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文化 > 文章正文

謎壇奇人敖耀寰


謝興無


他終身癡謎,不但用謎之丘比特利箭射中戀人之心,還憑著豐碩的謎語研究成果進入省會長沙;他全家都是謎人,女兒不但因謎揚名海內外,還迷倒了未來的博士女婿……
謎,古稱“隱語”。據《文心雕龍·隱語》記載:自魏以來,頗非借優,而君子嘲隱,化為謎語。可見謎的歷史十分久遠,今人更是將其發展得登峰造極。這不,本文這位如今已下崗在家的“謎人”就是將謎發展到極至的典型。前不久,在由《全國燈謎信息》等五家謎刊聯合評選的“中華燈謎一百年”活動頒獎大會上,一位來自湖南長沙工人文化宮的普通干部笑容可掬地登上了領獎臺。別看他相貌平平,穿著樸素,他竟是全國猜謎金箭獎、號稱亞洲第一謎人獎的第五屆“沈志謙文虎獎”獲得者。為揭開其“謎底”,2004年元旦前夕,筆者走進了這個“謎人”之家。

愛謎如癡,喜獲謎壇“諾貝爾獎”

他叫敖耀寰,出生在湖南省瀏陽河畔。在那里,他度過了自己美麗的童年和少年。1967年,敖耀寰從瀏陽一中初中畢業做了下鄉知青,并在8年后回城當了一家工廠的工人。1978年恢復高考,他被長沙市一所高校錄取,兩年后成了中學教師。后來,他又進入湖南教育學院深造并獲得本科文憑。
敖耀寰天資聰明,從小就喜歡猜燈謎、對對聯等智力游戲。參加工作后,作為中學教師的他曾多次在學校組織“猜謎”等第二課堂活動,受到了學生的熱烈歡迎。
1986年,敖耀寰隨長沙市職工燈謎代表隊赴桂林參加全國的漓江謎會比賽,他憑著扎實的謎語功底、深厚的文化積累一舉奪得全國“猜謎金箭獎”。這次獲勝,極大地激發了他鉆研謎語的興趣。從此,他愛謎如癡。三年后,敖耀寰以獨特的猜謎和制謎技巧被破格調入長沙市工人文化宮。
他在這個別人看來很不起眼的崗位上,一干就是13年,并主編《楚湘謎苑》共計43期,出謎書5本,謎作近萬則。其名氣越來越大,以至被眾多謎友一致認為是“湖南謎壇的頂梁柱、燈謎活動的多面手”。
敖耀寰還有一張獨具特色的“謎人名片”,那上面除了他的姓名和筆名外,還畫了一個叫“葫蘆居”的書室:他以王勃的《滕王閣序》中一句詩自配謎面為“龍光射牛斗之墟”,此謎正扣會意,“敖”扣“龍”,“耀”扣“光射”,“寰”扣“牛斗之墟”。
敖耀寰讓人稱道的還遠遠不止這些,他不但會猜謎也能做謎,而且就連他即興創作出來的很多趣味謎也常常使人開心不已。更讓人佩服的是,1998年,敖耀寰還眾望所歸地獲得有中華謎壇“諾貝爾獎”之美譽的第五屆“沈志謙文虎獎”。

謎人夫妻,相濡以沫惹人羨

敖耀寰為自己取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謎號,叫龍孫。究其緣由,他說這也是一個“謎”,其中包含著三層含意,一是龍王姓敖,即“龍之傳人”;二是“龍孫”為古代良馬名,他想以此來鼓勵自己自強不息;三是他的夫人姓孫,他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不能忘記“她”。
他有個美滿的家庭,有一位賢惠善良的妻子,有一個聰明漂亮而又才華橫溢的女兒。在他的家庭生活中,不少有趣的故事都與他所喜愛的燈謎有關。
原來,他的妻子名叫孫玉蓮,是一位優秀的語文教師。玉蓮的父親和敖耀寰的母親同是瀏陽副食品公司的職工,而玉蓮的哥哥也是敖耀寰的同學,他們兩家的關系素來很好。上世紀60年代,耀寰和玉蓮同在一個學校讀書,他們都喜歡謎語,也都是當時班上的尖子生,用后來他們在情書中所說的,玉蓮從小就對這位會讀書的哥哥有了很好的印象,耀寰也對這位小妹早就情有獨鐘。
敖耀寰幼年喪父,母親千辛萬苦將他和哥哥拉扯大。而孫家則有七個姐妹,家境也很困難,用敖耀寰的話說就是,他和玉蓮都是在苦水里泡大的人。所以,愛謎入癡的他和玉蓮第一次約會時就出了一個叫“兩個苦瓜結連理”的謎語。由于長期“耳濡目染”,所以敖耀寰出的這個謎語絲毫沒有難倒玉蓮,她很快就給出了答案,謎底是個“瓣”字。她明白耀寰的意思,就是今生今世,兩人永遠不分離……
讓人羨慕的是,敖耀寰與孫玉蓮結婚22年來,一直都夫唱婦隨,相濡以沫。他們常讀相同的書,談共同的話題,敖耀寰很多謎語作品的第一讀者和合作者也都是孫玉蓮。
作為“謎人”之妻,玉蓮自然感染了不少“謎氣”,也懂得了許多“謎路”,有時她還會用格猜謎。比如,敖耀寰曾出了這樣一個謎語:芙蓉國里一行者(卷簾格),要求猜一個人名。也許是夫妻情深,心有靈犀一點通的緣故,玉蓮三下五去二就猜出了謎底,即她的名字:孫玉蓮。因為“芙蓉”為“蓮”,“玉”扣“國里”,“行者”借代扣“孫”,而“蓮玉孫”用格,在謎語里又須倒讀,因此,便扣合敖夫人的姓名“孫玉蓮”了。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