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攝影 > 文章正文

貴州銀器工藝師陳珍安、劉永貴訪談


周 志

  | 編者按 | 2007年4月,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潮宏基首飾實驗室成立。實驗室邀請了陳珍安(左)、劉永貴(右)兩位來自貴州省的民間藝人來到校園,向師生傳授銀器制作工藝。這既反映了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的藝術教育特色,同時也是一項“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程”,本刊記者近日走訪了兩位老藝人,以下為訪談的錄音整理。
  
  1→銀壓領的墜飾局部,花絲工藝
  
  2→銀壓領
  
  3→銀壓領獅子紋飾局部
  
  4→錫模具
  
  記者:陳師傅,您能不能介紹一下您個人和家里的一些情況?您學這項鏨銀工藝有多少年了?從什么時候學起的?
  陳珍安:我家是在貴州省都勻市基場水族鄉基場村一組。我從17歲起開始學習,家里是三代祖傳的手藝。我今年46歲,干這行已經將近30年了。目前家里的人都在干,我的孩子也正在學這個手藝。
  記者:您能給我們介紹一下您所制作的這些首飾的名稱、佩戴方式嗎?
  陳珍安:大概包括有龍頭、頭花、壓領、項圈、手鐲、背飾、配花等等。全套銀飾下來,大概要花掉20斤左右的純銀。根據買家喜好的不同,組合大小也不同。有錢人買的會比較多,一般都是一整套,而普通人家就買不了那么全了。而且如果有的婦女改嫁之后,有些首飾需要有代替的,就用白銅鍍銀來做,價錢也會低很多。一些有錢人還會自己訂做一些首飾,他們往往都會有自己的看法或意見,像圖案怎么擺布啊,花樣有什么不同啊,有很大的變化,我們就會根據他們說的去做。有時候一些客戶還會自己畫出一些圖樣,我們就會根據他們的圖樣來制作。現在我們那里銀飾制作得越來越講究,主要是因為現在的家里子女都比較少,大多都是一個孩子,因此在出嫁時都希望做得特別好。
  記者:您制作的這些銀飾是不是都是訂做的?
  陳珍安:一般來說都是訂做的,有時候我也會自己制作一些新樣式的首飾,主要是想嘗試做一些別人沒有做過的東西,自己試著去做。
  記者:那您這些改變主要是哪些方面的呢?制作這些首飾的圖案時是否有一些傳統圖樣的參照?
  陳珍安:會有一些參照,但都是主要的圖案結構,這些是不會變的。我主要是想把那些紋樣的樣式改變得好看一些,想讓它有一些新的、現代的變化,同時深化這些圖案的內涵寓意,它多出一些花樣。
  記者:水族的銀飾看起來與苗族的有很多相似之處,是這樣嗎?水族銀飾上的圖案紋樣主要有哪些?它們之間有哪些區別?
  陳珍安:還是有一些區別的。像苗族的銀角就是水族所沒有的。其它像身上佩戴的一些銀牌也與水族有著很大的區別。水族的銀飾工藝中花絲運用得比較多,而苗族的銀飾中這個工藝就要少一些。在圖案紋樣方面,水族的銀飾與苗族的銀飾一樣都運用了很多龍、鳳的圖案,只是樣式是不一樣的。
  記者:基場水族銀飾最具特色的是它的花絲工藝,您能給我們簡單介紹一下這種工藝在制作上的特點嗎?
  陳珍安:首先是要拉絲,拉得非常細,然后再編絲,再焊接,再剪開、組合,最后形成立體的造型。像這個銀壓領,就是我以前自己設計制作的。這些墜飾上的花樣,如蝴蝶、金錢、魚紋、飛鳥、蟬蟲等等,都是用花絲制作的(圖1)。這些花紋的樣式都是我自己想出來的,改變很大,就是想讓它更好看。上邊的二龍戲珠、丹鳳朝陽以及蝴蝶等紋樣,我也進行了較大的改動和創新。
  
  5→不同規格的鏨子
  
  6→“仙人騎麒麟”銀衣牌
Tags:劉也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