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性 > 文章正文

一個“人造美女”的避孕隱情


立 軍

一個“人造美女”的避孕隱情
立 軍

慧子/口述立軍/文

圖片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查看
帶著整形的秘密,
我嫁給了一個完美男人
2001年,大學畢業后,在父母的支持下,我直接去了北京一家著名的整形醫院。手術很成功,我脫胎換骨,終于從一只丑小鴨變成了白天鵝,拋掉了冠名22年的“丑女”綽號。
美麗讓我的待遇和從前迥然不同。競爭廣州某中美合資大公司的總經理助理的位子時,我和一個叫李佳的四川女孩從上百名應聘者中脫穎而出,可是,最后的“二選一”,主考官韋翔一錘定音敲定了我。戀愛后,我問韋翔,他直言不諱地說:“這很平常,兩朵同樣芬芳的花,肯定會選其中盛開得最艷麗的一朵。”
韋翔不是個好色之徒,他沉穩,敬業,風趣,知識淵博。他是公司人力資源部副經理。很快,韋翔就當眾對我親近。他不但送我鮮花,而且送項鏈、MP3,請我吃飯。韋翔的親密、殷勤,惹得喜歡他的那些小女人充滿了嫉妒與羨慕。
然而,3個月后,當韋翔向我表達愛意時,我卻支支吾吾。韋翔是個追求完美的男人,如果他知道我的美貌只是整形醫生的作品,那樣我就不再是件完美的藝術品,而是件仿制產品了。我好幾次都忍不住想告訴他美貌背后的真相,但我害怕失去他,我把想說出口的話又咽了回去。我想,在這個陌生的城市里,沒有人知道我整形的秘密。
2002年五一節,我和韋翔步入婚姻的紅地毯。為了避免大肆鋪張婚宴而導致東窗事發,我早早地便借口想去泰國普吉島度蜜月,一再對韋翔強調婚禮要辦得低調一些,免得耽擱我們去泰國的行程。韋翔不識我的廬山真面目,對我言聽計從,最后,只讓雙方父母和韋翔身邊幾個相好的朋友聚在一起,吃了頓飯。

害怕孩子讓秘密浮出水面,
我暗暗地耍伎倆
婚后,韋翔對我的愛一點也不遜色。但我的心里壓著的那塊石頭卻更加沉重。蜜月中,我在一家婚育保健類的刊物上看過一則報道:一個整形的女人,由于生下個“小老頭”兒子,老公認為龍生龍、鳳生鳳,英俊的他和相貌美麗的妻子怎么會擁有個“小老人”呢?他越想越懷疑兒子不是他親生的。做親子鑒定的時候,那女人的整容秘密讓醫生瞧了出來,于是老公覺得受到了莫大的恥辱、欺騙,憤然地提出了離婚。我更加忐忑,十分害怕自己有朝一日也遭遇到那樣的厄運。我一次次地問自己:和韋翔約定避孕兩年的期限過后,我該怎么辦呢?
誰知,2003年4月,婆婆被診斷為肝癌,醫生預料她的生命周期為1-2年。一天,婆婆當著韋翔的面對我說:“慧子,媽媽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孫子,你能滿足媽這個心愿嗎?”我知道無法推諉下去了,可答應她提前結束避孕的想法后,我卻心亂如麻。
終于,我想到個表面答應生育、私下里繼續采取避孕措施的辦法。
我的秘密避孕計劃進行得非常成功,一晃時光到了2004年7月,婆婆直到撒手人寰,仍然沒有看到孫子。婆婆過世后,韋翔開始對我的“懷孕”能力起了疑心,不時暗示我去看醫生,我以種種借口敷衍了事。
我越是推托,韋翔的疑慮就越重,日子久了,我擔心自己的“伎倆”露餡,只好故作輕松去醫院做了檢查。望著檢驗報告單,韋翔傻眼了。他突然想到,既然我的身體沒有毛病,那問題就可能出在他身上。
醫生給他查了許多項目,并讓我們過兩天來取結果。不料那天,單位臨時有事,韋翔就讓我去醫院。見到醫生,我緊張地問:“醫生,結果怎么樣呢?他是否不能生育?”醫生盯著我看了看,疑惑地問:“怎么啦?好像你很希望老公不能生育?”
“嗯。如果有誰能令我如愿以償,我一定酬謝他。”我無意識地順口說道。
沒想到,醫生詭秘地笑笑,卻說出一句讓我喜悅萬分的話:“如果你真的想要這個結果,我可以幫你。”我聽了,雞啄米似的點頭。
晚上,韋翔下班回來,我竭力裝作很沮喪的樣子把“先天性隱睪癥”的結果遞給他,“醫生說,你的病是小時候造成的,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治療時期,現在只能遺憾終生了。”這樣的診斷對于韋翔來說不啻是一聲炸雷。瞧著黯然沮喪的丈夫,我五味雜陳地安慰他:“別傷心,我們抱養一個就是了。”
然而,殘酷的結果卻使韋翔十分頹廢。第二天,韋翔請假沒有上班。下午,忐忑的我打開門,屋里的景況讓我大吃一驚。窗簾緊閉,屋里彌漫著一股煙氣和酒氣。

Tags:人造美女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