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綜合經濟 > 文章正文

我國刑事證據規則的反思與完善


肖 紅

  (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檢察院 116033)

  刑事證據規則,是指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和審判機關在刑事訴訟過程中依照刑事訴訟法律統一適用和規范發現、收集、提取、分析、鑒別、采信和適用刑事訴訟行為的條件和標準。隨著我國刑事訴訟法再修改立法活動的展開,刑事證據規則的構建和完善成為學術界和實務界普遍關注的熱點問題,構建符合刑事訴訟需要的證據規則對于保證刑事訴訟質量和完善刑事立法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一、我國刑事證據規則的立法現狀

  我國的刑事證據制度的核心內容可概括為“重證據,重調查研究,不輕信口供,嚴禁刑訊逼供”這不同與大陸法系“自由心證”或“內心確信”的證據制度,也不同于英美法系“以嚴格的證據規則對證據的可采性予以合理的限制”的證據制度。但沒有明確的證據規則的限制并不意味著我國的刑事訴訟法對刑事證明的整個過程不予限制,我國現行刑事訴訟法和相關司法解釋仍對一些證據的證據資格和證明力作出了規定:

  (一)通過對證據種類的規定對進入庭審程序的證據材料予以合理的限制

  從刑事訴訟法規定的證據定義及類別可以看出,我國刑事訴訟法對證據的要求和限制包括實質意義和存在形式兩個方面。從實際意義上看,具有證明案件真實情況的客觀屬性是判斷是否具有證據資格的唯一標準。從存在形式上看,證據被限定為法定形式,不具有法定形式的材料不得作為證據使用。證據材料只有同時具備法定的實質條件和形式條件才得以作為證據使用。另外,能夠證明案件真實情況的客觀屬性,這表明進入庭審程序的證據必須同案件的待證事實有關聯,否則不能作為證據使用。

  (二)對能夠作為證據使用的證人證言作出必要的限制

  刑事訴訟法第四十七條明確規定:證人證言必須在法庭上經過公訴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辯護人雙方詢問、質證,聽取各方證人的證言。并且經查實以后,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刑事訴訟法的上述規定無疑具有積極意義,它不但有利于保障控辯雙方對證人質證權的實現,更為重要的是它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作為定案根據的證人證言的真實性。通過將在庭外制作的調查證人筆錄排除在證據之外,最大限度地保障判決的公正性。

  (三)對證人資格的限制規定

  為了確保證人證言的真實性,我國刑事訴訟法對證人的資格作出了限制性的規定,即刑事訴訟法第四十八條第二款,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辯明是非不能正確表達的人不能作為證人。刑事訴訟法之所以作出上述規定,主要的考慮到這些人由于生理上或精神上的障礙,或者由于年齡關系,對于客觀事物分不清是非,不能正確反映,不能正確表達思想,所以不能提供對查明案件事實有意義的證言。

  (四)僅憑口供不能定案的規則

  我國刑事訴訟法第四十六條規定:只有被告人的供述,沒有其他證據的,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和處以刑罰。上述規定不是對證據可采性的限制,而是對口供證明力的限制,即不承認口供對案件事實有獨立和完全的證明力,禁止將被告人的口供作為有罪判決的唯一依據,而要求必須有其他的證據予以補強。

  (五)書證、物證應當出示原物原件規則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國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十三條規定:“收集調取的書證應當是原件,只有在取得原件確有困難時才可以是副本或是復印件。收集調取的物證應當是原物,只有在原物不便搬運,不易保存或者是依法應當返還被害人時,才可以拍攝足以反映原物外形或者內容的照片、錄像。只有經與原件、原物核實無誤或經鑒定真實的,才具有與原物、原件同等的證明力。否則其證明力便受到一定的限制。”

  (六)以非法手段獲得的言詞證據應予排除的規則

  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六十一條規定:“凡經查證確實屬于采用刑訊逼供或者威脅、引誘、欺騙等非法的方法取得的證人證言、被害人陳述、被告人供述,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的《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二百六十五條也規定:“嚴禁以非法方法收集證據、以刑訊逼供或者威脅、引誘、欺騙等非法的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供述、被害人陳述、證人證言、不能作為指控犯罪的根據”。

  二、我國刑事證據規則的缺陷

  (一)刑事證據規則體系不完整

  目前而言,我國的刑事證據規則散見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下文簡稱《刑事訴訟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和最高人民檢察院《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中,對證據規則的規定混雜在證據制度和程序規定之中,缺乏系統性。如在取證規則中缺乏證人特免權、強制證人出庭作證、證人的補償等制度;在舉證規則中,沒有就舉證的時限、舉證責任的分配等問題作出規定;在質證規則中,對證據開示制度、交叉詢問規則等也沒有明確的規定;在認證制度中,缺乏傳聞證據、非法證據排除、最佳證據等證據規則。從總體上看,我國現有刑事證據規則不僅在數量上不能滿足司法實踐的需要,而且證據規則的內容也過于粗糙,缺乏完整性和操作性,難以形成完整的證據規則體系。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我國刑事證據規則的反思與完善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