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文化 > 文章正文

政治變動與旗漢交往 ——清末“化除滿漢畛域”改革期間的成都旗人社會


何凱

  

  

  摘 要:1907年9月27日“清廷”發布上諭,實行“化除滿漢畛域”改革。改革雖然未能裁撤成都的八旗駐防,但成都旗人仍能順應改革潮流,主動與當地漢人往來,促使成都地區旗人、漢人之間的交往逐漸增多。這一時期,許多普通旗人的謀生方式和生活樣態正悄然發生著極其重要的變化,成都旗人平民化的趨勢、成都旗人職業多樣化的發展和成都旗漢關系的變化皆由此顯現。

  關鍵詞:化除滿漢畛域;成都旗人;八旗駐防;旗漢交往

  中圖分類號:K25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3240(2016)08-0146-04

  

    清朝建立統治最初的八十年間,試圖通過設置京師八旗和駐防八旗來維持其統治。各地駐防八旗所在的滿城和北京一樣實行旗民分治的隔離政策。盡管旗民分治的隔離政策及其所造成旗人、漢人之間的隔離狀況已是眾所周知的問題,但從駐防八旗所在地發生在旗人、漢人之間的交往來分析地方上旗人社會的變化及其對地方政治的影響卻還很少被人關注。有關清代成都旗人和成都八旗駐防的研究成果亦呈現出同樣的研究傾向。迄今學者們對清代成都旗人的研究多是長時段的概述,關注的問題主要有滿城的建置、八旗兵制、旗漢分治、旗人的教育、旗人的經濟狀況、旗人的禮儀風俗等,涉及清末成都旗漢關系的成果寥寥無幾。①“化除滿漢畛域”改革與成都旗人反應這一互動過程,長期以來一直被學術界所忽視,至今沒有專門的研究成果。

    庚子年(1900年)之后,內憂外患加劇,“清廷”統治岌岌可危,立憲改革和革命排滿的呼聲日益高漲,“化除滿漢畛域”勢在必行。“清廷”于1907年9月27日發布上諭,推行“化除滿漢畛域”改革。此舉使清末成都旗人社會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這些變化對辛亥年和平解決成都旗人問題有何影響?本文試作探討。

  

    一、滿漢畛域:成都旗漢界線的歷史存在

  

    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七月蒙古準噶爾部策妄阿喇布坦令其臣策零敦多卜領兵萬人征取西藏,“清廷”此時為維護其對西藏地區的統治,于是年八月派荊州滿洲兵二千名前往成都。同年十月,策零敦多卜率軍攻陷拉薩,殺死拉藏漢,俘虜其妻子,搜各廟重器送伊犁,廢達賴伊西堅錯,擾亂西藏地區。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清軍分南北兩路入藏,平定西藏之亂。“清廷”于次年從駐扎成都的荊州駐防旗人中留下“滿洲蒙古官兵一千六百名,共計男婦大小五千余名口”。[1]此舉標志著成都八旗駐防的正式設置。

    清朝統治者把八旗視為維護其統治的主要工具。為了保持八旗武力,不僅推行“國語騎射”的“祖宗舊制”,而且限制旗人所從事的職業,規定旗人只能挑補當兵或從政做官,同時,不允許駐防旗人經營農工商業。在居住地及活動地域上,旗漢的地域界限也十分嚴格。八旗兵在駐守城市中修筑有界墻的駐防空間,作為駐防各地的八旗官兵及其家屬的居住地,這些居住地被稱作“滿城”。由此,導致了旗人、漢人之間關系疏遠陌生。

    成都滿城的興建始于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滿城坐落在成都府城西邊,“城內盡屬旗籍”[2],并禁止漢族人入內。清代成都滿城的五個城門都設有“盤查官廳”[3],以此專門管理出入滿城的盤查事項。滿城周圍的城墻將成都地區的旗人與當地漢人隔離開來,在旗人、漢人之間形成了一道有形的界線。清朝統治者利用這一界線推行旗漢分治的隔離政策,將駐防旗兵及其家屬禁錮在狹小的生活空間之中。因此,成都旗人“一般與漢族不通往來”,“只是為了生活物資的需要,準許個別男丁到少城(即滿城——筆者注)以外購買商品”,[4]與滿城外的漢人往來非常有限。

    與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成都“大城”相比,成都滿城內景物清幽,鳩聲樹影,空氣清潔,街道通曠。在這種連生活環境都與當地迥異的滿城中,成都地區的旗人保留著許多傳統的風俗習慣。直到同治年間,他們“冠婚喪祭”的風俗習慣都“各遵祖法”。[3]顯而易見,清朝統治者實行的旗漢分治政策在一定程度上達到了目的,使清代成都地區的旗人、漢人在文化上形成了深層的分離狀態。直到清朝末年,這種隔離狀況才有了明顯的改觀。

  

    二、化除畛域:“清廷”推進改革與旗人的激烈反應

  

    庚子年之后,革命排滿的呼聲日益高漲,“清廷”統治面臨嚴重危機。一些清朝大臣驚呼,革命黨人“大逆不道,謀為不軌”,鼓動“排滿”[5],“昌言革命,悖逆狂謬”。其所以能“蠱惑人心”,“則在藉辭滿漢”之別。因此,他們向清朝當權者提出“令滿漢大同,消泯名稱,渾融畛域”的應對之策,[5]試圖使革命黨人“無詞可藉,弭無形之隱患,正不定之人心”。且認為這是關系“大局安危”的重大措施。[5]因此,“清廷”為籌辦立憲而制定的“九年籌備事宜”中就包括了變通旗制事宜。其時,在革命派、立憲派各自的訴求中,不平等的滿漢畛域都是眾矢之的。“化除滿漢畛域”的改革勢在必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政治變動與旗漢交往 ——清末“化除滿漢畛域”改革期間的成都旗人社會”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