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戲劇 > 文章正文

動畫電影《功夫熊貓》配樂音樂分析


武慧

  【摘要】《功夫熊貓》系列動畫電影的大放異彩離不開其幾乎完美的電影配樂,該片大量運用中國民族樂器,如竹笛、二胡、古箏、琵琶等,以及中國傳統五聲調式的衍變、發展,既保留中國傳統音樂的韻味,同時又將西方交響樂及電子樂融洽的穿插于其中,漢斯·季默與約翰·鮑威爾這兩位西方人對于中國傳統民族民間音樂元素的駕馭令廣大中國影迷嘆為觀止。

  【關鍵詞】《功夫熊貓》 中國傳統音樂元素 配樂音樂 分析

  doi:10.3969/j.issn.1002- 6916.2012.24.025

  《功夫熊貓>系列動畫電影以中國古老的武俠文化為背景,其電影配樂與畫面的結合制作得惟妙惟肖。好萊塢配樂大師漢斯·季然和約翰·鮑威爾二人在繼《奪寶金子城》之后再度攜手,成功的完成了這部近乎完美的電影配樂。這部動畫電影以西方交響樂為主體,吸收了中國傳統民族音樂和戲曲音樂的重要元素,為觀眾打造了一部美輪美奐的中國功夫盛宴。同時,這兩位大師對主題音樂的旋律創作,對音樂意境和韻味的把握,沒有格格不入似是而非的間離感,而將其完美地融合在動作片電子曲風中,帶來了耳目一新的時代感和節奏感。兩位電影配樂大師創作可謂是該片成功的點晴之筆。

  《功夫熊貓》電影配樂分析

  《功夫熊貓》電影配樂的大放異彩,離不開漢斯·季然與約翰·鮑威爾兩位大師精湛的配樂技藝,本文就經典音樂片段進一步對這部近乎完美的電影配樂進行分析。

  一、塑造人物性格

  1. Hero

  作為整部電影的開篇樂章,《Hero》很好的詮釋了這個發生在中國的古老的故事氛圍,也明確的指明了整部配樂的曲風。漢斯·季然精湛的技藝和他對中國民族音樂的理解成就了這曲《Hero>風靡全球。

  一聲中國傳統的的銅鑼聲伴隨著悠揚的竹笛,緩緩將我們帶入了古老的中國,鮮明的五聲調式和竹笛旋律的進行,漸漸遠去的鑼聲,配合逐漸拉近的山水寫意圖景,就像一位鶴發童顏的老者即將為我們講述一個意味深遠的中國故事一樣。緊接而來的一段旋律交給二胡與琵琶,在透著俠者特有的孤寂意蘊中,鑼聲的再次敲響悄悄地拉開了這個故事的大幕。婉轉的竹笛配以寫意的二胡,古老悠遠的銅鑼形成了典型的中國戲曲開場,作曲家對于中國傳統音樂的理解與認知著實讓中國觀眾驚嘆不已。(譜例1)

  

  隨著二胡漸漸消失,音樂過度到神龍大俠的主題,快速的場景切換配上一段非常激情的典型爵士音樂作為背景的弦樂演奏出五聲調式的旋律,但最具爵士特征的架子鼓鼓點和鏗鏘有力的銅管在其間的滑音進行,使這段音樂呈現出新奇的中西合璧的音樂。典型的季默式動作場景電子樂立刻就把觀眾的情緒調動起來。伴隨著爵士鼓點輕輕搖擺的同時卻欣賞著一場俠肝義膽的江湖廝殺,相信這絕對是武俠電影之先河,這種別出心裁的表現形式能夠立刻抓住觀眾的興趣,并快速的將觀眾帶入到故事的情節當中,這也是整部配樂的精髓所在,讓觀眾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激情過后音樂進入到一段歡快跳躍的弦樂撥奏,典型的西方配器加以傳統的五聲調式,完美的中西合璧讓我們無不為作曲家精湛的配樂手法所征服,最終這首《Hero》結束在一段歡快的長笛聲中,為這場浩浩蕩蕩的中西文化交融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這些旋律大多以五聲調式中的羽調式和宮調式為主,中國傳統音樂的進行離不開“起承轉合”這個要領,而影片大量音樂的起承轉合都圍繞這些五聲調式旋律衍生和發展,時而高亢,時而婉轉,時而意味深長,由中國傳統音樂到西方電子音樂的過度及銜接恰到好處。

  2.Panda Po

  《Panda Po》是熊貓阿寶的主題音樂,而此時的阿寶只是作為一只熊貓而非神龍大俠,這是一段非常抒情的場景音樂,它出現在整部影片的最后,師徒二人在桃樹下分享包子的情景中,充滿了濃郁的中國風情和農耕社會典型的自給自足式的歡欣愉悅。

  跳動的音符,輕巧的彈撥弦樂悄悄把我們帶入到那個充滿溫馨的地方,伴隨著揚琴敲擊出的跳躍旋律,輕松歡快地引領著低聲部的撥弦律動,立刻便把我們又帶回到了那個美麗祥和的和平谷:(譜例2)

  

  輕快地打板聲和揚琴的一系列變奏緩緩推出了第二次出現的主旋律,再現時主旋律其主奏樂器加入了西洋打擊樂器——馬林巴,馬林巴的“叮咚”之聲,仿佛潺潺流水,迎合著揚琴的歡快流暢,為我們展現了充滿無限生機,一片欣欣向榮的和平谷。同時,在每一個樂句結束時,都會有一段揚琴演奏的副旋律與之呼應,一問一答,具有典型的中國民歌對答式的鮮明特征,這與畫面中師徒二人的交流和分享配合得十分默契。(譜例3)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Tags:功夫2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