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攝影 > 文章正文

專訪陳慎芝:把江湖留在《毒。誡》


顧小喜

  

  “我們從前這幫人是帶刀的,現在都帶拐杖。我說,什么武器最厲害呢?就是光陰。”在接受訪問的有限時間里,陳慎芝對自己說過的這句話不止一次感慨起來。

  《毒。誡》之前,提到這個名字,誰都會問,陳慎芝是誰?但如果你看過95 版的《慈云山十三太保》,會對陳華這個角色念念不忘。六十年代的香港,黃賭毒盛行,混跡黑社會要憑功夫說話,誰打架最厲害誰就是老大。能打能拼又重義氣的陳華,就是在這樣復雜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

  這位陳華確有其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慈云山十三太保之首茅躉華,真名陳慎芝。熟悉陳慎芝的人都叫他華哥,華哥的一生充滿戲劇性。年輕時,吸毒販毒、組織幫派、打架斗毆囂張一時,后來成功戒毒,轉型成為香港“十大杰出青年”。平日里除了給不少黑幫電影做顧問,更多的時間是奔波在世界各地的戒毒工作。

  5月12日,以陳慎芝為原型的《毒。誡》即將上映,這一次,他是監制。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監制,能請來原型人物,很特別。但是對于陳慎芝來說,他從不認為自己不適合,對于那段復雜斑駁的歲月,沒有人比他更有發言權。

  左手最深的那道疤,是他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2016 年6 月,即將步入古稀的陳慎芝出現在警長葉沙展的生日壽宴上。陳慎芝當年和陳振輝(《毒。誡》中貓仔的原型,陳慎芝最好的兄弟之一)一起打斷了他的鼻梁骨。葉警長在壽宴上對所有人說:“他就是十三太保茅躉華,我當年就被他把鼻子打爛”。在所有人略顯詫異的目光中,陳慎芝走上臺,為當年的行為再次向葉警長道歉。等他下臺主動和大家敬酒時才發現,有幾個人全程反應冷淡,他們都是當年葉警長的同事。

  不怪幾位警察的冷淡,當年如日中天的“慈云山十三太保”,跟警察結下了不少梁子。這個名號最開始也并不是美稱。

  當時江湖的人瞧不起這幾個不諳世事還強裝厲害的少年,“你們是不是扮十三太保啊”,言語間頗有奚落之意。不經意的一句話,卻被陳慎芝牢牢記住了,“十三太保這個名字很好聽,從那以后我們一打架就說自己是十三太保,沒多久就紅起來了。”

  江湖有江湖的規矩,尤其是對于初涉江湖的人,走路是不能抬著頭的。《毒。誡》中有一場戲,劉青云本來抬著頭走過來,陳慎芝趕緊叫住他,堅持讓他低頭走路。“抬頭就出事了,有時候對個眼都會打起來。所以,要低著頭才安全。”

  然而野心終究還是有的,他們開始折騰買賣,魚龍混雜的九龍寨城,做小毒品檔兜售白粉。沒成想,生意還挺好,附近熟識的毒友們都會來光顧。小團體的崛起讓不少中大型毒品檔的經營者開始想盡辦法破壞陳慎芝的生意。終于有一天,忍無可忍的陳慎芝想出了個報復的辦法,在《毒。誡》中,被完整還原:

  毒品檔附近剛好有輛車,車里有油,陳慎芝帶著幾個兄弟快速將油取出放進提前做好的紙船里點燃。紙船順著水流飄進了公共廁所,正在里面的人沒有一絲防備就被齊齊燎到下身,瞬間聽到一片慘叫。除了“火燒公廁”,報仇的方法還有很多,對于陳慎芝和他的兄弟們來說,年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沒有觸及底線,底線是什么?“我不會去殺人,如果我殺了人那歷史就要改變了”,陳慎芝嚴肅地補充。

  剛開始混黑道,很容易逃脫警察的追捕,因為他身上沒有疤。警察找他總會問,“你是不是十三太保茅躉華”,每次看到陳慎芝干凈的手臂,警察只能放走他。

  但是從某一天開始,陳慎芝身上落下了大大小小的疤痕,尤其是左手。左手最深的那道疤,是陳慎芝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那天他帶著小弟在茶餐廳,從門口突然沖進來一個人,舉著把牛肉刀就對他狠狠砍下來,陳慎芝的手臂和腳都被嚴重砍傷,鮮血四濺。“還好我逃得快,如果不快,我大概就死了。”

  抽煙、打架、砍人,肆意放縱的茅躉華做過很多事,但是有三件事他是不會做的:殺人、強奸、制毒。如果說殺人是底線,那強奸就是陳慎芝最為鄙夷的,而制毒被抓,刑罰比吸毒嚴重得多,甚至會被判死刑。

  “沒有誰不怕死,我也不例外,只是在人前故意表現自己的無所畏懼罷了。”談論起這些年與死亡擦肩而過的時刻,陳慎芝的回答讓我有些意外。畢竟對于這位曾經叱咤江湖的大佬來說,大部分人一定以為,沒有任何事情能讓他害怕。

  戒毒后的第二年,他拍下成人后第一張照片。

  當年李兆基(《毒。誡》中喇叭的原型,陳慎芝最好的兄弟之一)吸毒的時候,陳慎芝還沒有沾染毒品,他痛打過李兆基。面對陳慎芝的質問,李兆基只說了一句話:“華哥,我們沒有明天”。一句話,讓陳慎芝感受到了突如其來的絕望。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專訪陳慎芝:把江湖留在《毒。誡》”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