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攝影 > 文章正文

香港監制許月珍30年行業經驗:戲不好,做什么都難!


  

  許月珍,是周冬雨在金馬影后激動感謝的“JO JO”(許月珍的英文名),更是陳可辛的黃金搭檔。近30 年來,兩人從香港拍到內地,從《甜蜜蜜》拍到《喜歡你》,許月珍絕對是比吳君如陪伴陳可辛更久的女人。

  監制過最困難的一部戲,是《十月圍城》。那時候她與陳導剛來內地拍戲沒幾年,各種不熟悉和不適應,現在回頭看,“如果你覺得很痛苦,有很多東西解決不了,我覺得不應該是那些東西的問題,而肯定是戲的問題!”她把所有問題都歸結為劇本問題。所以,在和陳可辛的分工中,她負責磨劇本。

  經歷過《十月圍城》的磨練,許月珍與內地電影更緊密了,他們聯手制作的《中國合伙人》、《親愛的》、《七月與安生》等叫好又叫座。如今的許月珍,作為一名金牌監制,無論在香港影壇,還是內地電影圈,都是響當當的人物。

  碰到兩個前途無量的演員。

  《電影》:你曾說“做一部電影首先看它是否有趣”,《七月與安生》、《喜歡你》符合這個標準嗎?

  許月珍:其實陳導喜歡拍情感關系片,不是戀愛片,我也是更喜歡挖比較深的東西。如果要比的話,當然《七月與安生》可以挖到人更深的情感,而《喜歡你》雖然沒有讓你覺得好深刻,但它讓你很舒服,好像重溫初戀。我和編劇聊劇本的時候就覺得很“酥”,拍出來的時候,起碼女性觀眾會覺得很開心,雖然它的結構有一點套路,你能猜到霸道總裁會喜歡上周冬雨,也能猜到她們兩個不可能分手,就看中間會發生什么。我聽到觀眾在看片子的時候笑得很開心,我自己也很開心。

  《電影》:陳導說《七月與安生》是你一個人主導的。

  許月珍:我跟陳導以前的習慣是幾乎每部戲都一起去聊劇本,《七月與安生》他就比較少參與聊劇本了,他說“你們找兩個女生的戲,我也很難完全投入進去,反正我也不懂,你們先聊吧。”所以從找編劇,到換編劇,到改結構,都變成我來做,覺得劇本差不多定稿了,還是會讓他看。

  《電影》:《喜歡你》呢?

  許月珍:跟《七月與安生》換過來,陳導參與比我多。因為我們請了金城武,又用新導演拍,所以陳導每天都在現場,開機以后我就比較少去了。

  《電影》:《七月與安生》和《喜歡你》都是與周冬雨合作,你覺得她最大的優勢是什么?

  許月珍:我是看了《心花怒放》,覺得這個女生跟國內的女演員很不一樣,她沒有那種標準的美,但第一你會覺得那個女生很靈,猜不出她要去哪里、她今天的情緒怎么樣;第二,她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不是每個女演員都有那種脆弱,但她有。這種很脆弱的東西,可以讓演員感動到觀眾,趙薇有,周迅也有。

  《電影》:據說她拍戲不按劇本,都是“自由發揮”?

  許月珍:她確實是憑感覺演戲,這個很寶貴。但其實她很難把控,拍每一條都不一樣,剪片時發現有些戲完全接不上。她演戲沒有方法,她感覺怎么演就怎么演,有很重要的戲,她會提前一天讀劇本,沒那么重要的戲,我猜她是故意到現場才看劇本,當然她(之前)看過整個劇本,但她還是盡量留住直覺的東西。

  《電影》:跟她搭戲的人就比較痛苦了。

  許月珍:所以大家都很感謝馬思純,我們鼓勵周冬雨亂演的時候,馬思純就用比較有劇本的方法去演,而且真的從頭到尾都沒有給她打亂過。所以拍《七月與安生》很開心,因為碰到兩個你覺得前途無量的演員。

  《電影》:《喜歡你》是誰提出來周冬雨來演的?

  許月珍:那時候陳可辛導演提周冬雨(來演)很多人反對,有點想象不到拍出來會怎么樣。但是我很開心,我很喜歡她,因為之前聊過另一個演員,大家更反對。我就說我們要改,為周冬雨把劇本改一遍,這是一個很大的工程,我們是一邊拍一邊改。

  《烈日灼心》探討了一個很好的問題。

  《電影》:你曾說自己喜歡重口味的影片?

  許月珍:我喜歡重口、喜歡怪人,喜歡那種給壓迫到走向另一個極端的人,我覺得這是有它的內在邏輯的,每個人變成今天這樣肯定有他的原因,我覺得抓住這個東西很可貴。我曾經拍電影途中有想過去研究兒童心理學,如果我不拍電影,也應該就去讀兒童心理學了。

  《電影》:這種有“內在邏輯”的電影,比較喜歡的有哪些?

  許月珍:曹保平的《烈日灼心》,《白日焰火》我也很喜歡。某種程度《烈日灼心》的氣氛拍得像好萊塢片一樣,他探討了一個很好的東西:就算你當初犯過錯,要不要給你機會(改過)?就是什么是法律?什么是人情?當然結尾有一點超現實,但我猜可能是為了審批。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香港監制許月珍30年行業經驗:戲不好,做什么都難!”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