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傳奇 > 文章正文

順從還是反抗


梅承鼎

  文/梅承鼎

  精神病醫院收進了兩個病人,一個叫阿毛,一個叫阿茍。按醫院規定,每人關進一個單獨的病房。

  下午,劉醫生帶著兩名助手查病房。他們站在阿毛病房的門外,劉醫生用手指輕輕敲了敲鐵門,問:“你叫什么名字?”

  阿毛好像在絕望中看見了救世主,慌忙沖到門邊,雙手抓住結實的鐵條,求救道:“醫生,他們抓錯了,我不是瘋子!”

  劉醫生冷冷地看了阿毛一眼:“我現在問你叫什么名字,難道你聽不懂我的話嗎?”

  “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根本就不是瘋子!”

  “你不是瘋子?那他們為什么把你關進來,而不把別人關進來?”

  “大夫,我真的不是瘋子,我非常清醒!”

  “喝醉酒的人都會說自己沒醉。小馬,小王,給他注射鎮定劑。”

  鐵門打開了,阿毛又蹦又眺,怎么也不肯打針。但他敵不過人高馬大的小馬和小王,兩人把他壓倒在床上,狠狠地把針扎了進去,扎得阿毛殺豬般地號叫。

  劉醫生等人來到阿茍門前,劉醫生問:“你叫什么名字?”

  阿茍緩緩走到鐵門邊,朝門外三人微微一笑:“我叫阿茍。”

  劉醫生又問:“有入說你有精神病,你愿意接受治療嗎?”

  阿茍點點頭:“我愿意配合治療。”

  鐵門開了,小馬和小王走進去。阿茍主動把褲子褪下,露出臀部,老老實實地趴在床沿上。小馬與小王互相對視一下,頗感意外。小王給阿茍打過針,阿茍系好褲子,回頭對走出鐵門的兩個人說:“謝謝!”

  門外的醫生把這一切都看在眼中。

  第二天,劉醫生一行又重復昨天的“故事”。阿毛又是大喊大叫,他抓住鐵條,使勁地搖動著.“大夫,我真的沒有病,不信你們隨便問我什么問題,我都可以很流利地回答你們。”

  劉醫生斜視他一眼:“那你知道我們為什么把你關起來治療嗎?”阿毛搖搖頭:“這個問題只有天知道。但是,我的確不是瘋子,請你把我放出去!”

  “你既然沒有病,為什么有人一次性替你付了3萬元的治療費?”阿毛氣得大聲吼道:“告訴我,那人是誰?放我出去,我要找他算賬去!”

  劉醫生冷笑一聲:“我放你出去,讓你去報復殺人?”他命令助手:“給他注射。”

  阿毛又是一陣號叫。

  阿茍則乖乖地配合治療。

  一個月后,阿毛仍然關著,阿茍則被醫生放出了精神病醫院。

  阿茍出院后,立即報案,把同父異母的大哥阿虎告上法庭。阿虎為了獨吞父親留下的巨額財產,先向精神病醫院交納了一筆巨額住院押金,然后謊報兩個弟弟是瘋子。

  案情大白之后,公安人員去精神醫院解救阿毛時,阿毛說什么也不肯出院,他頭發蓬亂,盤腿坐在床上,臉朝白墻,自言自語地說:“不,我是瘋子,醫生都說我是瘋子!”他真的瘋了。

  當記者采訪阿茍,問他為什么可以逃過這一劫時,阿茍平靜地說:“被關進瘋人院的第一天,當我聽到隔壁二哥的號叫聲時,我立即明白了一個道理:有時候,順從比反抗更有效。證明自己不是瘋子的最好辦法,就是不做任何證明。如果我和二哥一樣,大哥的陰謀也就得逞了。”

  石順江摘自《清遠日報》


更多關于“順從還是反抗”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