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房價越高,抑郁病人越多 吃抗抑郁藥最多的五個城市


金 雯

  北京、上海、杭州、廣州、成都是抗抑郁藥消耗最多的五個城市,而抗抑郁藥賣得最好的三個城市,也是中國房價最高的三個城市。
  “憂郁癥是現代西方世界中產階級才有的痛苦。”美國的憂郁癥患者安德魯·所羅門曾在他的《憂郁》一書中這樣寫道。就像肺結核是用來陪襯貴族氣質的,憂郁癥亦是發達社會的標志,是城市“中產階級病”——北京、上海、杭州、廣州、成都,這些抗抑郁藥吃得最多的城市,正成為精神崩潰的城市居民的排演場。
  
  城市安全感,房價與憂郁癥
  
  7月楊佳案,8月鼓樓事件,10月弒師案……大城市是個高風險的生存環境,憤怒和憂郁在其中慢慢發酵。“在一般犯罪案中,憂郁癥犯罪占到16.8%~23%”(《第十屆司法精神病學術年會論文集》)。另外,國際自殺預防協會負責人赫伯特·漢丁說,有自殺傾向的人可能渴望比較轟動的死法,以博得在世時一直沒有獲得的關注。
  用更多藥,還是增加更多的監控攝像頭?經濟危機肅殺的冬天還未來襲,《大裁員第一波》的企業名單在北京、上海等地的白領中流傳。“金融危機綜合征”開始蔓延。中產都不那么牢靠。北京市衛生局在今年發布的健康播報中公布,全市目前約有抑郁癥患者60萬人,患病率為6.87%。病著的人或許還會更多。
  有心理咨詢熱線在11月間多了許多來自35~40歲的公司白領男性的電話,他們擔心自己的飯碗,同時也擔心自己的社會地位,沒有了工作,無法承擔房子的按揭和孩子的教育費用,作為一個丈夫、父親就失去了尊嚴。
  董先生在上海的一家外企工作,每月開支大概在5000元左右,他說,這是沒車沒房沒老婆的三無單身漢的生活費,如果要談戀愛或成家要供房的,沒有8000以上別想扛下來。在一份名為《2008全球生活成本調查排名》中,北京、上海、廣州榜上有名,如果將紐約的生活成本指數定為100的話,國內三個城市的生活成本指數分別是101.9、98.3、83.9。也就是北京、上海目前的生活成本基本可以應付在紐約的生活。
  生活成本讓經濟成為城市的主要壓力源,特別是城市中產階層要應付的房貸和教育。百優解消耗量前三的城市:北京、上海、杭州,也是中國房價最高的三個城市。換而言之,這三個城市憂郁癥人群的數量相對更多。
  在杭州要住10000元/平方米以下的房子,上班基本都要坐1個小時左右的車;在北京,花上3個小時去上班并不是什么傳奇;在上海的公車上搶到位子睡個回籠覺是很多上班族一天最美好的開始。起早貪黑的日子讓許多房奴筋疲力盡,為了收入上揚,不斷給自己增加工作量,而且永遠敢怒不敢言,因為怕得罪同事,觸怒領導。在過勞死之前,終于有不少人抑郁上了口坊間傳言,2600萬位每月需要交按揭貸款的房奴都患上了輕度憂郁癥。
  沒趕上降價**的業主舉著“還我血汗錢”條幅沖擊售樓處,帶著小民永遠是被套牢的悲愴,把積攢了多年的辛酸一股腦兒化為草莽起義,長期抑郁被快速激發成了狂躁。20Q8年金融風暴來襲,房奴們又面臨著失業斷供的威脅,為了不讓銀行把房子收走,為了自己十幾萬的首付和幾年來每月付出的血汗錢不至于付諸東流,一些房奴在經濟獨立七八年之后,又不得不重新做回了“啃老族”,需要動用老父老母的養老金來交房貸。城市中又出現了時髦的“次貸憂郁癥”。雖然沒有身在美國,但是因為全球化與美國人得了相同病因的憂郁癥。
  
  伯恩斯憂郁癥清單
  賓夕法尼亞大學的David D·Burns博士設計出一套憂郁癥的自我診斷表“伯恩斯憂郁癥清單(BDO)”,這個自我診斷表可幫助你快速診斷出你是否存在著抑郁癥。(沒有0分 輕度1分 中度2分 嚴重3分)
  1、悲傷:你是否一直感到傷心或悲哀?
  2、泄氣:你是否感到前景渺茫?
  3、缺乏自尊:你是否覺得自己沒有價值或自以為是一個失敗者?
  4、自卑:你是否覺得力不從心或自嘆比不上別人?
  5、內疚:你是否對任何事都自責?
  6、猶豫:你是否在作決定時猶豫不決?
  7、焦躁不安:這段時間你是否一直處于憤怒和不滿狀態?
  8、對生活喪失興趣:你對事業、家庭、愛好、或朋友是否喪失了興趣?
  9、喪失動機:你是否感到一蹶不振,做事情毫無動力?
  10、自我印象可憐:你是否以為自己已衰老或失去魅力?
  11、食欲變化:你是否感到食欲不振?或情不自禁的暴飲暴食?
  12,睡眠變化:你是否患有失眠癥?或整天感到體力不支,昏昏欲睡?
  13。喪失性欲:你是否喪失了對性的興趣?
  14,臆想癥:你是否經常擔心自己的健康?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