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摘類 > 文章正文

誓還巨債 六兄弟攜手顯親情



“還債三部曲”

陳九州1946年出生于浙江省寧波市三門縣朱岙鎮,育有2女4男。他先后在當地和臺州開辦了磚瓦廠,很快就積聚了上百萬元資產。上世紀90年代初,他又舉債辦了一家橡膠廠。
然而1996年,一場無情的火災將整個橡膠廠焚為灰燼。
那天晚上,陳九州將6個兒女召集在一起,開了一個家庭會議。他首先作了一番檢討,接著對6個兒女說:“我們如今共欠債100萬元左右,10年之后加上利息可能會達到150萬。因此,我今天給你們下一個死命令:大家都去打工還債,在債務尚未還清之前,任何人不許成家!”
“領旨”后的老四陳旭標當天晚上在心中粗略地合計了一下:6姐弟目前學歷最高的只有高中,頂多每月掙2000元,每月最多只能存1200元。那么,6姐弟一年也就只能存7萬元左右。照這樣的進度,要償還100萬的本金及利息,就需要20多年!陳旭標不禁為自己的推算結果嚇得一夜無眠!
第二天,陳旭標急忙將自己“駭人聽聞”的推算結果告訴了其他5姐弟,沒想到,他們也得出了同樣的結果。當即,6姐弟開了一個會,大家形成了共識:必須打“高級工”才能完成替父償債的重任。而做高級打工者的前提是要有高學歷。為此,他們制訂了“還債三部曲”:“第一部”為充電,期限為3年。在這3年內大家一邊打工還債,一邊參加大學自考,報考的專業也應盡量相近。“第二部”為學習,期限不超過2年。大家利用所學的專業知識,積累開公司的經驗。“第三部”為創業。誰的經驗和知識先積蓄夠了,誰就率先開公司。當公司步入正軌后,大家再加盟進去。

從“第一部”到“第二部”

1997年春節剛過,老大陳亞武和老二陳亞男兩姐妹暫時留在本鎮做小生意,并輔佐父母養一些家畜;老三陳旭勇單槍匹馬闖京城;其余3兄弟則聯手闖蕩上海灘!
老三陳旭勇到了北京后,在一家電器修理店找了一份做雜工的工作。拿到第一個月的工資后,他便報考了清華大學機電專業的成人自考班。每天一下班,陳旭勇顧不上洗臉,經常學習到凌晨兩三點鐘才睡覺。老板見他面容憔悴,關切地問他是不是生病了。陳旭勇便將自己熬夜自學的事情告訴了老板。此后,老板不僅不再讓他做雜工了,還讓他跟隨自己學習修理電器。
與此同時,老四陳旭標、老五陳冠岳和老六陳冠鵬開始在上海灘安營扎寨。老四組織兩個弟弟在楊浦大橋下面賣起了“大碗茶”。陳旭標用賣茶賺的錢報考了成人教育大學的電器專業。由于經濟條件的限制,老五、老六暫時只能做老四的“陪讀”。
苦拼了幾個月之后,3兄弟盤下了一家小吃店。為了節約開支,他們沒有請一個小工,自己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賣早餐,晚上還賣宵夜熬到凌晨一兩點鐘。
當3兄弟在上海干得最艱難的時候,老家傳來了好消息:父母在家里副業搞得不錯,養的豬、雞、鴨賣得很好;大姐和二姐在鎮上賣水果和蔬菜也賺了不少錢,可以支持老五和老六念書了。
不久,機遇就降臨到陳冠岳和陳冠鵬身上。一位在復旦的教授,被兩兄弟勤奮好學的精神深深地打動了,竟然慷慨地把自己兩個兒子的借讀名額讓給了他們,將他倆送到復旦大學借讀。陳冠岳攻讀電子計算機專業,陳冠鵬攻讀外語專業。
2000年底,4兄弟均修完了各自的專業課程,獲取了大專文憑!
2001年2月,北京的老三陳旭勇應聘到一所高校工作,月薪7000多元;上海的老四陳旭標應聘到一家電器貿易公司搞銷售工作,老五陳冠岳從事了保險工作,老六陳冠鵬則在一家提成頗豐的汽車網絡銷售公司做了業務員。
2001年7月,搞電器銷售工作的老四陳旭標發現從事電子接線端行業有非常廣闊的前途,便及時地跟上海和北京的3個兄弟商量,準備把未來公司的經營項目確定為電子接線端。這一方案立即得到了兄弟們的贊同!
隨后,陳旭標注冊成立了“上海有樂電器有限公司”,由老六陳冠鵬擔任總經理。

第二道“命令”

2001年10月,3兄弟齊心協力,到 2001年底,公司營業額就達到了30多萬元,償還了一部分債務。
2002年春節過后,北京的老三陳旭勇考察到電子接線端在北京也很有市場,于是在北京開了一家分公司。
就這樣,到2003年底,6姐弟在上海奉賢建了一棟漂亮的廠房,在浦東買了高檔的辦公和生活用房,還買了汽車,公司擁有了近100名員工。同時,他們將當年父親欠下的100多萬元債務也連本帶利還清了!
于是,陳九州又給6個孩子下了第二道“命令”:必須在2005年之前,找到各自的伴侶結婚!
至2004年6月,6姐弟中除了大姐陳亞武之外,全都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
2005年1月31日,陳九州夫婦為5個兒女同時舉行了婚禮,這在他們的家鄉是史無前例的。得到消息的鄉親們紛紛從十里八鄉趕來祝賀!陳家的酒筵足足擺了3天3夜!

(摘自《打工》裊裊、景致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