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梅雨之夕


施蟄存

  作家簡介

  施蟄存(1905年12月3日-2003年11月19日)中國現代著名作家、文學翻譯家、學者,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教授。原名施青萍,筆名青萍、安華、薛蕙等。施蟄存是中國新感覺派小說的代表作家,以心理描寫見長。

  1929年施蟄存在中國第一次運用心理分析創作小說《鳩摩羅什》、《將軍底頭》而成為中國現代小說的奠基人之一。1930年他主編的《現代》雜志,引進現代主義思潮,推崇現代意識的文學創作,在當時影響廣泛。抗日戰爭爆發后,他曾先后執教于云南大學、廈門大學、暨南大學和光華大學。1952年以后他任教于上海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20世紀80年代,由于現代主義思潮的重新涌入中國,他的文學創作才又重新開始受到重視。

  施蟄存一生的工作可以分為四個時期:1937年以前,除進行編輯工作外,主要創作短篇小說、詩歌及翻譯外國文學;抗日戰爭期間進行散文創作;1950年-1958年期間,翻譯了200萬字的外國文學作品;1958年以後,致力于古典文學和碑版文物的研究工作。

  作品簡評

  《梅雨之夕》是心理分析小說家施蟄存的代表作之一。該作同作者的其它小說一樣也描寫了性心理、揭示了潛意識,《梅雨之夕》顯得文筆舒展.格調清新,艷而不俗。正是這種舒展而周密的心理描寫和素雅清麗的格調使《梅雨之夕》成為吸引眾多讀者的名作。

  《梅雨之夕》幾乎沒有情節,它僅僅記敘了一位下班回家的男子在途中邂逅一位少女之后的一段心靈歷程。但在新穎而豐富的心理分析學理論的指導下,作者以嫻熟的文字表現人物的心理,層層剖析,把讀者帶進了主人公那豐富多彩而又微妙曲折的內心世界。一個已婚的青年男性與一位嬌美的少女萍水相逢,他會有什么心理反應?

  梅雨又淙淙地降下了。

  對于雨,我倒并不覺得嫌厭,所嫌厭的是在雨中疾馳的摩托車的輪,它會得濺起泥水猛力地灑上我的衣褲,甚至會連嘴里也拜受了美味。我常常在辦公室里,當公事空閑的時候,凝望著窗外淡白的空中的雨絲,對同事們談起我對于這些自私的車輪的怨苦。下雨天是不必省錢的,你可以坐車,舒服些。他們會這樣善意地勸告我。但我并不曾屈就了他們的好心,我不是為了省錢,我喜歡在滴瀝的雨聲中撐著傘回去。我的寓所離公司是很近的,所以我散工出來,便是電車也不必坐,此外還有一個我所以不喜歡在雨天坐車的理由,那是因為我還不曾有一件雨衣,而普通在雨天的電車里,幾乎全是裹著雨衣的先生們,夫人們或小姐們,在這樣一間狹窄的車廂里,滾來滾去的人身上全是水,我一定會雖然帶著一柄上等的傘,也不免滿身淋漓地回到家里。況且尤其是在傍晚時分,街燈初上,沿著人行路用一些暫時安逸的心境去看看都市的雨景,雖然拖泥帶水,也不失為一種自己的娛樂。在瀠霧中來來往往的車輛人物,全都消失了清晰的輪廓,廣闊的路上倒映著許多黃色的燈光,間或有幾條警燈的紅色和綠色在閃爍著行人的眼睛。雨大的時候,很近的人語聲,即使聲音很高,也好像在半空中了。

  人家時常舉出這一端來說我太刻苦了,但他們不知道我會得從這里找出很大的樂趣來,即使偶爾有摩托車的輪濺滿泥濘在我身上,我也并不會因此而改了我的習慣。說是習慣,有什么不妥呢,這樣的已經有三四年了。有時也偶爾想著總得買一件雨衣來,于是可以在雨天坐車,或者即使步行,也可以免得被泥水濺著了上衣,但到如今這仍然留在心里做一種生活上的希望。

  在近來的連日的大雨里,我依然早上撐著傘上公司去,下午撐著傘回家,每天都如此。

  昨日下午,公事堆積得很多。到了四點鐘,看看外面雨還是很大,便獨自留下在公事房里,想索性再辦了幾樁,一來省得明天要更多地積起來,二來也借此避雨,等它小一些再走。這樣地竟逗留到六點鐘,雨早巳止了。

  走出外面,雖然已是滿街燈火,但天色卻轉清朗了。曳著傘,避著檐滴,緩步過去,從江西路走到四川路橋,競走了差不多有半點鐘光景。郵政局的大鐘已是六點二十五分了。未走上橋,天色早已重又冥晦下來,但我并沒有介意,因為曉得是傍晚的時分了,剛走到橋頭,急雨驟然從烏云中漏下來,瀟瀟的起著繁響。看下面北四川路上和蘇州河兩岸行人的紛紛亂竄亂避,只覺得連自己心里也有些著急。他們在著急些什么呢?他們也一定知道這降下來的是雨,對于他們沒有生命上的危險,但何以要這樣急迫地躲避呢?說是為了恐怕衣裳給淋濕了,但我分明看見手中持著傘的和身上披了雨衣的人也有些腳步踉蹌了。我覺得至少這是一種無意識的紛亂。但要是我不曾感覺到雨中閑行的滋味,我也是會和這些人一樣地急突地奔下橋去的。

  何必這樣的奔逃呢,前路也是在下著雨,張開我的傘來的時候,我這樣漫想著。不覺已走過了天潼路口。大街上浩浩蕩蕩地陴著雨,真是一個偉觀,除了間或有幾輛摩托車,連續地沖破了雨仍舊鉆進了雨中地疾馳過去之外,電車和人力車全不看見。我奇怪它們都躲到什么地方去了。至于人,行走著的幾乎是沒有,但在店鋪的檐下或蔽陰下是可以一團一團地看得見,有傘的和無傘的,有雨衣的和無雨衣的,全都聚集著,用嫌厭的眼望著這奈何不得的雨。我不懂他們這些雨具是為了怎樣的天氣而買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梅雨之夕”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