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婚姻 > 文章正文

新倒插門時代下的你是否情愿“嫁”給她?


飛 絮

  曾經,住到女方家里,才是男人“倒插門”的硬標準,有等同于“吃軟
  飯”的貶意。而如今依靠女方家庭資助工作生活的男人,都算是新倒插門一
  族。他們的婚姻,注定不僅只是兩個人相愛的情事,必須拖進一個更龐大的
  家庭,面對更多的問題。據一項超過萬人的網絡問卷調查顯示,六成以上的
  男人,在情況所迫時,愿意倒插門。也就是說,你身邊的男人每兩個里就有
  一個愿意“嫁”給你。而你,會相信這些被“情況所迫”的愛情嗎?你會真
  的不介意,別人對你老公的評價嗎?當男人就此昏昏度日,你會不會擔心他
  們不思進取,而當男人擺脫窘境,你又會不會恐懼他們情感反彈?
  
  身在異鄉“嫁”給她
  
  隨著大環境下的“北漂南下”,很多男人都選擇在異鄉打拼生活。當與
  “本地女”相愛之后,“倒插門”似乎就成了順理成章的問題。
  小雅是標準的南京女孩,大學也是在南京就讀的。上班之后認識了李
  斌。李斌是蘭州人,憨厚隨和,做了小雅三年的客戶,也追了小雅三年。借
  著小雅父母的關系,他在鼓樓區買下一套單位的低價房。結婚第一年的春
  節,李斌帶著小雅回蘭州,兩人攢了年假,住到正月十五才回來。
  小雅父母每年都有“爬城頭”的習慣,聽說小雅夫妻回來了,就約他們
  同去。但李斌覺得剛回來太累,便一口回絕。小雅說:“你就去吧,這是南
  京人的習俗。”李斌卻不以為意:“我又不是南京人,再說年都過完了,還
  瞎湊什么熱鬧?”小雅有些氣不過:“房子都是托了我爸媽才買到的,讓你
  去應付一下,不算難為你吧?”李斌忽然一臉怒氣地說:“買房的錢又不是
  他們給的,托他們個關系,我就賣給你們家了?”那一天,小雅和李斌一直
  在冷戰。第二天,小雅托辭李斌感冒獨自回了父母家。自然弄得父母這邊也
  十分不悅。小雅說:“平時上班生活,李斌對誰都是個知情懂理的人,憑什
  么這次非讓我來受這夾板氣?”
  客觀視角:對于“倒插門”男人,即便嘴上一
  百個不在乎,但面子仍是心里最脆弱的環節,總有
  一碰就著的時候。畢竟是男人,尤其是個經濟相對
  獨立,因為某種便利而借助過女方關系的男人,更
  是對這一點尤為敏感。因為在他們心里,他們并不
  認可自己是“倒插門”,但在行為上,又不得不承
  認自己有“倒插門”之嫌。所以,像小雅這樣有類
  似婚姻模式的女人,不以俯視態度去看待枕邊人,
  是維系兩人平穩和諧的相處藝術。不要把父母的幫
  助當成生活小矛盾的武器,就算換得了一時勝利,
  潛在的積累卻是抹不去的危機。
  
  “嫁”給她,吃定她
  
  梁新比安茜小一歲,職位小一級,工資少一
  成。但相愛沒有道理。安茜就是喜歡梁新孩子氣的
  笑容。結婚那天,梁新假扮奧特曼,突然跳出來搶
  親的一刻,讓安茜終身難忘。
  應該說,安茜結婚之前,就知道梁新是什么樣
  的男人。可是,結婚之后,還是有很多事變得難以
  容忍。房子原本就是安茜出的首付,梁新的工資還
  不夠自己揮霍,月供也幫不上什么忙。而這些安茜
  都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對梁新那種安于小職員的生
  活態度,安于享用她提供一切的不思進取,安茜終
  于做不到熟視無睹了。畢竟是女人,家的意義就是
  要有個依靠。當她累了,煩了,她可以關起房門,
  在男人的肩膀上,哭一場,睡一覺。可是,面對梁新,她能
  嗎?
  那天,安茜因為工作上受了委屈,回家后找梁新訴苦。
  可梁新一邊玩著網游,一邊輕描淡寫地說:“做得不順心就
  別做,辭職算了。”瞬間,安茜一肚子委屈變成了怒火,一
  把按掉電腦電源說:“我要辭了職,誰交水電費!誰供房
  子!梁新,你知不知道我們同事都怎么說你,你也是27歲的
  男人了,能不能活得有點自尊心!”梁新也來了脾氣,拍著
  桌子說:“安茜,咱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就這樣,現在后悔了
  就離婚!”這一天,安茜和梁新結婚剛剛八個月。梁新這么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