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回首望過去的風景


葉延濱

回首望過去的風景
葉延濱

這些都是多年以前的事了,因為莫名其妙的原因,成為片斷留在記憶中,像舊房廢墟里的瓦礫瓷片,風吹雨打,偏不消失。

1

一個女人那么認真地讀報紙,讀那些瑯瑯上口卻十分男性化的語句,打倒……橫掃……斗爭到底……她越是投入倒越是可疑。在我今天看到《……寶貝》還有《……就分手》之類題目的圖書時,不知為什么,我就想到一個戴著紅袖箍領著我們讀文件的女人。這也許是一個事情的兩面,正和反,陰和陽。開初只是偉人的一句詩:“不愛紅妝愛武裝”,哪里曉得就像天氣預報一樣的準確,滿大街都是穿著綠軍裝的紅衛兵和造反派。在這些穿綠衣戴紅臂章的人中,最醒目的還真是女學生,高中生還是初中生不關緊要,這一身行頭,成了一個時代的標志。幾十年過去了,只要這身打扮出現,舞臺也罷,銀幕也罷,就知道是干什么的來了。所有的事情本來都是可疑的,她們揮著皮帶抽打老師,她們踢開房門搜查四舊,她們焚燒圖書和字畫……我都見過,但我實在想不通,為什么?當然,在所有的記憶中,最讓我感到可疑的,是女紅衛兵認真讀報的樣子,那么喜歡裝腔作勢的文字?那么相信高亢激越的八股?——事情過去多年了,最讓我可疑又不解的是,當我看到“性”趣至上的文字,而且是女人寫的文字后,疊印出的竟是四十年前穿綠軍裝的女紅衛兵?也許這種聯想毫無道理,時尚也許本來就如此,有時是敢穿,有時是敢脫,有時是上半身,有時是下半身。
不該發生的聯想,只是發生了,又忘不了。因為每天從小區的院子里經過,都會看見遛狗的人。生活好了,兜里有錢了,也沒有人來說“玩物喪志”,來批“聲色犬馬”了。小狗有趣,夾著一泡尿從家里出來,不肯一下了暢快了,走幾步,蹺起一只腿,屙出幾滴,再走幾步,鼻子聞一下,又蹺起腿來,屙出幾滴。這是從基因里帶來的習慣,用尿液劃出自己的領地。警告同類:“此處已經有主了!”可惜寵物狗自己都做不了自己的主,主人套著一根狗項圈,小狗只有跟著主人遛彎。嗨,不管有用沒用,照舊蹺腿,照舊屙尿,照舊狗鼻子一路嗅過去!人沒有這個毛病,人到底是高等動物,如果都把祖上這毛病帶上大街,熱鬧了。哎,熱鬧的文化大革命,有點相似的毛病。到處寫大標語,到處貼大標語。年輕人沒見過那陣勢,需要想像力,就把現今的到處貼小廣告放大一下(貼小廣告有點小狗蹺腿屙尿的意思)。貼小廣告與貼大標語也有不同,貼小廣告賊頭賊腦偷偷摸摸,貼大標語是件爽快痛快的事情,提一桶糨糊,挾一卷報紙,漿糨刷了,報紙貼上,大筆一揮:“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打倒×××!”“大海航行靠舵手,萬物生長靠太陽!”……說大話的,罵大街的,抒情的,表態的,很是熱鬧。對立的幫派,不同的造反組織,都在一條大街上爽快痛快,你從東頭爽到西頭,他從西頭爽到東頭,你白天來,他晚上干。貼來貼去,互相說的都是差不多的文革語言。你貼上我覆蓋,我貼上你覆蓋。是跑馬占地,也是給自己壯膽。我那時也不脫俗,在一個學生組織中,也常干這事,刷完大標語,回頭一看滿大街都是自己的標語,有一種“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那首歌的感覺:啊,我們走在大路上,意氣風發斗志昂揚。……事情的結局,那些一層疊一層的標語,最后是讓收破爛的老頭揭下來賣到廢品站去。而我們最后是喪家犬一樣,讓人從城市的街面,橫掃到廣闊天地去了!活該,敬惜紙墨,當學生如此對紙不恭,對字不敬,最后會有好結果?想到這里,我笑了,畢竟我們沒有停在那個時代,更沒有靠口誅筆伐過日子
看身邊的寵物小狗跟著主人樂顛顛地跑,還不忘走走停停,蹺起腿來,完成基因交辦的動作,可愛。

2

迎新是個常講的話題,但認真想一下,也會有更新的體會。
為什么新年總定在最冷的深冬時節?我們知道地球圍著太陽運轉,因于地軸與運行的軌道是斜交的,有一定的斜角,所以地球上任何一點在周而復始的運行中,會有不同的日照強度,形成春夏秋冬季節的變化。但為什么把冬春之交定為新年呢?特別是中國的農歷,干脆新年就叫春節——冬天結束了,萬象更新了。是啊,迎新與春天結緣,因為春天給我們許多驚喜和振奮。春天冰雪消融了,春天種子萌芽了,春天樹木又披上了綠葉,春天鴻雁又從南方回來了,春天到處都看到繁花似錦……也許,春天給了我們太多的鼓舞,讓我們想到新生,想到重新開始,想到所有與蓬勃向上的生命有關的事情,比如理想,比如力量,比如奮斗,比如初戀……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