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黨政 > 文章正文

禪臣洋行:塵封已久的財富記憶


撰文/王棟

  2007年1月6日晚間的一場大火,把館陶路與吳淞路路口一幢德國老建筑的三樓徹底焚毀。這座在當時已被改為酒店的建筑是館陶路上僅存的幾幢德國老房子之一。今天,在這座已被修復一新的老樓面前,已經看不到火災所造成的任何痕跡,在靠近吳淞路一側的墻體上,能看到“青島市歷史優秀建筑”的黑色銘牌。2007年初的大火雖然無情,但引起了人們對這座百年老建筑的關注,也由此牽出了這棟德式老建筑的前身后世,以及塵封已久的財富記憶和商業故事。

  歷史悠久 老牌德國貿易公司

  根據1912-1913年的青島地籍圖所示,這座曾被考證為“匯豐銀行”的老房子實際上并非建于1927年,而是早在德國租借末期的1913年即已建成。房子最初的業主是一家從事遠東貿易的歷史悠久的德國公司——禪臣洋行(Siemssen& Co)。禪臣洋行由特奧多爾·希姆森(Theodor Siemssen)在漢堡創辦。1846年,精明的特奧多爾看到了中國這個巨大市場的潛在價值,并在廣州設立禪臣在中國大陸第一家分行。1856年,禪臣在上海設立分行,隨后把駐華總部遷到了這座中國最大的商業城市。在此后的近半個世紀,禪臣又相繼在天津、漢口等重要通商口岸設立分支機構。成為與禮和、美最時、順和等洋行齊名的德商大公司。

  特奧多爾的侄子阿爾弗萊德(Alfred Siemssen)于1879年4月來到上海,投靠叔叔并加入禪臣。在叔叔洋行里工作的五年中,阿爾弗萊德先后擔任進口和保險事宜的貿易助手、船舶代理以及首席會計師等職務,積累了許多寶貴的工作經驗。這段職場生涯不僅為20年后,阿爾弗萊德在青島的建筑行業嶄露頭角打下了基礎,也從此改變了他的一生。

  1897年12月,德國占領膠澳還不到一個月,禪臣洋行重1971噸的“龍門(Longmoon)”號貨輪就裝載著建筑工人和建筑材料出現在了膠州灣的海面上,它成為了第一艘駛抵青島的德國民用船只。1899年,禪臣在青島的分行成立,次年在威廉皇帝海岸(今太平路)順和洋行的東側建造了最初的辦公樓兼住宅。

  廣泛經營 開創財富新天地

  1898年3月,德國通過不平等條約租借膠州灣后,如何創造良好的基礎設施與商業環境,吸引更多的中外投資者,就成為亟需解決的問題之一。于是,膠濟鐵路的修筑和港口碼頭的建設相繼開始。在華主營工廠和鐵路成套設備的禪臣洋行成為了德國政府最大的供應商,僅鐵路一項,就賺取了高額利潤。除此之外,禪臣還經營西藥、染料、軍火,以及絨線、布匹、針線等日用商品,代理德國許多著名廠商和保險公司,并向歐洲出口花生、花生米、花生油、生牛皮、豬鬃、草辮、核桃等山東土特產。禪臣常年代理德國億利登化工廠出品的漂粉精(氯化石灰),每桶進口價15元,在青島卻以每桶80元出售,利潤高得驚人;山東內地的豬鬃,禪臣在當地的收購價是每擔360元-450元,銷往歐美后,每擔以1000元-1200元售出,利潤在200%以上。僅僅這兩項一進一出,每年就可獲利100多萬元。禪臣洋行在青島——這座德國統治下的新興城市開創出了一片財富的新天地。

  一戰爆發 被迫退出中國市場1902年,德國人貝格(A.Berg)被任命為青島禪臣洋行的經理。同年,禪臣洋行從上海聘來了混過官場的揚州人丁敬臣充當華人買辦。1903年,來自斯德丁(Stettin 今為波蘭城市什切青)的埃米爾·霍夫特(Emil Hoeft)成為禪臣洋行的新任經理,直至1912年。1913年,霍夫特參股禪臣,除了繼續兼任經理,還成為了洋行的股東之一。是年,禪臣洋行買下了皇帝大街(今館陶路)與吳淞路口北側的地塊,并從英國匯豐銀行貸款6.5萬元,用于建造這座新的綜合樓。作為回報,匯豐在這幢大樓里獲得了一個擁有獨立出入口的辦公區,每月僅需支付250元租金。可令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不到兩年時間,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了。1914年11月7日,日本占領青島。雖然沒有參與實際的軍事行動,但霍夫特仍于1915年3月被捕并俘羈往設在日本本土的戰俘營。霍夫特在戰后獲釋,并與妻子團聚。1925年,他又成為上海禪臣洋行的負責人。由于1917年8月中國對德宣戰,以及德國在“一戰”中的失利,禪臣洋行被迫退出中國市場,其在各地產業也被充做敵產沒收。

  卷土重來 規模勢力遠不如昔1914年之后,位于館陶路、吳淞路路口的禪臣洋行大樓被日本當局做為敵產沒收充公,后被拍賣給了日本商人,但匯豐銀行的辦公室仍被保留。1928年,禪臣洋行卷土重來,重返青島。但是,卻無力再次擁有14年前曾屬于他們的這幢大樓,彼時的禪臣洋行只能在館陶路日本取引所內租房辦公,其經營范圍和規模也較1914年之前萎縮了很多。1930年,禪臣洋行遷往商河路,3年后又遷至廣東路,直至1945年5月。

  戰敗查封 徹底退出青島舞臺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做為戰敗國,德國在華的所有產業均被查封清盤,德僑也被分期分批遣送回國。在青島又繼續經營了17個年頭的禪臣洋行也隨之歇業,永遠地結束了它與青島的直接聯系,只留下這座可以訴說歲月往事,卻未被認真保護的古老建筑。


更多關于“禪臣洋行:塵封已久的財富記憶”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