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求醫問藥 > 文章正文

糖尿病引導我找到人生中最美好的禮物


原文/Meagan Esler

  編譯/孫磊

  大家好,我是米根,坦白講我原來是個非常不合作的糖尿病患者,并且這種狀態已經延續了很多年。那時,我有強烈的孤獨感,討厭與別人不一樣。我甚至很少測量血糖。事實上,很多時候,我都不確定我的血糖儀在哪。

  十幾歲的時候,我被診斷出患有1型糖尿病。但是我不想改變,不想打針,不想計算碳水化合物,不想測量血糖,更不想去看醫生。我固執的保持原來的生活狀態,干脆拒絕照顧自己。在早期的日子里,我騙過了很多人,他們都以為我的情況很好。但是欺騙別人對我自己并沒有什么好處,我不過是在傷害自己罷了。

  我遵照醫囑打針,但是一切并沒有好轉,因為我幾乎不測量血糖。我喝酒,晚歸,忽視糖尿病病情。最糟糕的是,我和一個完全無法接受我是一個糖尿病患者的人結了婚, 由于沒有人阻止我的這些自我傷害的行為,我的手指放在了自我毀滅的人生按鈕上。

  后來,當我的丈夫開始對我的這種自我毀滅的行為言辭相加時,我才最終意識到這是個問題。可是當我與感染病毒抗爭,頻繁看醫生時,我的丈夫的言辭反而更傷人了。在一次爭吵中,他告訴我他真希望我死掉, 就此,我跌到了人生的最低點。我不想死,我需要好好照顧自己。所以,當我的身體稍稍好些時,我便離開了。我想,不管是我的糖尿病病情還是我自己都值得擁有更好的生活。

  一段時間后,我開始與一個一開始就接受我是糖尿病患者的人約會。他非常關心我的健康,并且也常常督促我,約束我的行為。他溫柔的引導我做更好的決定,比如更加頻繁的測量血糖,更好的照顧我的生活。他告訴我他希望我能夠保持健康,那樣我們可以一起生活更久時間。

  在我們結婚十三年后,他仍然在我測量血糖的時候稱贊我。當我偶爾在沙發上睡著了,他會輕輕把我叫醒,確認我已經測量了血糖,注射了胰島素,吃了一些東西。當我因為病情發脾氣的時候,他會體諒我。他每天早上幫我檢查血糖是否過低,當我參加有關糖尿病的一些募捐活動的時候,他也會陪我一起或者微笑著站在等候區注視我。

  我非常自豪的說去年我獲得了美國糖尿病協會頒發的“紅騎士”和“紅行客”大獎。治療旅行和走出去的活動,讓我找到了我的優勢,也認識了很多跟我一樣的糖尿病患者。我的丈夫始終是我的支持者。他陪伴我度過了人生中的酸甜苦辣,陪我哭,陪我笑,對了,當我咒罵時也陪著我發泄。

  他的支持持續每天2 4 小時, 每周七天不間斷。沒有責備, 沒有苛刻的話語, 只有無條件的愛, 包容和支持。他是我的英雄。我會永遠記得那些我經歷的痛苦困難和曾經犯過的錯誤。但是今天,我的名字是米根,我是一個驕傲的,堅強的糖尿病患者。


Tags:找到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