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初中 > 文章正文

解讀中國太空漫步第一人


蘇 醒

  “神舟七號”的發射是一次具有歷史性意義的光榮使命,作為航天員,能夠代表祖國出征太空,這是我們的最高榮耀。
  ——翟志剛
  
  歷史定格在了2008年9月27日北京時間16時40分00秒,圍繞地球飛行到第29圈的“神舟七號”飛船,愈發吸引人們的目光,攫住人們的心,因為這一刻,一位中國航天員的身影將首次進入茫茫太空。在黑色天幕和藍色地球組成的背景下,他徐徐揮動著鮮艷的五星紅旗,向世界展示著中國的風采,向全球宣告:浩瀚太空留下了中國人的第一行足跡!
  他成為中國進行太空空間出艙活動的第一人,是繼楊利偉之后中國航天員實現的又一次偉大的突破。這份至高的榮譽屬于他——翟志剛!也許大家都還記得:在浩渺的太空美景映襯下,他鎮定自若,面對鏡頭向全球億萬觀眾輕松揮手——然而揮手之間,翟志剛已經艱辛奮斗了整整十年!在完成中國航天事業的歷史性跨越后,他生活、工作的點點滴滴都成為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也成為億萬公眾欣喜回味的感動畫面和引人深思的勵志篇章。
  
  母親賣瓜子教出飛行員
  
  翟志剛1966年10月10日出生在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龍江縣的一個小鄉村。小時候,他家里生活非常困難。在養家糊口成為家里頭等大事的日子里,幼小的翟志剛并沒有得到父母特別的照顧。他不愛說話,也不出去玩,就喜歡幫著母親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務。小學畢業后,由于家境貧寒,翟志剛有了退學的念頭,但面對母親望子成龍的堅定態度,他抹著淚上了龍江縣二中,但掛念最多的還是家里的生活負擔。于是,在即將上高中時,他又猶豫開了,但還是在母親的督促下繼續學習。這個時候,年近七旬的父親癱瘓在床使家境越發困窘。為了能讓兒子繼續讀書,58歲的母親從外面買來生瓜子炒熟,拿到縣城的電影院門口去賣。
  翟志剛回憶說:“年近六旬的母親,靠賣炒瓜子供我讀書。每天她起早貪黑到街上賣炒瓜子,風里來雨里去,從來沒有間斷過。每天晚上回來,母親都會用粗糙得裂開了口子的手將一張張皺巴巴的角票分幣點清捋平。這場景讓我感情上再也忍受不了,我哭著對母親說不想繼續念書了,要幫她老人家支撐起這個家。”誰知他剛把想法說出口,一向慈祥的老母親便發了火。母親流著淚對他說:“媽不識字,也不會講什么大道理,但我認準一個理,你這個書必須念下去!”因此,在上學之余翟志剛盡量幫著家里干家務活,每天下午上完課從學校回來,在做完晚飯后,他都會再炒一鍋瓜子才去學校上晚自習。
  高中時的翟志剛仍然很內向,不愛說話,也沒有什么特別愛好,學習成績也因對家里操心過多沒有起色。這個沉默的孩子只是到高三高考前才讓人刮目相看。那時空軍部隊照例到黑龍江招生,第一輪篩選下來,默默無聞的翟志剛竟出現在齊齊哈爾復檢的3個二中學生之列。大家都很疑惑,怎么會有他,甚至有人懷疑體檢人員搞錯了。但隨后兩次復檢徹底消除了人們的疑慮,他成為龍江二中當年唯一被錄取的飛行員。正是苦難的磨煉,造就了他的堅韌與剛強。在母親殷切目光的注視下,穿上軍裝的翟志剛一步步成長起來,先后任飛行中隊長、飛行教員。
  
  大浪淘沙盡榮為航天員
  
  翟志剛在任飛行員期間,飛過殲七、殲八等機型,安全飛行超過1 000小時,表現優秀,為空軍一級飛行員。1996年初夏,他接到參加航天員初選體檢的通知。初檢合格后,他前往北京空軍總醫院參加臨床體檢。再接下來,他接受了北京航天醫學工程研究所的“特檢”,也就是航天生理功能檢查。醫學臨床檢查要求逐一檢查人體幾十個大大小小的器官,而航天生理功能檢查更是苛刻。
  幾個月下來,1000多名初選入圍者已所剩無幾。翟志剛則所向披靡,順利闖過一關又一關。他的臨床醫學和航天生理功能各項檢查的指標都達到優秀,令評選委員會全體專家嘆服。1998年1月,翟志剛正式成為我國首批航天員。從飛行員到航天員,有許多東西要從頭學起,僅基礎理論訓練就有十幾門課程。翟志剛回憶說:“我當飛行員已飛過了1 000小時,以為基本上可以吃老本了。到這兒后,天天要像準備高考的學生似的趴在桌上讀書,學的東西還都很枯燥,聽起來很吃力,開始確實不適應。初來的兩年,晚上12點前從沒睡過覺。”航天環境適應性訓練更是一項艱苦異常的任務,但自始至終,翟志剛都面帶微笑。經過多年的航天員訓練,他以優異的成績通過了專業技術綜合考核。
  
  兩次擦肩過未飛不言悔
  
  2008年,42歲的翟志剛入選宇航員隊伍已經10年。在“神舟五號”飛船發射準備階段,翟志剛以優異的訓練成績和綜合素質,被選入3人首飛梯隊,與楊利偉、聶海勝同時成為備選宇航員。楊利偉被確定為“神五”宇航員后,翟志剛和聶海勝曾陪著即將出征的楊利偉在媒體面前亮相,作出征前的匯報。作為備選宇航員,他們一直將楊利偉送到“神五”艙口。所有的鏡頭燈光都對準楊利偉,他們依然微笑著向人群揮手。當被問及當時的感受時,翟志剛這樣說:“當時為楊利偉捏了一把汗,并沒有想他上了,我沒能上。”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