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縣長內參


楊少衡

作者簡介
楊少衡,祖籍河南省林州市,1953年生于福建省漳州市。西北大學中文系畢業。現工作單位為福建省文聯。1979年開始發表小說。出版有長篇小說《相約金色年華》、《金瓦礫》,兒童文學長篇小說《危險的旅途》,中短篇小說《彗星岱爾曼》、《西風獨步》、《紅布獅子》、《秘書長》等。

1

我讓他們立刻給我找出這么一個人,條件不算太苛刻。我要的這人必須住在這一帶,年紀不要太大,男女不限,女性憂先,面容姣好較具上鏡效果者最佳,后一選項略帶玩笑。除此之外,先決條件當然不能違背,必須五官不全,四肢不便或者傻憨呆癡等等,同時家境貧寒。
這天是助殘日。縣殘聯等部門人員隨同縣領導慰問本縣殘疾貧困群眾,備有紅包,每包三百元,聊補困難。慰問名單是事先擬就的,慰問路線也為事先擬好。我負責縣城區域慰問事項,所率一路隊伍最為龐大,有車兩輛,除我的用車桑塔納兩千外,還有一部面包車,車上載工作人員及本縣電視臺、廣播站、報道組記者。上午慰問了五戶人家,均為中老年殘疾人,四男一女,其中三人臥床不起,兩人有語言障礙,電視鏡頭前神情緊張、口齒混亂,讓我頗覺無奈。恰好還有時間,便臨時下達任務,增加慰問對象一名,慰問金由縣財政增補,但是必須符合我開列的條件。
那時我們的慰問車隊經過船民街,街兩旁盡是破舊房屋,我估計找出藏匿此間的某個人應當沒有太多困難。所謂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人有的是,人群中殘疾人總是占有一定比例,據說這一比例相對恒定,任何時候人群中總會有,老天爺在這個問題上始終堅持原則,從不開恩,很殘酷。隨我慰問的縣殘聯理事長和城區街道辦事處主任在我的車上緊急磋商,當即按我的要求,臨時找到了一個。
這人叫小霞,姓蔡,年輕女性,就住在附近,據說口齒清楚,善解人意。其實我車上的兩位責任官員并不認識此人,他們是臨時用電話從手下工作人員那里把她揪出來的。他們問清了這位小霞女士的住址,領著我和慰問隊一行直撲過去。我們穿過船民街彎彎曲曲的道路,拐進一條小巷,小巷鋪石板,路面陳舊,車輪一碾,鋪路石這頭翹那頭翹咣當有聲。車到半途就過不去了,巷子越走越窄。我讓一群人下車,隨我步行前去。對此我感到滿意,我為什么指定在船民街一帶找人?這是原因之一,類似事情有時候應當是走著去的。
我們見到了那位女士。該蔡小霞住在小巷底部一間矮房里,矮房破爛不堪,墻面略傾斜,撐有粗木柱以防倒塌。我觀察這不是正經房間,當是舊日旁邊人家胡亂搭蓋的雜物間,歷經滄桑,現辟為殘疾人居室。房間無窗,光線極差,到處黑洞洞看不清東西,有一團黑糊糊的影子刺猬般蹲伏在屋中央,對突如其來的大隊人馬發呆。
“怎么不開燈?”我問。
“她是瞎子。”
原來盲人不需要為照明付費。隨行人員在門邊四處尋找,沒找到電燈開關,屋中央那團影子忽然發話:“在柱子那邊。”于是電燈亮了。
我在那時吃了一驚。她的話音很特別,輕柔悅耳,一口相當標準的普通話,一聽就知道不是我們這類本地土著。黑屋子忽然被電燈照亮時,我發現這位女盲人蹲伏在地上并非有意為我們表演刺猬,她是在忙活。地上臭烘烘有一洼水,從屋后床鋪下淌出來,在破破碎碎的地磚上千回百轉,河流入海般匯到屋子中部,那里是低洼。盲人手上抓著塊抹布,身邊放著個鐵桶,正把地上的污水從低洼處抹起,往鐵桶里擰。她臉上身上一道一道,盡是污跡。
我在她的面前蹲了下來,看著她的眼睛。這一對眼睛讓我很驚訝。它看上去很有神,清澈明靜如山間林中兩汪湖水,你無法相信它純為擺設。我注意到她眼中的茫然,顯然她不知道自己以及她的這間黑屋子正意外地遭遇關注。
街道辦事處主任告訴她,蹲在她面前跟她說話的是本縣縣長。今天是助殘日,為發動全社會關心弱勢群體,助殘扶殘,縣長親自率隊上門慰問殘疾人。
“謝謝,謝謝,”她笑了,“真是縣長嗎?”
我也笑,我說:“不全是。我姓齊,代理縣長。”
有人拿開她手上的抹布,把鐵桶拎到一旁。她把兩手在衣襟上擦了擦,連聲道歉,說屋里沒有水龍頭,無處洗手。小巷的下水道從屋后邊過,那條水溝常堵,污水從墻后縫隙鉆過來,四處流,不趕緊抹掉,屋里就連個站的地方都沒有了。
她在自己的上衣襟揩干凈雙手,用它接過我贈送的慰問金。她說,她眼睛看不見,心里卻很明亮。她感覺到有一股亮光在這個屋子里閃耀,這是齊縣長和各位領導給她帶來的。她感謝政府關懷,祝愿好人們一生平安。
我沒多說。本來我是想借機說幾句話的,現在改主意了,她的話好聽。
“把你的名字再跟我們講講。”
她說她叫蔡小霞,彩霞的霞。但是她沒見過彩霞是什么模樣,想來一定很好看。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