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婚姻 > 文章正文

原始影像——青海巖畫藝術審美


  青海,民族風情濃郁,藝術遺存豐厚,遠在上古時代就是各游牧民族活動的舞臺,也是中國發現并記錄巖畫最早的地區之一。從遠古時代開始,這里出現過羌人,春秋戰國以后,又相繼出現過鮮卑、吐谷渾、吐蕃、蒙古、撒拉等民族。巖畫作為遠古先民以審美方式把握世界最早的精神產品,同時也是最早的藝術品,是青海古代美術研究極其寶貴的原始資料。特別是遺存于巖畫上的各種圖形及影像,構成了文字出現以前研究青海美術最初的“藝術文獻”。并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青海原始社會時期的民族習俗、宗教信仰,從中窺見和體察到少數民族早期的精神文化生活。

  一、品質與神韻

  目前在青海全境共發現巖畫遺存約20余處。刻畫時間大致可以分為早、晚二期,早期巖畫大致為吐蕃王朝之前的金屬時代,晚期巖畫大致為吐蕃及南北朝至唐代時期。主要分布在海北、海南、海西和玉樹地區,約數百幅畫面。這些巖畫數量豐富,風格多樣,巖畫石質多為黑色巖石、黑色油石、變質巖石和花崗巖石構成,制作工藝多系鑿刻和磨制。雖然它們不可避免地帶有“粗糙”或“幼稚”的痕跡,但卻表現出一種生動、質樸的特色,具有不可為后世任何“卓越的”或“現代的”藝術品能夠代替性。從總體特征上可分列出它們相似的輪廓、相似的年代,又可從相似的特征中考證少數民族遠古游牧文化的滋生、衍化過程。

  青海巖畫分布主要有以下遺存構成:

  (1)魯茫溝巖畫,位于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縣天棚鄉魯茫溝內約4公里處。巖畫刻在山崖巖石上,面積約20余平方米,共計刻有牛、馬、羊、野豬、狐貍、虎、蛇等動物圖案近80個。巖畫分三組,一組為三尊佛像,幅面長5.6米、寬4.5米,采用線雕方法;一組為四尊菩薩像,幅面長2.6米、寬1.4米,用淺浮雕方法;另一組為雙馬,亦系淺浮雕方法。巖畫采取鑿刻手法,技法嫻熟,寓意深刻,堪稱巖畫中的佳品。

  (2)巴哈莫力溝巖畫,位于海西蒙占族藏族自治州都蘭縣香加鄉巴哈莫力溝的山羊嘴,又稱畫石嘴。畫面長7米、寬4米,鑿刻有牛、羊、鹿、野豬、駱駝等動物圖像,若隱若現。

  (3)哈龍巖畫,位于海北藏族自治州剛察縣吉爾孟鄉哈龍溝內。原有畫面因修筑青藏鐵路時取用石料部分遭到破壞,現存有5幅圖像,分甲、乙兩區。內容為牛、鹿、虎、人牽駱駝等,采用磨劃方法。

  (4)舍布齊巖畫,位于海北藏族自治州剛察縣石莆灘舍布齊溝溝口處。巖畫刻在溝口北岸板頁巖石上,板頁巖石質較軟,部分畫面風蝕剝落,總高殘余3米、寬3.4米,現存畫面共33幅內容有牛、羊、狼、馬拉車、狩獵等。線條粗獷,形象占樸生動。多采用垂直打擊點刻法,個別為陰刻線雕法。

  (5)切吉巖畫,位于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切吉鄉東科村三社。巖畫刻在山頂上零散的細砂巖石上,共有畫面10余幅,內容有羚羊、牦牛、鹿等。系采用垂直敲擊點刻與磨刻方法。

  (6)湖李木溝巖畫,位于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黑馬河鄉然去乎東村約1.5公里處。巖畫分布在兩級臺地銜接處的紅砂巖斷面上。巖畫內容有牛、馬、鹿、狗、豹、狼等,共約50余幅動物圖像,采取垂直鑿刻法。

  (7)盧山巖畫,位于海西蒙占族藏族自治州天峻縣江河鄉盧山東坡。巖畫鑿刻于40余塊大小不等的花崗巖上。分多組畫面,計有200余個巖畫形象。內容有牦牛、馬、羊、豹、鷹、狩獵及戰爭等畫面,也是青海目前保存最完好的一處巖畫。

  (8)野牛溝巖畫,位于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爾木市東北約130公里的昆侖山中。共有5組45幅畫面,180個個體形象。主要為狩獵、舞蹈、畜牧的場景,其中牛和駱駝的形象約占85%,牛多以群體出現。

  二、題材與內涵

  青海巖畫本身的形狀色貌特征和藝術語言具有地域化的自然性特質,體現著青藏高原民族藝術的風格。依題材主要可劃分為:狩獵巖畫、畜牧巖畫、動物巖畫、神靈崇拜巖畫和生殖巖畫。

  1、狩獵巖畫

  狩獵巖畫是最常見的題材和內容,狩獵巖畫中的主要形象是作為狩獵者的人物及其狩獵工具和作為被獵物的各類野生動物。被獵動物均為哺乳類的野牦牛、鹿、羊、野驢等,這個動物群的組合結構與現今青海野生動物群十分接近。在野牛溝狩獵巖畫中有三個獵手作跪射或立射狀,面對一頭鹿、兩頭牛,暗示著狩獵的危險和獵獲物的豐碩。人物造型比較生動,充分表現了高原狩獵部族的英姿風采。

  2、畜牧巖畫

  在野牛溝巖畫中,大多為覓食、奔跑形態的牛和駱駝。牛以巖畫形式出現,很可能是反映先民們將野生動物馴養為家畜的過程。牛在草原游牧部落中,除了經濟諸因素外,還帶有宗教神祗的意味。因為,在現存藏傳佛教寺院中,不僅所有的護法神都是以牛的形象出現,而且在藏傳佛教特有的作為祛災禳禍的跳神活動中,牛的形象出現頻率也極高。 3、動物巖畫 動物是史前先民們的生活來源和崇拜的對象,在世界范圍內,都被賦予其宗教的意義,主要有牦牛、羊、鹿、虎、豹、駱駝、驢等。從動物的造型特征和構圖組合上看,有的主要是表現各種野生動物的生活習性,有的可能是表現人們對某些動物能夠不斷生衍繁殖的希望,有的則可能是表現了對某些動物所具有的崇拜意識。


更多關于“原始影像——青海巖畫藝術審美”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