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機場國際中轉區:誰的領土?該誰管轄?


  6月23日,斯諾登從香港飛抵莫斯科謝列梅捷沃機場。當時傳出的消息說,莫斯科只是中轉站,斯諾登的最終目的地是厄瓜多爾,因為該國已經向其提供了允許避難的文件。由于莫斯科沒有直達厄瓜多爾的航線,斯諾登將從古巴轉機前往厄瓜多爾,并已預定了飛往古巴首都哈瓦那的機票。但是,當記者蜂擁登上飛往哈瓦那的飛機后,發現斯諾登并不在機上,而在機場也不見斯諾登的身影。一時間,斯諾登身在何處成為全球之謎,各種猜測不脛而走。還是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記者招待會上揭開了謎底——斯諾登還滯留在謝列梅捷沃機場的中轉區內。俄羅斯官員解釋說,斯諾登一直滯留在機場的過境區,因為美國撤銷了他的護照后,他沒有通行證件,無法購買機票,似乎沒有辦法抵達他準備去的拉美國家,也無法入關進入俄羅斯境內。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形容斯諾登成了“無護照、無旅行證件、無國可歸”的三無人員。

  斯諾登的處境不禁讓人想起2004年美國大導演斯蒂芬·斯皮爾伯格導演的電影《幸福終點站》(The Terminal)。影片講述的是由湯姆·漢克斯扮演的男主角在前往美國途中,家鄉發生政變,政府被推翻,他所持的證件不被美國入境當局承認,被拒絕入境,也不能回國,只能被迫滯留在肯尼迪國際機場。據說這一故事的原型就是伊朗人納賽里。20世紀70年代,英伊混血兒納賽里畢業于英國布拉德福大學,因在海外參加了反對伊朗政府的示威游行,于1977年被伊朗開除國籍,此后不得不持臨時難民簽證流亡歐洲。

  1988年納賽里在前往戴高樂機場的地鐵中皮包被盜,丟失了包括難民簽證在內的所有能證明其身份的證件。當時,法國政府同意納賽里留在機場,但不許他離開那里。此后,法國戴高樂機場的一號航站樓就成了納賽里的居所。這一待就是18年,機場的長椅就是床,納賽里早上5點半就起來,用機場贈送的免費牙膏刷牙,并在乘客到來之前把自己的“家”收拾好。白天,他用閱讀書報來打發時間;晚上,機場商店打烊后他才去機場的衛生間洗衣服。久而久之,納賽里成了戴高樂機場的一道風景。來往的乘客都跟他打招呼,機場的工作人員也和他聊天,機場牧師隔三差五地探望他。更有趣的是,他住在法國的妻子每天去機場看望他。傳說2005年,他把自己的故事賣給了美國“夢工廠”電影公司,獲得不菲的電影版權費。

  將近十年后的今天,現實版的《幸福終點站》在莫斯科謝列梅捷沃機場再次上演,但這并不是謝列梅捷沃機場的第一次。據俄羅斯媒體報道,尼日利亞婦女伊莎貝拉曾經在此生活了兩年多。她于2006年9月抵達謝列梅捷沃機場,最初是為了躲避迫害而前往德國慕尼黑,后她又計劃乘飛機前往敘利亞,在莫斯科轉機時,陪同人員拋棄了她。伊莎貝拉沒有證件也身無分文,一篇《囚禁在謝列梅捷沃》的文章見諸報端后,人們發起運動來援救她,機場給伊莎貝拉提供每日三餐,她一度成為歐洲家喻戶曉的人物,她的地址是“謝列梅捷沃機場2號航站樓三層卡其布色睡袋”。

  在機場滯留了20個月后,伊莎貝拉才在國際移民組織的幫助下,于2008年5月27日返回了家鄉拉各斯。還有一個故事。2006年,伊朗婦女卡馬法爾帶著她的兩個孩子流亡,結果滯留在謝列梅捷沃國際機場將近一年。除此之外,巴勒斯坦人若拉、印度人普萊姆基均曾長期滯留在謝列梅捷沃機場。據說人們專門給他們造出了個新名詞“terminaltor”,意即“機場滯留者”,或稱為“機場中轉區的囚徒”。

  得知斯諾登抵達莫斯科后,美國通知俄羅斯,斯諾登的護照已被注銷,要求俄方驅逐斯諾登,但這一要求遭到俄羅斯的拒絕。普京總統表示:“斯諾登先生的確飛到莫斯科,這對我們而言十分意外。他來莫斯科是作為過境旅客,不需要簽證和其他文件。他有權買機票,飛到他想去的地方。他沒有進入俄境內,因此不需要簽證。”俄外長拉夫羅夫也表示:“我們和斯諾登先生以及他同美國司法部的關系、他的環球之旅沒有任何關系,他獨立選擇自己的路線,我們和在座的大多數人一樣從媒體獲得這個消息。他沒有越過俄羅斯國境線。”俄羅斯媒體認為,從形式上看,抵達莫斯科謝列梅捷沃機場的斯諾登并沒有越過俄羅斯邊境,因為他仍在機場過境區,沒有通過俄羅斯海關。俄聯邦移民局認為,沒有理由將斯諾登驅逐出境。

  斯諾登沒有越過俄羅斯的國境線,被俄羅斯作為拒絕協助美國要求的重要理由。機場過境區,在大多數情況下,外國乘客大都是因為上下飛機而來去匆匆,其法律地位一般不為人注意。斯諾登幾十天滯留機場國際中轉區的情況,引發了公眾和媒體對該區域法律地位的關注和討論。這一問題的實質是領土與國家管轄權的問題。

  這里涉及的主要法律問題:一是機場過境區的領土屬性問題;二是民航機場過境區對外國人的管轄權問題。機場過境區也被稱為中轉區,但嚴格地講,機場中轉區分為國內航線和國際航線兩種不同的區域。過境區指的只是國際中轉區。對于國際中轉區的領土地位和國家管轄權,存在不同認識。有觀點認為,中轉區在外交上保持中立,法律上不屬于當地國領土,當地國無權干涉,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就是這樣解釋的。當然更多的看法認為,中轉區是當地國領土的一部分,屬于繼承所屬國家司法管轄權之內。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機場國際中轉區:誰的領土?該誰管轄?”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