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婚姻 > 文章正文

擁擠的車站里,愛情來了又走了


安寧

  

  1

  她與安笙的相識,是在7月濕熱的火車上。

  那是一輛慢車,沒有空調,鐵軌上哐當哐當的聲音,像一個百無聊賴的入,在擺弄著一扇古舊的門,開合之間,時光的碎屑,灑落下來。她在周圍的嘈雜里,倚窗靜靜地聽著。有鄰座的幾個學生,許是太悶,問她要不要過去打牌。她只一心想著自己的事,竟是他們一連叫了幾聲,都沒有聽見。回過神來,才抱歉地笑笑。過了片刻,她聽見那幾個學生,小聲地嘟囔:不知這鄰座的兩位,中了什么魔法,叫都叫不回。

  她就在那時,與安笙視線相遇。兩個人幾乎是不約而同地,看向那群面容新鮮的學生,而后彼此淺淡地一笑。安笙就是從那一刻,如一枚石子,輕輕投入她的心湖里去的吧。她很奇怪這一程,快要到終點了,才注意到安笙,這樣個溫和儒雅的男子。

  火車進站,她起身收拾了行李,朝門口走。還沒有跨出門去,便聽到安笙在后面喊:嗨,你的書!隔了重重的人,她看到安笙高舉著書,奮力地朝她擠過來。她站在那里,突然想起幾年前,她與男友也是這樣相識,本以為,他與她,會一起到這個小城里來。卻不知道,時間為他們設置了三年的障礙,他要讀研,而她,當然,要孤單地等他。她在一陣恍惚里,似乎看見男友像往昔一樣,走到她的身邊,她,則習慣性地抬起手來,去拭他額頭細密的汗珠。

  右手舉到半空的時候,她才驚醒過來。臉倏地紅了。安笙悄無聲息地將行李幫她提下火車去,她才想起來給他道一聲謝,找了一句話來打破沉默你是出差么?而安笙,則笑著指指她剛看的考研書,幽默說道我和你一樣,是被考研和畢業沖到這個小城里來的。

  2

  幾天后,她去報到,在校長辦公室里,

  翻看新人履歷表,竟然發現笑容明朗的安笙。一旁的校長,看她詫異,便問你認識這個新老師么?沒等她搖頭,校長又繼續說道:你不知這個音樂系的安笙多么出色,獲了那么多獎,本想留在女友的城市,不料,他的女友考研去了北京。

  當晚,她在操場上散步,聽到有人在高高的看臺上彈許巍的一首憂傷的曲子。她駐足聽了片刻,便發短信給上海的男友,說,顏洛,我想你。她倚在欄桿上,等著男友的短信。但直到那人的曲子沒了聲息,她所渴盼的短信還是沒有來。轉身想要離去,卻聽見身后有人叫她。回頭,便看到安笙正歪頭狡黠地笑望著她:我的曲子果真將美女吸引了來。她也幽他一默:可惜不是你夢中的情人。

  安笙很豪爽地大笑起來。她被他的情緒感染著,竟是將先前的失落,也給一起簌簌抖落掉了。

  兩個人一路聊著,不覺就來到了宿舍樓前。安笙又開玩笑:用不用我提熱水給你?我給女孩子提熱水的經驗,在大學里就已經很豐富了。她一下笑彎了腰,果真轉身拿了空壺來讓他去打。不過是幾分鐘,她在昏黃的路燈下等得卻很心焦。這種心境,她已經陌生。大約是一年前,顏洛就因為考研,不再給她送水,等到考研結束,這個習慣,也徑直保持下來。似乎,那些溫暖了她的愛的細節,從來就沒有過。而如今,安笙提水走來的這個姿勢提醒了她,原來,走遠的不是距離,而是顏洛對她的呵護與愛戀。

  3

  她對安笙,自此有了一份別于其他

  老師的好感。他們常去學校對面的飯館里吃飯,飯后又會徑直到相鄰的話吧里煲電話粥。他們有許多話題,音樂、電影、書籍,惟獨不談愛情。

  她每每上完了課,常常會繞一個長長的走廊,從右邊的音樂教室旁走下去。并不會每次都能夠碰到安笙,但她還是將這一個習慣堅持下去。這多走的路上,有沒有人相陪,她則不去奢求。能夠聽到一段熟識的曲子,哪怕已是余音,她也是喜歡的。有那么幾次,她很想發短信給安笙,告訴他,她懂得他內心的感傷。可到最后,都忍住了。

  楓葉紅的時候,學校里組織郊游,她與安笙都去了。很美的秋天,她沿著小路,一口氣爬到了山頂,站在最高的那塊巖石上,她忽然想要大聲喊叫。但怕學生們笑她,便有些隱忍。是一旁的安笙,跳到她的身邊來,一把抓起她的手,舉過頭頂去,朝著遠山,如一頭猛獸,大聲吼叫起來。那是自畢業以來,她最開心的一次。她一直以為,當一份愛情,飄泊到她無法觸及的邊緣時,她的心會空到疼痛。可是當安笙將她手舉起的時候,她才明白,原來將一份愛情放飛,是一件如此輕松的事。

  4

  跟安笙同去校門口的米線館,已經

  成了一個習慣。她是因為顏洛,愛上吃米線的。顏洛總說,米線的來源起于愛情,所以吃起來的時候,也是干回百轉的喜悅。恰恰安笙也是喜歡的,但他的解釋,卻似乎更深了一層。他說,他喜歡米線,是因為它的柔韌綿長,恰如生活,細細咀嚼,便可以品出內里的芬芳。


更多關于“擁擠的車站里,愛情來了又走了”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