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尚娛樂 > 文章正文

徐靜蕾 大紅不如大紫


孫 潔



見到她之前,消息已經滿天飛。浮名之下,這個第二次執導電影就獲得西班牙電影節銀貝殼獎的女人,應該躊躇滿志。但此刻她就靜靜坐在攝影棚入口處,頂著造型師剛剛弄好的滿頭卷發,神態自若,吃著盒飯,同工作人員一起。她的臉上沒有浮躁的痕跡。只有說起話來,語言快速而鋒利,時時有刀鋒閃現。她笑起來還是典型的北京女孩,燦爛得有點沒心沒肺,等表情沉淀,就切換到另外頻道,屬于電影的世界,情感的世界,隱秘的世界。電影總是暴露人的內心。但她堅定地說,我不怕別人看到我的內心。徐靜蕾有著現代世界里,女人隱型世界的縮影。濃烈到殘酷的感情,是她的打動,不是束縛。虛化了年代的故事是她的表現,不是束縛。她綻放著自己的世界,從內到外,不再束縛。

10年之后

口水歌里,一定記得那首《十年》,10年之前,我們是情人,10年之后,情人難免變成朋友。滄海桑田,時間就是最銳利武器。
打動了徐靜蕾的小說,也有著10年的變化。來自茨威格的《一封陌生女人的來信》,10年前后,成為了不同的徐靜蕾。10年前,不經世事的她當然認為那是癡情女子負心漢的故事,但10年之后,當生活、閱歷都為之改變,改變了的徐靜蕾發現了那女子最完整的情感。
這情感自成體系,完整無缺,堅硬而飽滿,一個女人用一生的堅持,擊潰了另一個男子幾近完整的人生,在一天的時間內。“生活中每個人都得過平淡日子。誰會轟轟烈烈過一輩子?那都是小說里面杜撰的。但在一個電影里,你的一生變成一個半鐘頭,是濃縮的,打動的。”
就是依靠最直接的打動,讓第一次執導的她,想法由簡單再落實到簡單,時間上改到30年代,因為“我愛你,與你無關”的故事,她不想承載說教與道德批判,虛化了背景,將這純粹到純粹的感情,濃縮在電影中,給人們看。
有女權主義者批評主人公的愛情,極端,過于無私,但徐靜蕾顯然并不關注社會評判角度,她更想去探討女人最隱秘、最堅持的世界。

在西班牙電影節上,評委們也許看到的正是這見微知著的一點,于是這樣一部情感片,成為繼陳凱歌后榮獲圣塞巴斯蒂安國際電影節導演大獎的第二部中國電影。
但直到銀貝殼獎落到自己身上時,徐靜蕾說自己還完全不知情地在藝術館里看展覽,壓根兒沒想到自己會獲得大獎。美國《綜藝周刊》這樣評價該片,“觀眾會比評委更加喜愛這部影片。”確實,之后,持續性的輪番采訪使她看起來有些疲倦,不過回憶起來,徐靜蕾的聲音提高了幾度,表明著自己的信心:“其實我更希望明年春天上映的時候,中國的老百姓會喜歡它。”
1960年代,美國拍的《巫山云》同樣改編自這部原著,但帶有強烈道德批判色彩,而徐靜蕾,用電影濃縮著情感,卻薄弱了道德承載,更符合現代社會的情感。她的手在訴說間飛舞了一下,仿佛想讓人們更明白她的表述,“不能說主人公是極端到病態,我覺得每個人心中都有比較極端、比較病態的部分,只不過她做得比較絕。每個人心里都會有這種愿望:我喜歡一個人,我愿意為他做出犧牲,但是能不能做得到?現在人的最大問題,包括我在內,就是意志薄弱。我很欽佩她,起碼我做不到她這一點。”
“愛情這東西是存在了很多年的,它沒有本質上的改變。這種情感在任何時代都會發生,只不過發生在現在也許更難,就是剛才所說的意志的問題。”這樣說話的徐靜蕾,身上已經散發出濃烈“導演”氣味。

可以欺騙別人,但騙不了自己

“人的一生都在尋找自己的位置,也許過幾年,我會覺得當導演也不能滿足自己的想法。”更愿意被人繼續稱呼為“老徐”而不是“徐老師”、“徐導演”的徐靜蕾如是說。
是的,在徐靜蕾的臉上,輕易看不見歲月的浮躁痕跡。在攝影棚里,她懂得飛快地上妝,在平時的劇組,也習慣了素面朝天,這兩者并不矛盾,都是內心的她,在外部的表象。

就在不經意之間,徐靜蕾完成了一個女孩到女人的蛻變,正在完成演員到導演的蛻變,但蛻變其實也是漫長的,貫穿一生的。因此,在拍攝現場,我們依然可以看到談論片子時侃侃而談的她,也可以看到說到星座等八卦時小女孩的她,同時可以見到作為導演從起初技術障礙到自由表達的她,也可以看見作為演員對自己演技不滿進行推翻的她——她在第二次蛻變的過程中,完整著自己,明晰著自己。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Tags:徐靜蕾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