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黨政 > 文章正文

猶太富豪哈同遺產爭奪之謎


馬長林

  1931年6月20日,上海《申報》在“本埠新聞”欄刊出了一條引人注目的新聞:
  愛儷園主人哈同,于昨日下午五點零五分病逝,享年八十三歲。其病系氣喘,起因于去年秋季,惟至今年初春時即已見愈,迨至本年三月十五日舊病復發,其勢轉劇,至十八日即臥床不起,先后延聘醫生客脫·勃勞姆托克診治,均未見效,延至昨日遂與世長辭。
  哈同,這個上海灘上赫赫有名的地皮大王,自1873年來到上海,在上海租界度過了將近60年。60年中,他從最底層的洋行門房做起,以猶太人獨有的精明和勤儉,通過鴉片買賣和房地產生意,積聚了巨額財富,被稱為遠東第一大富翁。據當時統計,哈同擁有的財產中,其不動產部分,計有土地460余畝,像永安公司(現在的永安百貨)、新新公司(現在的食品一店)都造在哈同的地皮上,各種房屋1300多幢,其中除了愛儷園(即哈同花園)和一些辦公大樓、旅館飯店等,住宅房屋,僅慈厚里、慈永里、慈淑里等“慈”字打頭的石庫門里弄住宅就有20余處。有人說哈同擁有半座上海城,亦不算太夸張。當年上海的房地產價格之高在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數的,憑著這份不動產,哈同與同時期的世界級富翁洛克菲勒、福特相比,也不會遜色多少。至于動產,有價值百萬英鎊的金碗、金杯、鉆石、翡翠、珍珠等,不計其數。1909年哈同夫人羅迦陵被清朝隆裕太后之母老福晉認作干女兒,成了當時皇太后的干姐,羅迦陵高興之下,在宮廷里逢人便贈禮,闔府為之動容。哈同去世留下的巨額財產,在昔日不安寧的上海灘自然會引來各方覬覦。從哈同的養子養女到他的管家,再到其遠房親戚,甚至在哈同死去十年后,連汪偽政府、侵滬日軍,都圍著哈同留下的億萬遺產,各自施展計謀,展開了爭奪,由此引發了一起舊上海金額最大的遺產糾紛案。
  
  第一份遺囑
  
  1931年初春時節,哈同的私家花園愛儷園中,臘梅花正吐露著春意,但早春二月的上海依然寒氣逼人。本來哈同對這種時節興致很濃,每天早晨起來會到園中走一圈,享受這冬春之際特有的韻味。但自去年秋天氣喘病發作后,他明顯感到自己的體力大不如前,每天只是坐在書房里,愣愣地望著窗外,這對哈同來講是莫大的痛苦。看著自己不斷衰老,哈同常常會回憶起自己走過的路,想著身后事。他在上海這個異國他鄉拼搏多年,37歲時才成家,同一個帶有法國血統的中國女人羅迦陵結了婚。四十多年來,夫妻兩人情投意合,更主要的是,自娶了羅迦陵后,哈同的家業和名聲不斷擴展。遺憾的是,羅迦陵沒有能給他生下一個子女。哈同知道,生老病死,這是上帝的安排,是無法避免的,自己一旦升天后,這龐大的財產如何安排,倒是個問題。于是他同羅迦陵商談起遺囑的事。
  因為自己沒有小孩,哈同先后領養了喬治、羅弼、斐利浦、羅意、梅波兒等11個外國孤兒為自己的養子女,把他們供養在愛儷園中,讓他們讀書。而羅迦陵也學哈同的樣,領養了羅友蘭、羅友三、羅友啟、羅友仁、羅馥貞、羅慧秀等9個中國孤兒作為自己的內侄子女,供養在身邊。從親疏關系來看,養子女的地位要比內侄子女高一等,而且從哈同內心來說,他對中國小孩似乎沒有太深的感情,只是為了尊從羅迦陵的意愿罷了。對于領養的那些外國小孩,哈同有種說不出的情感。這倒不是說“血濃于水”,而是他永遠忘不了當初自己猶如一個孤兒來到上海,飽嘗了人間的甜酸苦辣。因此他想讓這些外國小孩能在他的庇護之下,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養子中間,喬治和羅弼是由他從小養大的,這兩個小家伙善于察言觀色,最討他的歡喜,所以哈同打算在遺產的分配上,給這兩個養子更多的份額。聽著哈同講述自己的想法,羅迦陵心中自然有點不悅,她看著哈同略帶浮腫的臉,默不作聲。哈同看到羅迦陵這般模樣,憑直覺猜著了她的八九分心思,于是安慰說,這只是按照猶太人的習俗所定,只要夫人健在,全部遺產還是歸她繼承。聽到哈同這番肯定的表示,羅迦陵這才松了一口氣,答應了哈同的提議。立遺囑的事就這么定了下來。
  1931年2月10日,哈同夫婦由英國律師勞敦和葛立芬作證人,同時簽署了兩份內容相同的遺囑,遺囑聲明:如果哈同先亡故,則全部財產由其夫人羅迦陵繼承;如果羅迦陵先于哈同亡故,則全部財產除分別給養子女、內侄子女每人10萬元外,剩下的遺產由喬治得7/10,羅弼得3/10。就在遺囑簽署后的第4個月,哈同終于抗不住氣喘病的襲擊,告別了這個他曾經奮斗過的世界。
  
  遺產稅風波
  
  羅迦陵操辦完哈同的喪事,正式向外界發表了哈同的遺囑,并于7月28日在當地報紙上登了一則通告,通告說凡對哈同遺產有提出要求者,須在9月30日前以書面通知她,逾期概不負責。一個多月過去了,外界對羅迦陵的通告毫無反應,羅迦陵的心越來越踏實了。不料就在限定期限將到時,先后有兩個伊拉克人,以哈同親族的名義向設在上海的英國在華高等法院提出訴狀,要求繼承哈同遺產。并以哈同出生在伊拉克為由,要求按該國法律繼承哈同三分之二遺產。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