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文摘 > 文章正文

最牛演技派


  陳移生

  昨天,我準備搭火車去外地出差,但由于火車晚點,我只能跟大家一樣坐在候車廳等待。

  百無聊賴時,我看到旁邊坐著一個三四歲的小男孩,正拿著一根棒棒糖在舔。不知道什么時候,棒棒糖掉到了地下,小男孩竟揉著眼睛哭起來。這時,旁邊座位上的一個美女趕緊打開皮包,拿出一包口香糖,拆開后給了小男孩一片。我看在眼里,心想:她一定是小男孩的媽媽吧?現在的年輕媽媽真是什么都不懂,這么小,怎么能吃口香糖呢?如果吞了怎么辦?我趕緊從口袋里拿出一包防暈車的山楂片,遞到美女面前說:“給他吃這個吧,口香糖吃多了不好。”

  美女看了我一眼,便接過山楂片遞給了小男孩。小男孩非常愉快地幾口吃掉山楂片,然后從座位上下來,樂呵呵地往我身上爬,邊爬邊清脆地叫:“爸爸,爸爸,我還要吃。”

  我感到很暈,雖然我今年奔三了,可還沒結婚呢,什么時候多了個兒子呀?我把小男孩抱到膝蓋上,微笑著向他解釋:“我不是你爸爸,你認錯人了。”

  我尷尬地瞄了那個美女一眼,見她沒什么反應,便只好厚著臉皮接受了“爸爸”這個稱呼。

  小男孩親完后,嚷嚷著還要吃山楂片,并伸著一雙肥嘟嘟的小手在我身上摸索起來。我見小男孩這么活潑可愛,便笑著對旁邊那個美女說:“這小孩真有意思,跟個小大人一樣。”美女微微一笑,意味深長地說:“是呀,可能像你唄。”

  我又不是小男孩的爸爸,怎么可能像我呢?我正要辯解,忽然小男孩從我膝蓋上下來,笑瞇瞇地跑到美女的面前說:“媽媽,媽媽,我要玩手機。”

  美女猶豫了一下,紅著臉把身上的蘋果手機拿了出來。小男孩拿著手機,便嬉笑著按開了。一會兒,有個更小的小女孩跑過來,把小男孩打了一下,然后轉身跑走了。小男孩很氣憤,虎著臉追了上去。看到兩個孩子在候車廳快樂地追逐,我和美女攀談起來,談的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廢話。

  沒過多久,火車到站了,我趕緊提著行李起身跟美女告辭。突然,美女面色慘白地問:“你兒子呢?怎么不見了?”我用眼睛仔細地搜索候車廳的周圍,這才發現那個小男孩真的不見了。“他不是你兒子嗎?”我吃驚地問。

  美女瞪大眼睛說:“誰說他是我兒子,剛才我還聽到他叫你爸爸呢。”聽到這話,我才意識到誤會了,難怪之前她會給小男孩吃口香糖,還會默認我這個冒牌“爸爸”,原來她也不是那個小男孩的媽媽。我感到有點不妙,下意識地用手摸了摸口袋,忽然發現身上的錢包沒了。天啊,那個小男孩居然拿了我的錢包。

  我猜想他那么小,一定沒跑多遠,趕緊朝候車廳出口追了去。

  美女可能是怕我跑了.連忙跟在后面窮追不舍,還邊追邊喊:你要到哪兒去,快給我站住……

  到了外面,我看到那個小男孩一手拿著蘋果手機,一手拿著我的錢包,和那個打他的小女孩一起往一輛出租車走去。我怒火萬丈,快步上前截住小男孩說:“終于讓我逮著你了吧,快把我的錢包還給我。”

  然而,我的話剛說完,只聽小男孩扯著嗓子喊道:“救命哪,搶劫了,有人搶劫了……”

  看到周圍掃過來的目光,我擔心被人誤會,趕緊捂住小男孩的嘴巴,討好地說:“我的小祖宗,求你不要喊了,只要你把我的錢包還給我,我就放過你。”

  不料,小男孩用手指了指路邊那輛出租車,撅著嘴巴神氣地說:“實話告訴你,我們可是有同伙的,你要是再不放我走,小心我叫人揍你啊!”

  我抬頭朝那輛出租車望去,只見里面有個彪形大漢朝我晃了晃拳頭,我嚇得一縮脖子,只好放開了小男孩。

  當小男孩帶著小女孩坐進出租車的時候,那個美女從后面幾步追了過來。這時,小男孩在出租車里朝我招了招手,聲音非常清脆地說:“爸爸,那個女人來了,你快點逃吧。”

  那個美女聽到小男孩的話,一把抓住我的衣服說:“你這個死騙子,趕緊讓你兒子把手機還給我,不然我報警了。”

  望著出租車遠去的方向,我頓時愣在了那里。

  (摘自《喜劇世界》)


更多關于“最牛演技派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