業、重工制造業……等等,但凡在前期投入中需要大型重型設備的地方,分享模式能夠給那些原本沒有能力購買設備資產的創業者一個獨特的機會。”

  的確,分享經濟(又稱“合作式消費”,CollaborativeConsumption)是十分有利可圖的金礦。從事科技創新領域資訊報道的VentureBeat去年底發表文章稱,到2025年,全球共享經濟收入將有望高達3350億美金;另據普華永道的研究發現,僅英國一地,分享經濟的規模目前估值為7.5億美元,但在未來10年間可期釋放出超過130億美元的爆發空間。而2C的分享模式只是開始,緊跟其后的一波分享大潮即來自2B模式的合作式消費。

  企業如何能從B2B分享經濟中分得一杯羹?從生產與運營角度而言,可以考慮哪些要素是必備、同時又是可共享的?除了本文開頭提到的類似庭院俱樂部這樣從事生產設備設施分享的模式以外,辦公場所——是又一個值得考量的對象。這也可解釋為何象WeWork、PivotDesk、LiquidSpace這樣一批針對創業公司提供辦公場所(及相關配套資源)分享的弄潮兒在資本市場上迅速成為香餑餑的原因。

  同樣,無形資產(包括知識產權、品牌資產、獨特領域專長等)都可通過技術平臺而獲得更廣泛的共享。例如,在咨詢界,HourlyNerd為中小企業等客戶提供按需定制的咨詢服務,已成為(麥肯錫、波士頓、貝恩)“三大”以外的上佳選擇。而在釀造業領域,一家名為“TheWineFoundry”的公司則致力于為那些不擁有葡萄園的利基釀酒商們提供一站式服務,包括果品采購、標簽設計、工具提供、以及定制酒品生產,等等。

  2B分享和2C分享模式的關鍵不同點在于,在2C的分享圈,通用的貨幣可謂是“信任”,而2B的分享則更強調“質量保障與用戶體驗”——其中包括了便利的提升,交付的速度,成本的改善,以及總體的滿意度等。

  可以想像,B2B分享無疑將是充滿了復雜性的。誰會去與競爭對手分享?——尤其是當潛在的共享硬資產是行業特定獨有的,這肯定會是一個問題;另外,分享模式還會衍生出怎樣的保險與理賠問題呢?挑戰不一而足。在英美等國家,即使最支持分享經濟的公司也心知肚明有一場艱苦的戰斗在等著它們。就在今年3月份英國成立SharingEconomyUK(SEUK)行業聯盟時,業界資深發言者亦坦言,盡管分享經濟的益處有目共睹,但如何解決保險、監管和稅收等一系列障礙仍將繼續成為長期挑戰。

  在商業競爭的版圖中,既然有“破壞顛覆者”(B2B分享弄潮兒),那么,那些“鎮守城池者”(被顛覆者所威脅的公司)可以有怎樣有效的策略呢?普華永道發表的一份《如何在分享經濟大潮中勝出》的研究報告稱,傳統(或曰已建立了成型業態的)企業完全可以去收購一家分享經濟服務提供商(作為市場新入者)、與之合作,通過產品差異化而繼續獲得客戶青睞(從而未雨綢繆地規避客戶流失至分享經濟業)。而另一方面,傳統業者也可從其他行業獲得分享經濟模式的靈感,主動向客戶提供一個新的“觸達”選項(在“購買/擁有”之外),或者將C2C的分享概念移植到B2C乃至B2B的語境中去。

  


更多關于“2C的分享經濟只是開始,高潮還在2B”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