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文章正文

莊主,且賤且珍惜


葉子琦

簡介:聽人說,我因為太愛相公,一時想不開跳河自盡了,還聽人說,每天虐我三百八十遍的渣男我卻愛得死去活來。我真的腦殘到如此程度?我覺得我有必要一輩子做凌峰的娘子來調查自己的心。

文/葉子琦

一、誓不兩立

“衣服洗了沒有?碗洗了嗎?晚飯準備好了嗎?”凌峰手握著折扇穿著一襲銀白長衫站在我的面前,面帶怒氣地質問。

我坐在地上,無所謂地仰了仰頭,掩著嘴巴打了個哈欠:“我不干!我病還沒有好,大夫叫我多休息。”

“我是你相公,你只能聽我的!立刻給我洗碗,掃地,收拾院子。”凌峰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無恥,說完了,還特意對著站在一旁的小丫鬟吼,“繼續嗑瓜子,少奶奶不干活,就不要讓她吃晚飯!”

小丫鬟一臉無奈,連連點頭:“是,少爺。”

干活,干活,我現在就干!我氣急敗壞地從地上站起,奔著一堆碗走去。整個凌府,上上下下不過四十來人,凌峰卻命令每個人吃三口換一次碗筷,喝一口湯換一個勺子,擺明了是要整我。現在四百多個碗,堆在院子里,看了就讓人惡心。

凌峰雙手叉著腰一臉勝利的表情。

我將洗好的碗摞在一起,邊瞪著他邊憤怒地洗呀洗呀洗。

我是三天前醒來的,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凌峰,他一臉冰冷地對我說:“算你命大,這都能活下來。”

我看著他,大腦中一片空白,緩緩開口,問:“我是誰?你是誰?這是什么地方?”

凌峰趕忙為我診脈,皺著眉頭自言自語:“難道是失憶癥?”

于是,凌峰便不淡定了,他時而皺眉,時而扶額,時而坐,時而站,做了很大的掙扎。半個時辰后,他終于下定決心,走到我身邊,說:“你是我的娘子,我們成親半年了,你太愛我,只因為我和旁的女子喝了一杯酒,你便吃醋跳河了。”

我那么傻?我半信半疑。

再之后,凌峰便整日想方設法折磨我,我徹底不信他的話了。

“嘩……”正瞪著,碗……碎了,摞得太高,倒了。

同樣在瞪著我的凌峰驚得險些丟掉手中的折扇。看著碎了一地的碗,他怒吼:“今天,明天,你都不許吃飯!”說完,對著一眾看熱鬧的仆人吩咐,“她如果吃了一口飯,你們就陪著她挨餓。”

這副臭脾氣,我不信我會愛上他!根據他現在對我的態度看來,我猜想,要么是他被逼無奈才娶了我,要么是我不守婦道愛上了旁人。

怎奈,我一個也沒有猜對,其中的蹊蹺遠比這要駭人得多。

夜里,我站在門邊,厭惡地看著稻草鋪成的床,強忍住惡心將上面臟兮兮的被子掀去,扔到角落里,將外衫脫下,平整地鋪好,摸索著躺上去。這房間之前是個柴房,我醒來之后的當天,凌峰就命人將這里收拾出來,把我趕到了這里。看了看破爛的窗子,漆黑的墻壁,我無奈地翻了個身。

凌峰,我和你誓不兩立!

二、恕罪

夜里,我做了個夢,夢里我手持銀針,準確無誤地扎在一個人的身上,在他嘶吼的聲音中,我自信滿滿,沉著聲音道:“不要擔心,你以后再也不會痛了。”

在夢里,我還見到了凌峰,他握著一柄寶劍,對著我怒吼:“妖女,我會讓你后悔的!”說完,他一劍朝著我刺來……

我驚慌地睜開眼睛,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漆黑的夜還有饑腸轆轆的我,真心是餓了,餓到會做這種亂七八糟的夢。

我捂著肚子爬起來,摸索著下床,趁著夜色深一腳淺一腳地朝廚房走去。餓,餓得眼前金星閃耀,我覺得自己完全可以吃掉一頭牛,而且是不吐骨頭的那種。

終于支撐著走到廚房,剛一推開門,便看到端坐在廚房里的凌峰。見到我,他得逞地笑了:“祝云溪,我就知道你肯定會跑來偷吃,你真當我凌府上下沒人防著你?”

我摸了摸狂叫不止的肚子,感嘆凌峰真是很閑,放著好好的醫書不看,好好的藥學不研究,跑來廚房等我。唉,還真是惦念我呢!我皺著眉頭轉身便走。就算是餓死,也不能沒志氣。

剛走出沒幾步,就聽到凌峰懶洋洋的聲音:“你看這盤雞,我中午命人從農戶家里買來的,肉質鮮美,這味道,真叫人回味無窮。”見我停住,他繼續說,“哎,你看,廚師的本事也好,這菜做得真是完美,光是看上去就叫人垂涎欲滴。”

故意的!

“你要不要過來坐坐?”凌峰繼續誘惑。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莊主,且賤且珍惜”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