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黨政 > 文章正文

坦蕩胸襟秋水長——老紅軍謝華的革命情誼


幃紀民

  

  謝華,1918年出生在江西于都一個普通農民家庭,1930年12歲參加紅軍,16歲參加長征。解放戰爭時期,先后任嫩江軍分區衛生處長、第44軍后勤部衛生處長。抗美援朝戰爭中任志愿軍鐵道兵團后勤部衛生處長。1961年起,先后任鐵道兵后勤部副部長兼西南鐵路建設工程指揮部后勤部長、鐵道兵后勤部顧問。榮獲二級紅星功勛榮譽章。1983年正軍職離休。2012年2月20日在北京逝世。

  情誼,多指人與人相互關切、愛護的感情。情誼之于人,像空氣,時時離不得;像水分,須臾少不了。謝華,12歲參加紅軍,在他身上體現出的革命情誼,樸實厚重,多彩繽紛,像秋水般澄澈明凈,光影照人!

  不懼牽連,恭敬如初向彭總敬禮

  那是1967年春節前的一天,謝華時任西南鐵路建設工程指揮部后勤部長,老伴探親住成都東風賓館,大兒子謝江陽在成都軍區衛校學習。一家人汽車剛駛進賓館大門,謝華突然大喊一聲:停車!只見謝華快步走到甬道上一位正散步的老人身邊,“啪”地一個立正,恭恭敬敬行了一個標準的舉手禮。過了半個多小時,謝華才進屋。江陽好奇地說:那個老頭是誰啊?謝華只淡淡回了句:彭老總。江陽不解地問:彭德懷不是犯了嚴重錯誤嗎?你還給他敬禮!謝華面色凝重地瞪了兒子一眼,說:你小孩子懂什么!

  過了一會,他嘆了口氣,緩緩地像是解釋又像是自言自語:要說彭總有這樣那樣的缺點錯誤我理解,但說他反黨、反毛澤東思想我就想不通。以后,江陽斷斷續續聽爸爸講,長征他就是跟彭總走過來的。那時他在紅3軍團衛生部任衛生員,幾乎天天見彭總。彭總看他年紀小,還時不時跟他嘮兩句,鼓勵他克服困難,千萬別掉隊。彭總平反后,謝華跟兒子談及給彭總敬禮的往事,動情地說:長征時他是軍團長,我是他麾下的兵,首長脾氣火爆,但對戰士很親,我永遠忘不了他對我的關懷。那天,我向多年不見的首長匯報了工作和家庭情況,并勸慰他放寬心,首長很高興。我覺得我做的對,什么“政治風險”,我才管不了那么多呢!

  廖詩權,延安時期任衛生部政治部主任,是謝華的老上級,后轉業地方。“文革”時任成都鐵路局局長,后被造反派關押。謝華任職的部門,也在搞運動,他被貼了滿墻大字報,罰掃廁所,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但當他得知廖詩權的境況,著急地說:“我要去看看。”他帶著警衛員和大兒子來到關押處。廖詩權一見,眼圈紅了,說這個時候你還敢來看我?謝華說:你是老領導,你是什么人我還不清楚?!你的問題將來組織會有結論。今天我來看你,明天也可能被關,但我不怕。告別時,謝華問:老領導有什么需要幫忙的?老伴和孩子在哪兒?廖詩權說:我最擔心兩個女兒,如可能,幫我安排一下吧!謝華二話不說,馬上趕到廖家,對他老伴說:“大姐,我把閨女帶走了,我會安排好的。家里有難處盡管說。”后來謝華把廖詩權的女兒都安排當了兵。“文革”后,廖詩權夫婦每見謝華,總免不了一番感謝,但謝華卻說:“如果當時我倆換個位置,我遭難,你一定也會關照我。戰友,戰友,親如兄弟,這份情誼你我一輩子都變不了。”

  情深義重,數十年回贈感恩布鞋

  萬里長征,幾乎天天走路,“鞋子”最珍貴。謝華回憶:長征時,許多戰友因沒鞋穿,雙腳磨得鮮血淋漓,再一感染,就走不動了,不少人因此倒下。謝華年紀小,草鞋編不好,遇到大麻煩。此時,戰友劉惠農幫了大忙。劉惠農大謝華幾歲,他像大哥哥一樣在行軍和戰斗間隙手把手教謝華編草鞋,看到謝華鞋穿爛了,就把自己也舍不得穿的鞋遞過來。建國后,劉惠農轉業任武漢市市長,謝華隨部隊進駐北京。此后,每年謝華都給劉惠農寄兩雙內聯升布鞋。這種布鞋當時很貴。每年開人大,劉惠農如到北京,謝華就親自送鞋上門。有一次大兒子陪謝華送鞋,聽到如下對話。

  劉惠農:“老謝啊,可別再給我送鞋,你給我的鞋一輩子都穿不完了。”

  謝華:“長征時如果不是你給我送鞋,我早就躺在雪山草地啦。以前你管我穿鞋,現在我管你鞋穿。”

  劉惠農:“那要送到什么時候?”

  謝華:“要一直送到我不在了或你不在了。這是我謝華的一份情誼!”

  兩雙手緊緊握在一起,兩雙眼睛閃著淚光。就這樣,謝華每年都送兩雙內聯升精品布鞋,直到劉惠農過世。

  落實政策,平等關愛解放過來的敵方人員

  解放戰爭時期,謝華曾任第44軍132師衛生部長。每次戰斗結束,他都下到團衛生隊、營衛生所,層層檢查指導,對醫務人員極其關愛體貼,被稱作“親兵之官”。不惟如此,謝華著眼奪取戰爭勝利大局,對解放過來的敵方醫務人員也充滿感情,敢于重用。當時部隊奇缺高級醫療專家。日本投降后,恰恰投降人員中就有一些醫療專家。如:關東軍陸軍醫院外科專家彬古外科手術精湛,內科專家山本診治傷寒、回歸熱有一手。如何對待他們,師部意見不一。時任師衛生部長的謝華認為,這些醫療專家過去為日軍服務只是履行醫生職責;現在投降了,就要用真情感化他們,為我所用。他頂著壓力,指示生活上給予彬古和山本特殊優待,按師干伙食標準吃小灶,還為其各配一匹馬,并有馬夫為其服務。這大出日本專家意外,深受感動。在解放戰爭中,他們用精湛的醫術為我軍不少危重傷員做手術,減少了死亡,降低了因殘致傷等級。由于工作出色,后來彬古和山本直接調軍衛生部,為我軍培養了一批急需的醫療骨干。


更多關于“坦蕩胸襟秋水長——老紅軍謝華的革命情誼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