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文章正文

直男宜家(一)


金剛芭比

  第一章

  呼氣,吐氣,再呼氣,再吐氣。

  連著做了N個深呼吸之后,我慢騰騰地邁上講臺。教室里的人已經走光了,只剩下講臺上的那個男人慢條斯理、不疾不徐地整理著自己的東西。

  我說:“陳老師。”

  他抬頭,漆黑沉靜的眼瞥過我,我聽到自己心臟漏跳了一拍的聲音。咬咬牙,我豁出去了,大聲地自我介紹:“老師,我是九班的柯染!”

  他沒說話,只是眼里微微蘊了笑意。

  我咽了咽口水,以烈士斷腕的決心梗著脖子喊:“老師,我愛你!”

  “怎么樣,怎么樣?結果怎么樣?!”

  剛回到宿舍,一群人就圍了上來。

  我有氣無力地回答:“我說了。”

  “然后呢?陳老師是什么反應?”一群人的眼里閃著幽光。

  “啊,這樣啊。”

  “什么這樣?”

  我攤攤手:“這就是陳老師的反應。”

  確切地說,他當時似乎怔了怔,然后看著我意味深長地說:“啊,這樣啊。”

  我把頭靠在身邊的肖雪的肩膀上哀嘆道:“你說我是不是沒戲了?”

  肖雪溫柔撫摸著我的頭,大尾巴狼似的安慰我:“沒事沒事,不就是再多讀一年嗎,就當讀研了。”

  去她丫的。

  我甩開她,回到床鋪上,看著電腦屏幕上學校系統網頁中那個鮮紅欲滴的五十九分,任由悔恨的淚水緩緩流過我四十五度角的臉。

  看著任課教師里陳子墨那三個大字,我悔得腸子都紫了。

  據說他是國外知名大學回來的海龜,據說他在校外自己創業,擁有一家上市公司;據說他清俊睿智、氣宇軒昂、瀟灑大氣;據說每次他上課,無論是不是選修他課的學生都能會把教室給擠爆──他人氣太旺,上課甚至從來不點名,因為沒有人會傻得錯過他的課。

  據說選修課本來是學生選好后經由班長上報給輔導員,但是由于今年有太多的學生選了他的課,最后不得不重新填報。而為了保持公平,學校選擇了網上報名,那天下午五點才開放的學校報名系統,在三點就被刷爆。

  我一邊搖頭嘆息美男猛于虎,一邊加入報名者浩浩湯湯的隊伍之中。

  不得不說我運氣很好,全校僅有的一百二十個名額,就有一個砸在了我的頭上。結果出來的那天我熱淚盈眶,感激涕零,恨不得朝我家祖墳方向燒三炷香。

  謝謝祖宗保佑,我終于不用戰戰兢兢地逃課了!

  可是誰能告訴我,這個從來不點名的老師,為什么會在我的期末考試成績上注明了出勤零分?為什么要讓我大學四年的最后時光留下這么慘烈的一筆?!為什么讓我這艘泰坦尼克號躲過了專業課的重重冰山,卻在選修課這一片小小的沙灘上擱淺?!

  最可惡的是,選修課只有一個學期有,也就是說要補考的話,就只能等到明年跟現在的大三學生一起考試,也就是說,我要做一個大學的留級生。

  剛剛得知消息的時候,我并沒有放在心上。臨近畢業,學校的很多政策對我們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記得鄰班的一個男生壯烈地六進四級考場,當監考老師逮到他當場作弊時,他只低低說了一句:“老師,我都大四了。”簡短的一句話,竟讓那老師無語凝噎、心生惻隱,當場選擇了放水。

  只要開學了去求求情,是沒什么問題的,我樂觀地想。

  而開學后我才知道,當時我的想法是多傻、多天真。

  據說,一個校花級的學生淚眼摩挲地苦苦哀求陳金龜,他卻視若無睹,對她冷若冰霜。據聞,一個因為選修課而跟特等獎學金失之交臂的師兄孜孜不倦地圍追堵截陳金龜,他不耐煩之下把他的八十五分大筆一畫改成了五十五……

  在文質彬彬、清秀俊逸的背后,陳金龜隱含著一顆很黃、很暴力的內心。

  至此,我才真正悔恨交加,夜不能寐。

  萬般無奈之下,帝國主義經典《老友記》給了我啟發,清秀的小男生對羅斯說:“老師,我愛你!”羅斯手腳無措,想入非非,雖然不接受清秀小男生的愛,卻偷偷地幫這個學生改了分數。

  不管是中國和尚還是洋和尚,只要是會敲木魚的,就能立地成佛。

  于是就有了開頭那一幕。

  可是為什么陳金龜沒有一星半點無措的跡象?難道這一招也不能奈何他?

  不,不可能。就算他是老師,有人求愛多少也該臉紅一下,有所表示吧。可是他的反應從頭到尾就只有兩個成語可以形容,一個是恍然大悟,一個是饒有興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直男宜家(一)”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