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鹰蛇之战——侦捕邪教“被立王”纪实


艾 群 吴小龙

一 奇异经历

1994年底,正是刮着漫天的白毛风,冰天雪地,冻得“鬼龇牙”的季节。向晚时分,市公安局门口进来一个老汉,他嘱咐跟随而来的两个闺女在门外等候,自己佝偻着身躯,敲响了值班室的房门。
接待李老汉的是斐英志副科长。裴科长打量一下眼前这老汉,断定他是市郊的农村人。从脸上看,没有突发大案的报案人那种十万火急迫不及待的表情,那一张黑黄混杂的脸上反倒流露着吞吞吐吐首鼠两端的神态。裴科长接报案多了,知道这不是审问,用不着教育启发,只管默默等着,老汉迟早要开言。

李老汉自称来自石汉镇。他说话逻辑混乱,语焉不详,听了老半天,裴科长才大体听出这样一些意思:他的两个闺女被什么人诓到关里给“弄”了。裴科长知道这个“弄”字就是奸淫的委婉说法。作为一名公安民警对于这样的报案并不感到惊奇,干这行的,杀、抢、奸、盗司空见惯,所以裴科长依旧例行公事地听着记着。可是李老汉却意犹未尽地叙说着。他的语音分不出轻重,他的语调分不出缓急,要是换个人,听着听着就能睡着了。裴科长认为自己应忠于职守,强打着精神听下去。
然而在李老汉含糊不清的话词中,偶尔跳出一两个奇怪的词汇,什么“蒙召”、《圣经》,什么“珍珠主”、“被立王”……起初裴科长不很在意,听着听着听多了,觉着蹊跷,再一琢磨,心里一激灵:这老汉说的,别是什么非法结社活动或者反动会道门吧?非法结社活动和反动会道门都不属于正当的宗教活动,都是披着信仰外衣行违法犯罪之实的反动、非法组织。如果老汉说的是这两者之一,这事可就非同小可了。于是几番询问,裴科长让老汉把等在门外的两个闺女叫进屋来。
两个闺女低眉顺目,屏声敛气,神态里隐现着惊恐与怨怼。她们一先一后地诉说,引出一段离奇的经历。
二闺女小B说,这一切都是从小学六年级开始的。
那年,父母离了婚,法院把小B判给父亲,把姐姐小A判给母亲。父亲离婚后娶了一个比小B大不了几岁的继母,小B搬到母亲那里,与母亲和姐姐生活在一起。
母亲自从离婚后心情一直不好,整天郁郁寡欢,又要抚养两个女儿,沉重的精神负担和生活压力使她的身体每况愈下。
一天,邻居大妈来串门,说到母亲的病情。
“也不知咋的,整天昏昏沉沉,浑身无力。”母亲有气无力地叹道。
“去医院检查过吗?”
“去过,说是啥毛病也没有。”
“他婶啊,原来我也有过那么一阵子,身子不好,干啥都不顺,后来,我就信了基督,到教堂做做礼拜,咳,一切都变得好起来了。我劝你闲着没事去教堂坐坐,保不齐你的身子就好起来了。”
后来,母亲就真的信了基督教,还到教堂受了洗。
几年后,小B和姐姐小A都初中毕业了,在家闲着没事,母亲就要姐妹俩陪她上教堂做礼拜,久而久之,在母亲的劝说下,小B和姐姐小A都在教堂受了洗,成了基督教徒。
1994年3月,正是化冻翻浆的时节,小B姐俩随母亲做完礼拜,在教堂门口遇到两个青年女子。两个女子神色诡秘地说出一个耸人听闻的消息:“你们怎么还进教堂啊?教堂早晚要被政府撤掉,进教堂的人都得被抓起来,我们那里的教徒早就不进教堂了。”
“真的?”母亲将信将疑。
“那还有假。晚上到你家再给你们细说。”
当晚,两个女子不请自来,说出的话叫人心跳。
“我们是神派来的使者,是神附给我们的嘴,我们所说的话,是神的话,现在耶稣已经不灵了,他死后降生在我们南方,叫‘被立王’,是真神。他预测2000年是世界末日,整个世界要毁灭。那时就要建立神国,都是‘被立王’的天下,不信‘被立王’的人都得死。现在信‘被立王’还不晚,要保全家平安,从现在起就必须信‘被立王’。”
此后的母亲家成了两个女子的布道场,天一擦黑,就有许多人聚到这里听其传道。
“不要去教堂,教堂是政府办的,那不管用。要在家里活动,要隐蔽。国家快要完蛋了,2000年要建立起神的国度,你们都是‘被立王’的子民,只有‘被立王’才能保护你们,你们也要去传教,让亲戚们信,不信的话,你们就和亲戚断绝关系。”
有一天,一个女子把小B单独叫到了一边。
“小妹妹,我看你长得漂亮,以后一定能当上‘被立王’的天使,有机会带你到南方去见见真神,等见过‘真光’,你就是‘被立王’的天使了。”
小B从未离开过石汉镇,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模样。既然能见到真神,又能云游全国,这不是做梦都梦不到的好事吗?
同样的诱惑,同样使另外几个好奇的心躁动不安。
5月1日,两个女子带着包括小B在内的4名少女登上开往江苏省徐州的火车。
然而到了徐州火车站,两个女子却说:“不巧,神家出环境了,出环境就是有人出卖主了,这次不能让你们见真神了。你们乘下午的火车回家吧。”
几句话就把小B她们打发回去。......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