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初中 > 文章正文

徐靜蕾:我媽頌



  我媽是一個典型的山東女人,性格爽朗,說話聲音大,善良自是不必說。我媽心胸開闊,好比遼遠的大草原,不記仇,面食做的一級棒,刀子嘴豆腐心。
  粗枝大葉,是我家人的通病,小時候對我爸印象最深的有三件事兒,一是忙工作,二是批評我,三就是找東西,一年365天,四分之三的時間都在家里翻箱倒柜。我媽算是這其中比較好的一位,但還是經常忘記我銀行的密碼——反正是記在一個小本本上,哪個本本?忘了。
  我媽長的好看,照片上看,年輕時是一個小胖妞兒,喜興。據說還很有文藝細胞,但已經不太能看出來了。自從嫁給我爸之后就日益瘦了起來,她所有的優點我幾乎都沒有繼承,大眼睛,大雙眼皮(我充其量也就是個中等大小的眼睛,還內雙),只有臉型遺傳了我媽——小瓜子兒臉(沒人反對吧)——不過也就足夠我出來混著冒充美女了。
  前面說了,我媽嘴厲害,說一句話有一百種方式,她老人家一定選擇那種比較不中聽的說法,這點也挺令人佩服,一般人都學不來,骨子里,人人都是不愿意得罪人的,說好聽的話很有助于保護自己——這個有一些社會閱歷的人一定都有所體會。并且也培養了我屢有挫折感但絕不退縮的性格——因為習慣了。我爸我媽,對挫折式的教育都很有心得。不同的是,我爸,兇在骨子里,我媽,兇在面兒上,溫和在骨子里,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來。
  有這樣一個媽媽,朋友是很高興的,上了年紀的人,性格在臉上很掛相兒,一眼看上去就是一個絕不挑剔和愣頭愣腦的可愛阿姨,一身正氣,沒心眼兒——不管嘴怎么厲害。以至于我的朋友,即使是最靦腆、最愛害臊的人見到她也沒有任何壓力(這點和我爸很不同)。
  我媽熱愛旅游,連續開兩個小時的車再爬兩個小時的山也不覺得累,在我們家、甚至在同齡人當中都無人能敵。但是胃不好,這個一定要注意。
  祝所有的媽媽快樂!
  責編/宿寧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