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軍事科技 > 文章正文

姚青生與潛艇“談”了二十年戀愛


王 鵬 張勝利 宮曉戩

魁梧的身材,透露著文人之靈秀。說話慢條斯理,但卻總能一語中的。睿智的目光透過厚厚的鏡片,給人感覺格外有親和力。與溫文爾雅的姚青生交談,感覺他更像是一名學者,頗具書卷味而又不失男性的豪邁之氣。他就是北海艦隊某潛艇基地修理大隊大隊長姚青生。


軍營始終是姚青生干事業的不二選擇

那還是在1983年的一個夏夜,合肥工業大學的畢業生宿舍里,同學們討論著分配的事情。“青生,你要慎重考慮,再做決定。”“班長,你再想想嘛,到國家機械部的研究所有多好啊!”此刻的姚青生憑借著出色的表現,備受各方關注。大學四年,他的成績始終名列全系榜首,全系63名學生,他是唯一的共產黨員;在那個指令性分配的年代,他是唯一可以任選去向的學生。臨近畢業,多個單位向他拋來了“繡球”。
姚青生的心卻“早有所屬”。他找到部隊的招收人員,“帶我走吧,我會是個好兵!”姚青生沒有食言。二十年來,他技術員、工程師、技術處長、副部長、大隊長一路走來,如今已是潛艇部隊中一個響當當的中級指揮員。
1991年5月,受組織上的委派,姚青生來到美國某高科技公司,學習某型設備的操作使用和安裝調試技術。面對外國專家,姚青生白天虛心地請教著問題,夜晚,他無暇觀光美麗的異國風情,細細地研究著每一份資料,直到晨曦微露仍無倦意。兩個月過去了,外國專家驚奇地發現,這個白凈的中國人從剛來時的一竅不通,進而成為操作該設備的行家里手。學業結束之后,當飛機在巨大的轟鳴聲中沖向云霄,異國的高樓大廈逐漸模糊成輪廓,豪邁之情在姚青生的心中油然而生:祖國,我回來了。

就在這個修理大隊,有研究生學歷的士官也不足為奇

2002年4月,上級領導看中了姚青生這個通曉英、意、俄三國語言,熟懂某型潛艇修理幾乎全部領域的難得人才。一紙命令,讓他走上了北海艦隊某潛艇基地修理大隊大隊長這個位置上。上任伊始,就一下“放走”了大隊7個技術骨干進院校學習。緊接著,第二年又放走了8個。技術處長急了:骨干全走了,這還不得歇菜啦?活還怎么干啊?
姚青生笑著說:困難是暫時的,收效是長遠的,這兩年,咱哥倆就先累著點吧!那段日子里,他和技術處長吃了多少苦他們自己都說不清楚。到了第三年,技術處長樂了。雖說是又走了7個,但卻回來了11個。第一批出去的人不僅帶回了潛艇維修領域的最新知識,還挖回4個同窗“高手”。使一批過去只能由生產廠家維修的設備,一下子都可以獨立完成了。那一年光節省下的維修費,就讓大隊建了一個功能齊全的現代化學習室。
分隊長鄭永良,曾經是個一遇到科研項目就惶恐的“主”。姚青生主動聯系院校送他去深造。在校期間,小鄭先后攻克了7項大隊亟待解決的技術難題,取得多項科研成果。
臨近畢業,學校免試推薦他讀研。消息傳來,有人建議:憑這小子現在的能力,回來給你爭頭彩已是綽綽有余,這個研究生就別讓他讀了。姚青生卻說,人家有這本事,咱們可不能拖后腿。再說人才是給部隊培養的,不是我個人的,放!消息傳去,小鄭激動得淚水漣漣,表示學成歸來哪都不去,就回大隊。

姚青生的兵編了個順口溜:走出船塢,洗去油污,抓起圖書,可別耽誤

有過兩次出國見學經歷的姚青生,十分注意吸收不同學歷、不同層次的人員協同工作。某型負壓系統由于設計存在缺陷,故障率居高不下,幾次組織技術人員攻關都未能解決根本問題。姚青生大膽啟用經驗豐富的老士官葉兆兵挑重擔,并給他配備兩名研究生做技術顧問。葉兆兵不含糊,從系統設計到零部件改進,徹底來了個大“換血”,結果研制出的“負壓系統實驗平臺”達到國內先進水平,不少人刮目相看。
像葉兆兵這樣在工作鍛煉中成長起來的科研骨干,在潛艇修理大隊比比皆是。只要是勤奮好學,有一定的創新能力和發展潛力的官兵,姚青生都給予全力支持。
為了讓官兵的科研思路越來越開闊,姚青生還經常翻譯點國外最新的技術理論組織大家學習,讓每個人都要結合自己的工作任務談感想、提建議。大家編了個順口溜:走出船塢,洗去油污,抓起圖書,可別耽誤。
與此同時,他還充分挖掘官兵的自身潛能,鼓勵大家相互配合,依靠自主創新謀發展,一舉破解了部隊裝備訓練中的20多個難題,其中一項成果直接節省軍費上百萬元,填補了我國在該領域的一項空白。現如今,隨著官兵對現代科學技術的深入了解,技術手段不斷提高,那些過去只能小打小鬧地負責一些技術革新項目的官兵,通過院校的深造和與專家的接觸交流,能力水平得到了明顯提高。大隊的遂行保障能力突飛猛進,由過去的單艇保障發展到現在的多艇保障,且質量標準在逐年提高。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