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性 > 文章正文

欲望?真情?一語揭開7年連環殺人的面紗


仙 鳳

欲望?真情?一語揭開7年連環殺人的面紗
仙 鳳

2005年8月22日,喝醉酒的鄭其重在街頭醉語:“我怕誰呀?我把自己的老婆都殺了,就埋在我家的地窖里!”鄭其重是當地有名的養殖大王,幾年前前妻就下落不明,此話引起了聽者的警覺,很快報警。幾天后,在鄭家的地窖里,警方果然挖出一堆白骨……然而,讓警方沒有想到的是,隨著調查的深入,另一起無名焚尸案也被牽扯其中,由此,這樁天衣無縫的連環殺人案浮出水面……

小情人捅了大蜂窩

1966年12月,鄭其重出生在四川縣城的一個貧寒農家,1991年春天,經人介紹認識了妻子白萍如,1995年,他投資興辦了一個中型的養豬場。成倍翻長的利潤,讓他成了遠近聞名的有錢人。1997年,鄭其重又在縣城中心地段蓋起了一棟四層樓房,門面對外出租。就在這時,鄭其重認識了年輕漂亮的李梅琳。
今年34歲的李梅琳中專畢業后一直從事美容美發行業,1993年,和丈夫何成基結婚。1998年8月,李梅琳不顧家人的反對,借資來到縣城經營鋼材。
鄭其重一見到苗條白皙、面容清秀的李梅琳,就覺得眼前一亮,連說話的聲音都溫柔了許多。和李梅琳接觸幾次以后,鄭其重對這個溫柔的女人開始想入非非。在鄭其重心里,一直覺得白萍如只適合做老婆,一點兒也不能激發他心里的激情。而李梅琳不僅為人處事很得體,而且對人很體貼,她才是最適合自己的女人。對于鄭其重有心無意的暗示,李梅琳洞若觀火,兩人一來二去,就混到了一起。
1999年4月的一天晚上,白萍如回娘家去了,鄭其重來到李梅琳店里,把6000元房租退給她,說:“你看你一個女人,做點生意也不容易,這點租金就拿回去用吧!”“鄭哥,你這樣照顧妹子,妹子怎么報答啊?”李梅琳感動地答道,鄭其重趁機抓緊李梅琳的手,見李梅琳沒有掙脫的意思,就一把抱住了她……兩人自此一發而不可收拾。
9月,打工歸來的何成基聽說妻子勾搭上了鄭其重,氣憤的他拿起菜刀就跑去找鄭其重算賬。鄭其重此時正好去了成都市談生意,才逃過一劫。為了不讓妻子再和鄭其重來往,何成基把鋼材店低價盤給了別人,并帶著妻子回了老家。
李梅琳的離去,讓鄭其重非常難受,他已經無法離開這個可心的小情人,而李梅琳也覺得離不開鄭其重。一天,李梅琳趁何成基不在家,給鄭其重打來電話,兩人約好見面。半月不見,如隔三秋,一見面,兩人就在車上抱著親吻起來。一番纏綿過后,鄭其重和李梅琳商量,讓她勸服丈夫離婚,自己可以補償給李梅琳的丈夫2萬元錢。等李梅琳離婚后,鄭其重馬上“辭舊迎新”。
可對于妻子的離婚要求,何成基說什么也不同意,后來還是李梅琳寫下保證書,不再和鄭其重來往,此事才算罷休。為了讓鄭其重死心,何成基拿著這份保證書給鄭其重看,并威脅其不要再破壞自己的家庭。回家后氣憤難平的何成基又狠狠地打了妻子一頓。鄭其重既心疼情人受苦,又害怕情敵來犯,卻又不愿意丟下這些家業。那一刻,他心里對何成基萌發了殺機。

出軌欲火越燒越烈

為了不留痕跡,鄭其重精心地策劃了這起謀殺案。
1999年10月15日,李梅琳在鄭其重的安排下先是假意送丈夫去遼寧打工,兩人偎依著到了成都,一同逛了幾家商場,買了幾大包東西。告別時,李梅琳突然含情脈脈地說:“這一別不知道多久才能再見,我們得好好聚聚。”便拉著丈夫走進了火車北站附近的一家招待所,關上門飲酒纏綿。喝醉酒后,李梅琳又喂何成基喝水,而在此之前,李梅琳早就在他的水杯里投入了安眠藥。深夜11時,在藥物和酒精的作用下,何成基睡得很死,這時,鄭其重敲開了房門。
鄭其重和李梅琳扶著熟睡的何成基坐出租車來到市郊的一條機耕道旁,下車后,鄭其重又背著何成基走了1公里,在這個偏僻的地方,鄭其重用啤酒瓶將何成基砸死后,又用早就準備好的汽油澆到他的尸體上,將其“火化”。做完案后,鄭其重連夜回到家中睡覺,李梅琳則故意等到第二天下午才回來。成都警方接到報案,立即趕到現場,但因只發現一具被燒得面目全非的尸體,無法確定死者身份,此案便成了無頭案。
此后,鄭其重又要求李梅琳最近一段時間不要聯系,以免被人看出端倪,為了掩人耳目,他還對白萍如表現出了少有的好感。不明內情的白萍如還以為丈夫真的回心轉意了,覺得自己已經打敗了李梅琳,心情舒暢極了。這期間,鄭其重又增辦了新的養殖場,成了當地有名的養殖大王。
兩個月就這樣平靜地過去了,眼看著鄭其重夫妻恩愛,李梅琳心里不舒服了,找空子約了鄭其重密會,撲在鄭其重懷里撒著嬌說:“鄭哥,你可不要違背誓言前功盡棄啊!”鄭其重急忙詛咒發誓說沒有變心,李梅琳搖著他的胳膊叫他馬上離婚,鄭其重點頭答應了。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