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傳奇 > 文章正文

你是我的藥④


文/錦竹

【在萬人之中,偏偏認得你,因為在萬人之中,你看我的眼睛,最深情。】易淮禮以主治醫生身份又一次走到了夏夏身邊,這一次以陌生人的角度陪在她身邊,易淮禮看到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夏夏,他漸漸感受到了她偽裝下的敏感和悲傷。

回憶起他們在一起的歲月,他發現自己竟然無法放下……

11

易淮禮醒來時,已經在醫院。他傷得不重,輕微腦震蕩,腳扭傷了,手脫臼了,臉上有擦傷,當天晚上就醒了。他住的是醫院VIP房,因凌晨醒來無人在身邊,非常惶恐,按了警鈴,護士才來。

易淮禮忙不迭地問:“和我一起進來的人呢?”

護士說:“在重癥加護病房。”

易淮禮想下床,發現自己瘸了。

護士不慌不忙地說:“你稍等,我給你取拐杖。”

護士拿拐杖過來,易淮禮便拄著拐杖著急地走向重癥加護病房。在重癥加護病房的門口,易淮禮看見夏若寒雙手杵在膝蓋上,臉埋在雙手中,疲憊又難過的樣子。

易淮禮的心略噔一下,喊了一聲“爸”。夏若寒抬起頭,看見易淮禮不驚不喜,只是淡淡地說:“你醒了。”

“嗯。”易淮禮望進重癥加護病房,見里面躺著是夏夏,怔了怔,“夏夏情況怎么樣?”

“顱內出血,剛做完手術。身體多處骨折,還好斷骨沒戳傷內臟,也算是萬幸。”

易淮禮當醫生的,自然知道顱內出血可大可小,并發癥難以預測,不過生命安全已經保住了,也算是放下一個心。他便問其他三位的情況,誰想夏若寒的臉色當即青白,緊抿雙唇,難忍心中所痛,悲傷地哭了出來。

易淮禮何等聰明,能讓一個長輩當著小輩的面失了形象,自是最壞的結果。

易淮禮不可置信地搖頭:“爸,這不是真的。對不對?”

夏若寒掩面痛哭:“發現你們的時候,后座的他們早就沒呼吸了。夏夏死死抱住你,她渾身是血,呼吸很微弱,醫生說要是再晚幾分鐘,夏夏也活不過來了。”

易淮禮覺得自己身體里的血液瞬間凝固了。一切發生得太突然,讓沒有準備的他無力承受,他癱坐在座椅上,目光呆滯地看著重癥加護病房里的夏夏。

這一天,他失去了父母,他最親最愛的親人。夏夏也失去了媽媽。猝不及防的悲劇令他第一次感到束手無策。

易淮禮守了夏夏整整七個晝夜,下巴上布滿了胡渣。他的眼睛布滿血絲,眼底青黑,他已經很久沒睡一個安穩覺,滿身疲憊的樣子讓人看得分外心疼。夏若寒給易淮禮送來飯菜,易淮禮隨便吃了兩口,眼瞼低垂,疲憊又失了生氣的樣子讓夏若寒不知該如何安慰。

“你父母的喪事辦妥了,墳墓要不落葬在A市吧?”

易淮禮搖頭:“我媽以前跟我說過,怕火葬,我想安排土葬。”

“也好。夏夏這邊我看著,你忙你的去。”

“謝謝爸。”易淮禮看了眼依舊躺在床上的夏夏,眼底深沉,似有心事。

易淮禮去B市的第一天,夏夏便醒了。她睜著眼看著白皚皚的天花板,木訥不已。夏若寒高興地握著夏夏的手,喜極而泣。夏夏看著天花板眼睛一眨也不眨,任淚水自眼眶滑落臉頰。

夏若寒見夏夏這般,慌張地喊了醫生。醫生給木訥的夏夏做了一系列檢查,稱夏夏一切健康,也不知道夏夏為什么這樣。夏若寒一遍又一遍地呼喚夏夏,夏夏卻置若罔聞,不停地流淚,好久好久以后,夏夏失聲痛哭,哭得非常絕望。

其實在易淮禮離開之前,她已經醒了。她聽見易淮禮對她說——夏夏,或許我們沒辦法在一起了。

她知道原因。車禍中她醒過來一次,她回頭看見媽媽還有公公婆婆滿身是血地被甩出車外。當時滾下山坡的時候,若不是想保護易淮禮,夏夏用身軀抱住他,同樣沒系安全帶的她說不定也甩出車外了,是死是活更是難說。所以到底是誰救了誰她也說不清楚。

這次事故雖然是意外,可追根到底,還是夏夏想帶媽媽下車引起的……

夏若寒見夏夏哭得這般肝腸寸斷,慌張地抓著夏夏的手,老淚縱橫地問:“夏夏呀,你哪里不舒服?傷口還很疼嗎?”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女兒哭成這樣。

夏夏用扎著吊瓶的手狠狠地捶著自己的心臟,撕心裂肺地喊:“媽媽!媽媽!”

她心痛她失去了媽媽,她心痛她失去了最愛的男人。她的心真的好痛,已經痛到無法呼吸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你是我的藥④”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