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攝影 > 文章正文

關于許家窯—侯家窯遺址的調查研究


衛 奇

【關鍵詞】發現與研究;許家窯—侯家窯舊石器時代遺址;泥河灣盆地
【摘要】許家窯—侯家窯舊石器時代遺址發現古人類化石20件,舊石器制品3萬多件,還有包括20多個種類的大量動物化石。依據地層古生物學判斷,遺址的時代為晚更新世較早時期。遺址的考古遺物被確定為“許家窯文化”,被置于舊石器時代中期;發現的化石人類稱之為“許家窯人”,屬于早期智人。在泥河灣盆地發現的舊石器遺址中,許家窯—侯家窯遺址的古人類學、舊石器考古學和古哺乳動物學信息含量無與倫比,在地層學的意義上,與“泥河灣”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許家窯—侯家窯舊石器時代遺址(以下簡稱許家窯遺址),包括73113和74093兩個地點,分別隸屬山西省陽高縣古城鄉許家窯村和河北省陽原縣東井集鄉侯家窯村。1996年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許家窯遺址位于泥河灣盆地桑干河左側支流梨益溝右岸(圖一),埋藏在地表之下七八米至十二三米深的河湖相地層里,推測其分布面積可能超過3000平方米。經過1976、1977和1979年三次發掘,發現人類化石20件(可能還有未包括在內的病癥變態趾骨和下頜骨),石制品3萬多件,還有包括20多個種類的大量動物化石。無疑,這是一處考古信息非常豐富的露天古人類遺址。許家窯遺址從發現一開始,就引起國內外科學界的廣泛注意。隨著研究的不斷深化,它的重要性越來越顯著,不僅對探索早期智人的演化和探討中國舊石器時代中期文化提供了寶貴的證據,而且對研究中國第四系建造和第四紀環境變化具有重要的科學意義。
一、遺址的發現
1973年夏天,筆者在雁北地區進行舊石器考古調查,依照調查程序 ,首先走訪當地的藥材收購站尋找有關線索,因為中國的舊石器時代考古遺物常常伴隨稱之為“龍骨”的哺乳動物化石。大同藥材收購站收購的“龍齒”中有一枚比較完整的古棱齒象第三臼齒化石引起了我的關注,查明其來自陽高縣古城鄉(當時為公社)的許家窯村。
隨即,我就搭乘長途客車直奔古城,然后步行到許家窯村進行考察。到了許家窯村,在村民熱情的指引下,于村北兩叉溝找到了“龍骨”產地,這里地層中還出露一些哺乳動物的骨化石殘片,值得欣喜的是從中還發現兩件具有人工打擊痕跡的石片,這才是真正追蹤的目標。按照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當時的規矩,兩叉溝被定為73113地點(圖二)。
1974年6月,筆者在73113地點進行了地質勘探,并且在許家窯村一帶擴大范圍調查。6月15日,在許家窯村南遇見了侯家窯村的王日民,他告訴我在侯家窯村長形溝開采過“土龍骨”。我立即邀他去查看,在長形溝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散布著大量哺乳動物骨化石碎塊和許多石制品,情景令人實在驚喜。我拿出一元錢給老王作帶路報酬,憨厚的老王顯示出為國家做奉獻是應該的表情,很不好意思地收下,并詼諧地說:這等于在生產隊做好幾天的所得。我在長形溝附近來回穿梭地進行了詳細踏勘,采集到了500多件石制品,還有鴕鳥(Struthio sp.)、鼠兔(Ochotona sp.)、中華鼢鼠(Myospalax fontanieri)、擬布氏田鼠(Microtus brandtioides)、披毛犀(Coelodenta antiquitatis)、野馬(Equus perzewalskii)、鵝喉羚(Gazella subgutturosa)等的化石[1]。初步判斷這是一處很有意義的舊石器時代考古遺址,被確定為74093地點(圖三)。為了調查的方便,第二天我就從古城轉移到與許家窯村只一溝相隔的侯家窯村居住,受到了當時村干部王占云和王四保的熱情接待和關照。
據說,在長形溝,1957年曾經開采過“土龍骨”,當時有河北和山西兩省好幾個村的人來這里,白天挖,晚上打著汽燈也挖,一時景象熱鬧非凡。人們開采的方法是打豎井下去,摸到化石層后再橫向挖巷道尋找骨頭。在利益的驅動下,開采不顧人身安危,傷亡事故接連不斷,陽原縣政府出面制止,曾派公安人員站崗干預,但仍不奏效,人們搞起了你來我走、你走我來的游擊戰。最后,挖掘停止了,據說是因為塌方不斷壓死人的緣故,實際上可能是“土龍骨”資源接近枯竭,無利可圖才放棄。從1976和1977年發掘清理的范圍看,上部文化層只有北部保存尚好,其他位置的文化層基本已經徹底破壞。
為了查明文化層的準確位置,一面走訪群眾,一面實地勘察,并且在74093地點打了一個長2米、寬2米、深9米的探井。按36立方米的土量計算,平均一個方一元錢包給生產隊,韓潤興、王愷等8人又從生產隊以每方記一個工并加兩角現金補助轉包下來。他們分白班和夜班不停地挖,用轆轤機械絞土,工作效率相當高,不到三天就完成了任務。6月20日,我下探井觀測,井深實際是9.5米,在離地面大約8米深處發現了石制品和動物化石,查明遺物分布的確切地層層位。打探井的同時,我在長形溝一帶進行了地貌和第四紀地層觀測,繪制了地層剖面。這個地點的地層結構比較復雜,一個實測剖面難以表明,所以從北往南分別做了3個剖面示意,其內容發表在1976年的第2期《考古學報》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關于許家窯—侯家窯遺址的調查研究”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