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豫劇在臺灣


孫景超

  
  豫劇,原稱“河南梆子”,也叫“河南高調”,大約產生在清代中期。因為河南省簡稱“豫”,定名為豫劇,是河南省最主要的地方劇種。主要流行在河南省及毗連的河北、山東、安徽、陜西等省。即使與河南相隔遙遠的臺灣,豫劇也是相當流行的劇種之一。豫劇既不產生于臺灣,又與當地的語言風格、鄉土民情相去甚遠,何以能在臺灣風靡一時且歷久彌新呢?
  流動的人口是文化傳播的有力途徑,豫劇正是伴隨著眾多河南移民而進入臺灣的。1949年國民黨撤退到臺灣時,有不少河南籍人入臺,此外有不少人來自河南臨近的山東、安徽、江蘇、湖北等省,加上晚清時期遷入南方的河南人后裔,對豫劇應當都不陌生;當時一些頗有名氣的豫劇演員,如豫劇“十八蘭”之一的毛蘭花,藝名“萬百云”的張岫云等,也由于各種原因輾轉入臺,這些都是豫劇在臺灣得以生存和發展必不可少的基礎。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由于海峽兩岸阻隔,這些移民為了排解思鄉之情,享受鄉俗鄉音,便在茶余飯后,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拉起琴弦,唱起自己的鄉音鄉曲,發展到一定程度后就開始組織劇團,當局也樂于促成,以便安定人心,一些業余和專業豫劇團體相繼成立。當時入臺的河南籍人士大多在軍政界,因此豫劇團體也首先出現在臺軍中。1950年,“四四豫劇團”、“中州豫劇團”幾乎同時成立。稍后,“大鵬豫劇團”、“飛馬豫劇團”、“陸光豫劇團”、“捷豹豫劇隊”等相繼成立,同時民間也成立有華聯劇藝社等團體。這些團體在毛蘭花、張岫云等人的努力下,不斷開拓進取,培養力量,使豫劇在臺灣得到了長足穩定的發展。
  豫劇在臺灣之所以能長盛不衰,當然有其獨到的原因。從歷史上來看,由于移民關系,河南與閩臺地區一直有較強的聯系。閩南的客家人大多來自中原,以后又輾轉到臺灣的。臺灣土著稱來自福建泉州、漳州、廈門等市的閩南人為“河洛人”,而由福建遷移到臺灣和海外的客家人,被稱為“河洛郎”,說明他們最早的祖籍是在中原的河洛地區,也反映了兩地在歷史人文傳承上的緊密關系。
  此外,國民黨當局在敗退臺灣后,為顯示其文化正統性,提出“弘揚中原文化”的主張,豫劇無疑是中原文化的典型代表,而且豫劇中有大量忠孝節義的曲目,如楊家將、穆桂英抗遼之類“恢復國土”的劇目,有教化人心的作用,正符合當局穩定人心的需要。1953年,毛蘭花與張岫云等在“革命實踐研究院”演出《凱歌歸》和《二度梅》,蔣介石率軍政首腦及社會名流觀賞,稱贊“豫劇為最富教育意義的劇種”,并予以嘉獎。此外,在軍界、政界內,也有不少河南籍的高級官員,他們對于豫劇的生存、發展與推廣也起了巨大作用。
  從社會接受度上來看,國民黨敗退臺灣后,長期推行“國語”,而豫劇的語言與之非常接近,這就使得豫劇相對于其他方言的地方戲曲更容易被接受;而且豫劇的曲詞通俗易懂,唱腔相對簡單,雅俗共賞,從而贏得了大量的觀眾。長期以來,像《花木蘭》、《穆桂英掛帥》、《七品芝麻官》等許多豫劇的傳統劇目都為臺灣同胞所喜愛。
  臺灣豫劇界同仁自身的努力也不容忽視,他(她)們嘔心瀝血,苦心經營,使得名角輩出,薪火代有傳承。除了飛馬、國光等專業劇團作為中堅力量外,還有許多研究機構和學員培訓團體,如臺中的“中華豫劇團”、臺北的“捷音豫劇團”等,民俗技藝演習班及豫劇改進會則遍布全臺,培養出大批新秀,如傅瑞云、陳伶、封君平等,最著名的當屬被譽為“豫劇皇后”的王海玲。
  在多方面因素綜合作用下,豫劇在臺灣猶如星火蔓延,由小而大,由少而多,以致成燎原之勢,其鼎盛時期可謂家喻戶曉,尤其在中老年人群中擁有廣大的戲迷和觀眾,成為臺灣地區最受歡迎的戲曲劇種之一,其影響力僅次于被稱為“國劇”的京劇。
  但受政治影響過重對于臺灣豫劇來說也是柄雙刃劍。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李登輝、陳水扁等人大搞“臺獨”,推行本土化方針,對外省文化進行壓制與打擊。豫劇專業演出團體只剩下國光、飛馬等少數,其藝術生存環境受到極大壓縮,在財政來源與后備人才培養上日益困難,票友觀眾日益減少,社會影響力也日益下降。
  為了自身的生存與發展,臺灣豫劇不得不面向觀眾需要,在繼承傳統的同時,根據觀眾的審美情趣與欣賞需求,在保持豫劇本質特征的前提下探索創新,使臺灣豫劇呈現出新的面貌,比如在表演內容、舞臺形貌及唱腔設計等方面產生了較大的變化;在劇目編排上,除了演出傳統劇目、創作新劇目外,還積極改編國外著名節目,如國光豫劇團根據意大利著名歌劇《圖蘭朵》,改編成豫劇《中國公主杜蘭朵》,就贏來好評如潮。
  同時,除了不斷加強與大陸豫劇界同仁的聯系和交流,還大膽地“走出去”,多次組團赴國外演出。國光豫劇團的演出遍及世界各地,先后登上過韓國漢城的“彩虹大戲院”、美國紐約林肯藝術中心的“愛麗絲舞臺”,其聲音甚至回響在“音樂之都”維也納的上空。1990年,臺灣豫劇演員王海玲在美國波士頓獲得藝術大獎。目前,臺灣尚有數十萬河南籍后裔,他們仍將是豫劇最忠實的支持力量。從發展態勢上看,歷經坎坷、洗盡鉛華后,豫劇已經擺脫了與政治的密切聯系,真正成為大眾文化園地的一朵奇葩。
  (作者單位:復旦大學歷史地理研究中心)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