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工作 > 文章正文

聽戲


  ◎魯先圣

  對于現在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們來說,到現場聽戲的機會幾乎是沒有的,想聽戲,大約只能在熒屏上和收音機里。但是,在鄉村里則是另一番景象了。那些沒有事情做的老人,只要身體許可,幾乎能夠天天有聽戲的機會。

  我的梅園就建在故鄉的村口,是村子里的人們進出的必經之地。一到早晨,開開大門,我就見到村里的老人們一個個騎著自行車或者電瓶車,車上放著一個高腳的馬扎子和一個礦泉水瓶子,在我的門口集合。一看這陣勢,我就知道是附近的村子來了唱戲的班子了。

  我想起小時候在故鄉生活,只要村子里來了戲班,母親就讓我趕快去姥姥家報信,請姥姥來聽戲。而且,母親會準備一些特別的飯菜,招待姥姥以及和姥姥一起來的娘家人。看來這個風俗習慣依然在我的故鄉保持著呢,而且隨著通訊工具的發達,現在報信更方便了,打個電話就知道了。

  今年的陰歷四月初三,是我故鄉一帶很有名的古集會,叫崇寺會。崇寺是故鄉一處規模很大的寺院,已經有上千年的歷史,文革期間寺院被毀了,這幾年又重新修建起來。到了四月初三,在崇寺所在的地方舉辦集會,因為是麥收前的時刻,集會上基本以賣麥收中需要的用具為主。這一天,方圓幾十里的人們都來這里,規模大約能有幾萬人。

  這一天的開場,就是演戲。而且今年請來了兩個戲班,唱對臺戲。我看兩個戲班的宣傳標語上寫的都是河南某個縣的豫劇團。我的故鄉在魯西南,因為距離河南較近,人們喜歡聽豫劇。我也去了現場,聽人們在議論:今天有好戲看了,看看哪家唱的精彩!而且,我還聽人們說,誰誰來了,那可是個名角,兩人有一拼!看來是因為戲班子來得很頻繁,鄉人們對于一些戲班子里的名角都很熟悉。

  崇寺就在我們村子的后面,算是我們村主辦,所以,從前一天我就看到附近的一些鄰居興高采烈地通知親戚:村里來了戲班子,唱對臺戲,來聽戲吧。然后興高采烈地去準備招待親戚的飯菜。

  各個村子里請戲班子的理由很多,家里辦喜事、喪事,為老人祝壽,學生金榜題名,生意發了大財,新房落成,修橋鋪路,一些特別的節日等,都是請戲班子唱戲的理由。

  在鄉村里聽戲,從來是不收門票的,在寬敞的地方,臨時搭建一個戲臺子,誰都可以聽。我問一個戲班子的班主,演一場戲要收取多少費用。班主告訴我,一般縣一級的劇團,大約五六千元,如果是臨時組成的草臺班子,二三千元也是可以的。聽了這樣的解釋之后,我明白了聽戲不買門票的原因了。現在農民的生活都很富裕,不要說是一個村子舉辦,就是一個家庭請一個戲班子唱幾天戲也是沒有問題的,所以,有了什么可以慶祝的事情,請戲班子來唱戲,成了我故鄉的一種時尚了。

  我常常在我的梅園居住,也跟著這些老人去聽了幾場戲,有京劇,有豫劇,感受著現場熱鬧的氣氛,真為故鄉的人們豐富多彩的精神文化生活而高興。我發現,相比這樸素原始的娛樂方式,城市里的所有的高雅娛樂都變得單調而蒼白。

  (摘自《濟南日報》)


更多關于“聽戲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