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乡间小路


秋 也

有一段时间,我们特别钟情于一条乡间土路。
说老实话,它还不能算是一条路呢,充其量不过是从庄稼地里笔直切出的向远方默默延伸的土地,除了掘土机的履带在它身上留下的凹凸之外,几乎没有车辆行驶的痕迹,可是它又宽又高的地面和两侧的排水沟,已明确地告诉我们,它终究要成为一条大路,而且很可能是一条柏油路。
先生和我,爱的就是它现在的样子,于是我们便成了它最早的行人了。
去它那儿散步之前,先生总要郑重其事地换上我为他买的草鞋,像完成一种虔诚的仪式似的。为了和他相配,我也只有舍下美丽的皮凉鞋,穿上草鞋,这才有了些反璞归真的味道。
穿着朴实的草鞋,踩着松软的路面,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浏览着路边田野里的小花小草,拘谨于都市的我们,很快便将城市的阴影抛在身后,重新还原为田野的儿女了。老成持重的先生,总要情不自禁地露出孩子气来,那轻快的步子,那灿烂的表情,分明属于朝气蓬勃的青年,哪里有平日里沉沉的暮气呢?!
这时候他每每回忆起他的童年,他在老家劳动时朴素而又充实的时日……平时沉默的他,谈到这些总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我倾听着,感动着,偶尔插一两句话,仿佛也随他返回到以往天真快乐的日子,心中涌动着莫名的幸福。我喜欢这种倾听,更感恩于他的倾诉,真诚的诉说与倾听使我们更近地走进对方,让我们拥有了共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雨季来临,土路变得泥泞起来,而这时的我们,往往将鞋往路边一脱,手牵手地赤脚走进那一份湿润里去。泥巴从脚趾缝里滋滋地冒出来,弄得人痒痒地,舒服极了。让先生牵着,于泥泞里一步一滑地走,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凄凉弥漫的人生路上,柔弱的自己能由这么一个人心甘情愿地牵领着,该是怎样的一种幸运。
有时候常常这样想,上天一定是怜我,才将一个这么好的男人送到我的身边。转念一想又不禁失笑了——我们分明是由共同的田园梦作媒撮合的爱侣,怎么会成了上天的安排呢?可我还是宁愿相信,冥冥中有一双神秘的大手,曾经将我们打碎然后捏合到一起,再对半剖开,让我们互寻千载方才相遇……
整整一个夏天,我们眷恋和钟爱着这条土路,在这儿送走了一个个美丽的黄昏,直到路面上堆满了石子和三合土,压路机轰隆隆地开上路面。
我们驻足在另一条土路上,目睹它尘土飞扬机声隆隆,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味,话语和笑声也少了许多。终于,它成了一条平展展的柏油马路,没有了尘土飞扬也没有了雨天的泥泞。光顾它的车辆行人骤然多了起来。我们沿着它走了一个来回,从此便告别了它。此后很长很长的时间,我们回味起走在上面的感受,还觉得很累很累。
却总也无法将它淡忘。当我们在别的乡间土路上散步的时候,它每每车来车往地扑入视野,仿佛在向我们倾诉着什么。
一个落叶纷飞的秋日,我独自漫步于田野,不经意间蓦然回首,只见它在秋阳下泛着深沉的灰色,执着而坚定地伸向远方。那是城市的血管啊,带着城市特有的肤色。我突然一下子理解它了——在这个非常的时代,人心都在情愿不情愿地走向坚硬,何况一条土路呢?!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