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傳奇 > 文章正文

《沉香屑·第一爐香》題目意義解讀


趙淑華 牛景麗

  《沉香屑·第一爐香》一直受到國內外讀者的關注。在已有的研究成果中,對“張愛玲選題目的研究”方面論文還不多見。題目是作品靈魂的體現,張愛玲為什么選擇這個題目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在文本中作者只在開頭和結尾提到用銅香爐燒沉香屑,作品中間部分再沒提這幾個字。為了弄清作者意圖,首先需要搞清楚這樣幾個問題。

  (一)關于“沉香屑”

  馬明博先生在《沉香屑·第一爐香》寫道:

  沉香為眾香之首,又被喻為天香。

  《紅樓夢》第四十三回《閑取樂偶攢金慶壽不了情暫撮土為香》中賈寶玉偷偷去祭奠沉井而死的金釧:

  ……寶玉方勒住馬,回頭問茗煙道:“這里可有賣香的?”茗煙道:“香倒有,不知是哪一樣?”寶玉想道:“別的香不好,須得檀蕓降三樣。”……便回手從衣襟下掏出一個荷包來,摸了一摸,競有兩星沉速,心內歡喜……

  兩星沉速:沉香、速香,是和檀香、蕓香等齊名的香,賈寶玉身上常帶的是沉香和速香。從以上所引中我們得知:沉香屑是非常貴重的一種薰香,它排在檀香、蕓香和降香之前,不是普通的香。香往往是在比喻女子。沉香屑在小說中隱喻薇龍等青春妙齡的女子。

  (二)香爐的意義

  香爐是專門燒香用的器具。《辭海》記載:燒香之器,也作陳設之用。……今所謂香爐,皆以古人宗廟祭祀之器為之。……古時亦用以薰衣。

  香爐是祭祀用的,也可以用于陳設或給衣服熏香。

  小說開頭關于“香爐”的描述:家傳的霉綠斑斕的銅香爐。“家傳的”指年代久遠,“霉綠斑斕”的銅銹可以作證。作為古董而傳家的“銅香爐”穿越了時間、空間,承載著主流話語權的思想和文化,在這里“銅香爐”是一個象征物。敘述者用“請您尋出”這個詞匯,“尋”字表明這種古董在“您”家里可能不止一個,說明這是富有“家傳”的人家,要找出這個香爐來需要去某個儲藏間去“尋”。這個“尋”字,表現了家藏品的豐富,表現了兩個人(敘述者和假想的聽眾)的關系比較密切以及他們對點香說故事這個儀式的認可。香爐可以理解為“香”的歸宿、“香”燃燒過程中所處的環境。

  (三)燒香及其作用

  馬明博先生在《沉香屑·第一爐香》的篇首寫道:

  香之十德:感格鬼神……

  香可感格鬼神。張愛玲選擇最好的“天香”,選擇用“家傳的霉綠斑斕的銅香爐”來燒這香,她在舉行一個儀式:敘述者和她假想的聽眾帶著虔敬,用家傳的“銅香爐”燒一爐名貴的“沉香屑”,通過這個儀式來傳達一種心靈上的企望,祭祀那個時代里隕滅的靈魂。點香這個儀式應該有一套特別的程序。張愛玲在小說中沒有寫。但是馬明博先生寫出來了:

  ……世剛先生捧起一只古拙的瓷香爐,……

  他用香鍤撥動爐中細軟的香灰,向香爐四周輕撥,中間形成一塊凹地;他打開香盒,用香勺取沉香屑,一勺一勺,放在中間凹處,撒入少許香灰,拌勻;又取半勺香屑,以火點燃,輕輕地放進爐內香地中央;他取來香鍤,將爐壁四周的香灰,輕輕地圍攏向燃燒的香屑,繼而將他填埋起來,……

  燃沉香屑時不能有煙氣,淡雅的幽香在空氣中緩緩傳遞、擴散,仿佛心靈與環境相融合的過程。張愛玲為了體現儀式的重要性,在小說的最后一段中這樣寫道:

  這一段香港的故事就在這兒結束……薇龍的

  一爐香,也就要燒完了。

  可見,這爐香是敘述者替故事主人公薇龍燒的,表達了對主人公青春隕滅的惋惜,是對戰亂時期年輕生命“凋零”的超度,是張式情懷對亂世的悲憫。霉綠斑斕的銅香爐在薇龍的故事里代表吞噬、融化了“天香”的香港世界。燃香過程是香在香爐中的消耗,喻指主人公的青春在香港梁太太家中“死”掉。

  作為古董的冰冷的銅香爐仿佛吞噬人們靈魂的舊式環境。跳不出這個環境的年輕人仿佛燃燒在這爐中的香。香味裊裊中人的青春如燃著的香一樣飄散,伴隨作為古董的香爐變得銅銹斑斑。薇龍為了留在繁華的香港,選擇了不愛自己的男人,心里“無邊的荒涼,無邊的恐怖。她的未來,也是如此——不能想,想起來也只有無邊的恐怖……”

  在小說中,描寫環境對人靈魂的吞滅的意向很多,描寫人的靈魂受物欲吸引而失去理智的地方也很多。這個環境就是所謂的“香爐”。這個香爐里有歷史的時間的延續:“留住了滿清末年的淫逸空氣,關起門來做小型慈禧太后。”也有當下時間的顯現:“梁宅前面,這條山道,是有名的戀人街。一到了夏天,往往直到天亮都不斷人。”還有地域間的穿梭,從上海到香港。

  造成“沉香屑”被困“爐”中的客觀原因有五:

  (一)封建傳統的理學教導——古董式家庭教育

  薇龍生在敗落的上海舊式大家庭,接受的是中國的傳統家庭教育。薇龍從小受到的來自父親的正面教導是:不能敗壞門風。這是中國傳統理學對女人的“貞節”教育。如果不“聽話”就是下賤,結果就是給氣受。所以,發生喬琪事件后薇龍不敢再回到父親身邊做個“新的人”了。薇龍開始思考:受傳統理念支配的“正義”的父親無法維系避亂時家庭的支出,而父親極力反對的反面教材姑媽,卻在亂世中“滋潤”地支配自己和周圍人的生活。這個殘酷的現實迫使一個辨別能力不成熟的十幾歲的女中學生對“姑媽式”生活進行了“冷靜”的思考,對父親教育的反思。從而為薇龍選擇自己的“出路”創造了心理基礎。


更多關于“《沉香屑·第一爐香》題目意義解讀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