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傳奇 > 文章正文

帽子忘戴落在屋


君守榮


高球雖然只有初中文化,但在偏僻閉塞的下洼屯里,也算一個狀元。
高球喜歡看古書,因有一口好唱腔,故喜歡看帶有一些說唱的版本,諸如:《楊文廣征南》、《呼延慶打擂》、《穆桂英大破天門陣》等等。
高球唱腔中最拿手的為四平調,唱出來抑揚頓挫,韻味十足,很專業。
高球的四平調,很快就博得一個叫芬的小媳婦的喜愛。
芬結婚剛到兩年,聽說高球四平調唱得好,一天在生產隊場院里扒苞米,悄悄地對高球說:“晚上收工,來我家唱一段《穆桂英大破天門陣》,四平調最好。”
論輩份,高球應叫芬嫂嫂。見嫂嫂有請,高球的心里一蕩一蕩的。高球知道,哥哥外出做民工去了,嫂嫂這樣年輕又這么俊,肯定是晚上耐不住寂寞,對自己動了心思,便眉開眼笑地答應了。
一段書聽下來,芬就上了癮,商量說:“大長的夜,我給你泡杯茶,歇歇嗓子,再來一段。”高球二郎腿一搭,一邊滋滋地品茶,一邊不住地拿眼勾芬說話。喝了茶歇息后的高球就更來了神兒,書本一擎,又亮開嗓門兒。道白時,高球的腔調不僅寬厚富有磁性,而且還能于平淡中加進幾個花點兒,使本不起色的故事起伏跌宕,那氣勢、神態簡直就是當代的袁闊成、單田芳。一旁的芬,就不住地嘖嘖咂嘴。不想,芬正聽得起勁時,高球卻突然來了個“下回分解”!
芬只好再商量再央求再沏茶水……
如此周而復始,每晚芬都聽到深夜,才肯把高球送出門外,道一聲謝謝,再關門進屋。
一天夜里,芬正聽到穆桂英披掛整齊,提刀上馬,一場大破天門陣的決戰就要打響。關鍵時刻,不想高球又一個下回分解,芬這回沒有商量沒有央求沒有沏茶,但芬還是很恭敬地把他送到門外,照樣道一聲謝謝,然后關門進屋。
可高球走出一半的路,卻停下了腳步,因為他把帽子落在了芬的家。高球摸摸腦袋,雖然是深秋,但一點也沒覺得寒涼,夜風一吹,倒覺得挺愜意。挺愜意的高球,胸中卻冷不丁地涌上一股燥熱,且不住地向下擴散,高球就想起了他那頂鴨舌帽子,伴他這么多年,除了睡覺,從沒離開過頭頂,今天卻落在了芬的家,他覺得很遺憾。可又一想,好像也很正常,只要及時把它取回來,也就沒有什么了。可令高球不明白的是,為什么回頭的路上心里這么慌呢,高球捂著胸口來到芬的小院。高球腳步輕輕,沿著墻根小心地來到窗前。他知道,這么一小會兒芬肯定不會睡的。為了不驚嚇她,他輕輕地彈了三下窗玻璃。
“誰呀? ”屋里傳來了芬的聲音。
“嫂嫂,還沒歇著吶? ”高球佯作鎮靜地說:“剛才走得急,帽子忘戴了,落在屋里。”
“啊,知道啦。”芬平聲靜氣地說,“我就知道你準得回來,帽子外屋門上掛著吶,自己取吧。”
事后,芬再見了高球,就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似的,仍和顏悅色不緊不慢地說:“晚上收工,來我家唱上一段吧。”
再看高球,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目光躲閃著,仿佛在尋找地縫,好鉆進去。
作者簡介:尹守榮,筆名小滿,系黑龍江省作家協會會員,現擔任《肇源文藝》小說欄目責編。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