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通俗文學 > 文章正文

神秘的花紙扇(上)


孫麗萌

神秘的花紙扇(上)
孫麗萌

1

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靜靜地躺在寬大的辦公桌上,李華看到它時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喜悅。
按說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她完全沒有必要刻意壓抑自己。關鍵是在她的身后跟著的那個男人不僅是她生意場上的對手,而且是她一生中唯一愛過的男人。雖然此時此刻那男人僅僅是個來訪者,但內心深處的激動卻讓李華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愛一個人究竟有多難?李華曾經無數次想過這個問題。每一次她都能找到一個非常貼切的答案。然而,當她從理論走向實踐的時候所有的答案都被莫名地推翻了。矛盾的世界,矛盾的自己。人啊,就是這么可笑。
“請坐吧。”她停住腳步優雅地笑著向身后的男人做了個手勢,然后,向一旁的秘書吩咐道,“藍藍,請給張總來杯咖啡。不加糖。”
秘書藍藍答應著走了出去。那男人也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李華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寬大的辦公桌在她和來訪者之間制造出一個距離。她非常喜歡這種居高臨下的感覺。曾幾何時自己和那男人的位置是顛倒著的。
“小華……”那男人想對她說什么,可被她的一個眼神擋了回去。
秘書藍藍端著一杯咖啡走進來放在他面前的茶幾上:“張總,請用。”然后對李華說,“李總,有您的電話,在一號線。”
“就說我不在。”她回答之迅速不僅使那男人感到驚訝,連她自己也感到意外,“哦……我和張總有要緊事要談。”
秘書出去了。屋里一下子變得安靜了,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凝固了。
對于一對內心交織著愛恨情仇的男女來說,相見無疑是一種難以言表的折磨。而李華則不這樣看。此時此刻她的內心深處激蕩著勝利喜悅:“你還好吧?過得怎么樣?”
男人依然沉默著,他那雙深邃的眸子里泛出淡淡的憐憫和憂傷。
“都不說話?難道我們之間真的是無話可說了嗎?”李華的語氣中帶著勝利的自信和趾高氣揚。在此之前,李華不止一次地想象著有一天能夠和這個自己愛過的男人四目相對時的情景。
“小華,你快樂嗎?你真的快樂嗎?”男人幽幽地問。
李華然一笑:“你覺得我不快樂嗎?你看看,我現在什么都有了。并且,還有你……我的座上賓……我真的想不出自己有什么不快的。看起來,你的心情似乎不太好,憔悴了很多。”
“是嗎?”男人臉上露出了笑容,只不過笑容中摻雜著些許苦澀,“小華,你變了,都是我的錯。”
“不,我該感謝你。如果沒有你,我這樣一個從鄉下來的妞,恐怕永遠都不會坐在你過去曾經坐過的位置上。雖然這一切來得不易,我為此付出了青春、感情,可能還有良心。我畢竟得到了我夢寐以求的東西。你造就了我,所以,我要感謝你。說吧,要我為你做什么?”李華激動地說,眼睛里閃爍著一些晶瑩的東西。
那男人輕輕地嘆了口氣:“如果你覺得這樣說話可以化解你內心的仇恨和痛苦,你盡管說。但是你知道我來找你的原因:放棄吧。為了那些可憐的老百姓,也為了你自己。對于你來說,那只是一筆生意。而對于他們來說,那是賴以生存的命根子。”
“真是好笑,你什么時候成了救世主?照你這樣說,我拍下那塊土地是為了生意。難道你不是嗎?張玉山,如果你想要這塊地,看在咱們以前的情分上,我可以讓。完全沒有必要拿這些大話來壓我。”李華惱怒地說。
“不,不是。你誤會了。小華,我這次來……一方面是為了太平湖畔的那塊地,另一方面,是想來看看你,消除我們之間的誤會。十年了,沒想到你對我的怨恨還是那么深。是我害了你……”
李華沉默了。她自己也沒想到,時隔那么久,自己對眼前這個男人居然還是難以放下。
是啊,都十年了。十年前的她,剛從遙遠的家鄉來到這座城市,在人頭攢動的保姆市場,是這個男人把她領進了自己的家,領進了天堂一般的生活。已經想不起來,自己是怎樣從一個什么都不懂的鄉下丫頭,變成了一個穿著時髦、渾身上下找不出一點土氣的城里姑娘。她只記得,從自己委身于眼前這個男人那天開始,一切都變了。仿佛在一夜之間五彩繽紛的生活和酸甜苦辣的情感經歷,讓自己游蕩在天堂與地獄的邊緣。村姑——保姆——情人——秘書——助理——總經理……這樣的角色轉換會把一個人變成什么樣呢?她自己也不知道。因為,所有的一切都不能抵消這個男人的背叛給她帶來的傷害。
“小華,我的話你可以聽,也可以不聽。這是我可以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我要走了……”他望著李華,平靜地說。
不知何時,李華的手里多了一把花紙扇,她快速地舞動著手里的扇子,讓人感覺到她內心深處的激動和不安:“你……你要去哪兒?我,我還有話跟你說。我……”
話音未落,那男人就看見李華臉色大變,突然間軟綿綿地癱軟下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